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废物,吊尾车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今天是这座岛上的重大日子,四年一度的图腾测试的最佳时刻。

    岛上有数十位十二三岁的少年都在期待着这一刻,期待这可以改变命运的一刻。

    然而,却有一个人被排除,他的名字叫君临。

    虽然在岛上有许多的孩童伙伴,但君临依旧是孤独无助的,自从来到这座岛后,他就一个人生活至今,没有人愿意和他多说一句话,也没有人愿意让自己身边的人和他多说一句话。

    君临的身体羸弱,青一块紫一块的,全都是被人用拳头给揍出来的。

    “你看那吊尾车竟然也敢来是测试图腾,还要不要脸了?”

    “别管那个废物了,等图腾测试完了,我们再去好好戏弄他一番。”

    君临低着头走在人群中,根本不用看就知道是是谁背地里辱骂自己。不过君临对这些话早已产生了免疫,这种话辱骂性的话可是足足听了近十年。

    这些人都不是岛上的原居住民,都是在三四岁时成批被放置在岛上生存的。只要等到图腾之力觉醒之时,就要资格和机会离开这座囚笼般的地方,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当君临抬头望着祭台上那座图腾测试仪时,眼中散发着炽热的光芒,他在心里暗自祈祷,“我一定可以激发图腾幻影的,我不相信我就是真是个废物,会一直是个吊尾车。”

    而这个时候,台上的一位老者坐在一旁捋着自己的胡须,看其表情,他似乎比君临这些即将测试图腾之力的孩子们还要激动几分,只是因为德高望重的身份而没有具体表现出来。

    “冰季。”站在图腾测试仪旁的是青年男子,正打开一份榜单,喊出了一个名字。

    顿时便见一个万年冰山冷酷般的少年迈步而出,一步步的走向了祭台,而这段短暂的时间里,无数的欢呼声乍然响起,几乎全都是那些少年在呐喊着‘冰季’。

    “把血滴在图腾仪上,然后闭目冥想。”青年男子仔细打量着冰季,赞赏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测试图腾之前,冰季的名声几乎传遍了整座岛屿,因为他是一个天才,就只等着图腾觉醒。

    在冰季鲜血滴下的那瞬,一道暗红色的光芒激射而出,直接在冰季的眉心间显现出了一道幻影。

    “这就是图腾幻影吗?”君临望着从冰季眉心处放大的图腾幻影,充满了羡慕之意。

    其余的少年也都如君临这般想法,由于是第一次见识到图腾幻影的时候,内心深处也都在期待着自己会拥有怎样的图腾,但却也会因此感到忐忑,甚至是害怕。

    “暗红之色,看其图腾形状应该是冰霜寒蛟,不错。”坐在一旁的老者极力掩饰自己的激动,为在场数十位的少年解说,“假以时日,也许还可以化龙。”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惊的难以言语,各种各式的心态在这刻都展露无疑。

    是羡慕,还是嫉妒?

    然而,冰季却似乎对自己的暗红色的寒蛟图腾并不满意,但他至此仍没有说过一句话,站到一旁静静的望着后来人的测试。随之时间的推移,在场少年的兴奋度也渐渐的在消散,尤其是一些让自己与他人图腾一对比的情况下。

    “穆羽,暗红色,烈焱鹰。”

    “博仁,金黄色,金岩虎。”

    “离剑天,金黄色,剑。”

    “宫宁,金橙色,幽冥藤。”

    ……

    望着这一个个的图腾幻影出现在眼前时,君临紧张到了一个极点,也终于要轮到他自己测试图腾了。

    然而,在所有人全部都测试完毕后,君临怀着激动不安的心等待着自己的名字,却不料那个青年男子竟是合上了榜单,有礼将老者请上台来做了一番演讲。

    “为什么没有我?”君临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的望着图腾测试仪,疯狂的在内心咆哮。

    “图腾只是决定一个人的潜力,判定一个人的属性,真正的力量还是需要靠你们自己去努力修行,而且现在的你们只是激活了图腾幻影罢了,想要真正获得图腾之力,那就必须去捕获这些图腾的本源,至于具体的做法,我想你们的指导老师会教你们。”

    “我在此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图腾之力是可以进化的,所以那些目前潜力较低的少年们,千万不必妄自菲薄,只要肯努力,你们就是强者。”

    可就在老者演讲只到了一半时,君临再也忍耐不住,直接跑上了祭台,气呼呼的看着青年男子和老者。

    “给我下去。”青年男子怒视着君临,那眼神恨不得要吞了君临一般,“穆老正在讲说图腾,岂能容你亵渎。”

    但君临直接无视了青年男子的威胁,继续朗道:“他们都测试了图腾,获得了图腾幻影,为什么就我没有?”

    青年男子再次喝道:“给我滚下去。”说罢,便是踹在了君临的腹部,一脚将之踢下了祭台。随而又笑眯眯的对着老者有礼道:“穆老,您继续。”

    可这话刚一说完时,君临撑在受伤的身躯再一次登上了祭台,道:“我也要测试图腾,我也要获得图腾幻影。”

    青年男子闻言被激怒,也不愿多说一句,简单又是一脚踹向了君临,而这次所袭击的部位却是头颅。

    如果君临被就此击中,就算是不死,也会落得个脑残的下场,从此沦落为白痴。

    不过幸好被穆老的言语何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在这个岛上死去的少年真的很多,多到所有人对死亡都渐渐的感到麻木。

    “既然这孩子没有测试,就让他测试也无妨。”穆老还是很和蔼,丝毫没有被打断了演讲而动怒,反倒很好奇的打量着君临。

    青年男子不情愿的再次打开榜单,念道:“君临。”

    原来这榜单上是有君临的名字,只不过青年男子直接将他给忽略了而已。

    君临闻言一激动,原本只要戳破手指挤出一点鲜血即可,而他却直接是划开了手腕。

    “你们说这废物的图腾会是什么?”

    “在训练时,他就是个吊尾车,即便获得了图腾之力,也还是个吊尾车。”

    “要是测不出图腾,或者测出个废物图腾,那就真有意思了。”

    “真不知道这废物是怎么活下来的,按理说早该死在训练场上了才对。”

    果然,君临就算是将鲜血全部放干了,在他的眉心出也未有显出半点色彩,就更不用说是图腾幻影了。

    “废物就是废物,就图腾都没有,还叫嚣着要测试图腾。”青年男子不屑的瞥了眼君临,随后又是一脚踢在了君临的腹部,“既然是废物,那就做好属于废物分内的事,莫要再在这里胡闹,否则我就杀了你,滚。”

    君临被踢得吐血,但他还是能动的。

    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君临努力的想要离开这里,即使是爬也要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因为君临他知道那个青年男子真的会杀了自己,而那个老者也绝不会再阻止。

    是的,那个被称为穆老的老者在君临测试图腾后,也露出了浓浓的不屑之意,对青年男子的行为并没有加以阻止。

    然而,这对于君临来说无疑是种耻辱。也就在此时此刻,君临听着无尽的嘲讽声,渐渐的忘记了疼痛,慢慢的往场外爬去,也重重的在心里许下了个誓言。

    “今日的耻辱,我会让你百倍奉还,只要我不死,你们就得死。”君临的眼中热泪盈眶,但就是没有一滴泪流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