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是君临第二次流泪,但他却没有哭给任何人看。

    “我一定会渡过这片海,有朝一日,我一定可以的,我一定会成为绝世强者。”此时此刻,君临正面朝着大海,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指着天地放了一个壮志凌云的豪言。

    然而,刚说出口的话就被人给听了去,还因此被用来作为嘲笑的话料。

    “一个废话也敢说这样的话,还真是恬不知耻啊。”

    “哟,吊尾车竟然还哭了。”

    这两个人就是之前在图腾测试前辱骂君临的两人,明透和马图铁。

    “我没有哭,我是不会哭的。”君临率性的用手掌抹干脸颊上的泪水,很是愤怒的盯着这两个个头比自己高上不少的少年。

    明透猥琐的眼神闪着精光,笑道:“那刚才是哪个狗东西在哭,废物,那你能告诉我是谁吗?”

    “是狗东西。”马图铁闻言‘哈哈’大笑,但眼中却浮起了一缕凶狠之色。

    君临清晰的捕捉到了此二人眼中的异光,当下便警惕道:“你们想做什么?”

    应该是下意识的条件反射,在明马二人每踏前一步时,君临的身躯就在沙滩上缓缓挪动着一分。

    可这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君临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明马二人的疯狂意识。

    “你妈废物的竟然连图腾都没有,图腾都没有啊。”明透对君临拳打脚踢,咬牙切齿的念道着。

    马图铁比明透还要凶残,不知从哪个地方掏来了一块岩石,对着君临就是一顿狂砸。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种变态式的发泄,以殴打他人来掩饰自己内心的那份耻辱。

    君临一开始还蜷缩的保护着自己,但慢慢的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因为在他的心里慢慢的萌发了一个残忍的念头,竟然是想要亲手宰了这两个欺负自己的人。

    鲜血浸透了沙子,凝结成了块,若瞧得仔细点的话,那竟然形成了一个‘死’字。

    “冰季和穆羽这两个变态是暗红色的图腾幻影也就罢了,没想到连博仁那废物竟然也是金黄色,真是气煞我了。”愤怒的声音配上愤怒的一击,君临直接是被马图铁给砸昏了过去。

    但,明马二人的殴打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是才刚刚开始。

    “博仁是金黄色的也就罢了,凭什么我们的图腾幻影就只是碧蓝色的,凭什么?”明透拽着君临的衣领疯狂的摇晃质问发泄着。

    被砸昏的君临被剧烈的摇晃给弄醒,看着眼前有些疯狂的二人,下意识的奋力一推,正好让明透被持着石块的马图贴砸中了脑袋。

    君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阴差阳错的死了一个人。

    明透的天灵盖尽碎,可见马图贴的那击是多么的拼力,是想置君临于死地啊,却不料死的人竟然是他自己的同伙。

    当鲜血溅在脸上的时候,马图帖终于清醒了许多,望着死不瞑目的明透,手中的石块再也握持不住的掉在了地上,眼中尽是惊恐。

    君临壮着胆探了下明透的鼻息,咽了下口水,惧道:“死了。”

    马图贴知道死的如果是君临的话,那就和踩死了一只蚂蚁一样,根本就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但现在死的是明透,那结果就全然不同。

    明透是穆羽的表弟,而穆羽就是穆老的孙子,在这座岛上享受着无尽资源与尊荣。

    何况穆羽极其狂傲,容不得任何人欺负自己或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那些比自己卑贱的人。

    马图铁一想到穆羽就不禁后背发凉,他知道要是被穆羽知道明透是被自己给打死的,那么他自己定要为明透陪葬,甚至还要生前赎罪。

    然而马图铁并不是一个白痴莽夫,就在他望着君临给明透探鼻息的时候,在心里就盘算了一起改梁换柱的计谋。

    这个计谋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明透伪造成是君临杀害的,然后马图铁为给明透报仇而愤怒的杀了君临灭口,从而将此事的真相永远的葬在大海里。

    而君临并不知道马图铁此刻的所思所想,还以为马图铁会直接杀了自己灭口而不让消息泄露出去,所以他还在马图铁思索之时,拼尽全力的向图腾祭台奔跑而去。

    “马图铁杀人了,马图铁杀了明透,他现在还想杀我。”君临撕心裂肺般呼喊着。

    马图铁对此却轻哼的一笑,讽道:“愚蠢。”最后,他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去,离开了案发现场。

    然而就在君临到达祭台现场时,穆老的演讲也正刚好结束,场下一片安宁寂静。因此君临的声音就显得特别的大,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马图铁杀了明透?”

    “怎么可能,他们两个可是好兄好弟,形影不离,马图铁也没理由去杀明透。”

    “这可能只是吊尾车在哗众取宠吧,他一个连图腾幻影都不能激活的人,看来是对生活绝望了。”

    “是啊,那废物迟早是会死的,连一点生存的机会都看不到。”

    “别说是他了,一年后,就连我们也必死无疑啊。”

    一群人在议论着这件事,却不知不觉的又扯到了自己身上,而且还是生死攸关的事。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多数人根本就不在乎明透是死是活是谁杀的,甚至还有人为少了个竞争对手而感到高兴。

    “又是你这个废物,刚才你大叫些什么?”青年男子直接从祭台上跃下,一脚将君临踹翻,“说清楚些,谁死了?”

    君临暗生怨恨,却又不敢不应,道:“是马图铁杀了明透,他还想杀我灭口。”

    当下就将整件事的经过重新讲诉并重演了一遍。

    君临指着自己脑袋上的伤,道:“就是这样,马图铁用石头砸死了明透,还砸伤了我。”

    穆羽一脸愤怒的望着君临,道:“带我去找明透。”

    穆羽是个身披着羽衣的俊朗少年,但身上流露的霸气却遮掩不住,这点与不苟言笑的冰季恰恰相反。而君临是第一次与穆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不免会有些紧张,生怕明透的死会牵连到自己。

    当所有人都来到沙滩上时,已看不到了明透和马图铁的半点踪迹,血迹也被冲上岸的浪涛洗的一干二净。不过那块石头却还在那里,也还沾染着一丝的血迹。

    君临捡起那块石头,指着上面的血迹,对穆羽道:“就是这块石头。”

    穆羽接过那块石头,出其不意的砸在了君临的脑袋上,冷喝道:“我表弟在哪?”

    君临捂着出血的脑袋,恐惧道:“刚才还在这里,现在怎么就不见了,对,一定是马图铁毁尸灭迹了。”

    穆羽又在君临的脑袋上砸了一石头,继续喝道:“说,我表弟在哪,马图铁在哪?”

    君临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不由的也理直气壮了起来,朗道:“我怎会知道,人又不是我杀的,尸体也不是我毁的,不要再问我了。”

    反正是死,还不如死的有尊严一些。

    君临继续道:“我还告诉你们,我君临不是废物,若是我不死,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们所有人。”

    穆羽对君临这番话不屑一顾,继续拿着石头向君临砸去,道:“我知道不是你杀的,你根本就杀不了明透。”

    连续被砸中了三下,再加上被马图铁砸的那下,君临的意识正渐渐模糊。

    “若我不死,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君临怨恨的盯着穆羽,看着跟随而来袖手旁观不说,还大肆讽笑的人。

    忽然,风浪卷起三丈高,犹如逆流的瀑布倾泻。在所有人都倒退时,君临却仰天大笑,纵身跳向了席卷而来的风浪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