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尝试
    第三十七章 尝试

    鼓足勇气,陈平终于踏入了这座有些奇怪的杂货铺,店内,招财猫在柜台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气,“需要些什么?”

    陈平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道,“我看你的牌子上写着可以炼魄?是真的吗?”

    招财猫毫不意外的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进店里的的差不多都跟你是一个目的,留下你的玩具和200玩具币当做定金就可以了。”

    陈平有些犹豫显然是不太放心,这毕竟是他这段时间的全部积蓄了。也不知道眼前的肥猫是不是真的,可信,真的要把玩具币交给对方吗?

    招财猫暼了对方一眼, “兄弟你就放心吧,这低级交易区谁不知道我招财猫啊?!更何况,我待在天院也有好几年了,跑不了的!”

    陈平起初有些怀疑但不少人都交了玩具和定金也放下了戒心,“那…我的玩具,寐犬就交给你了,我什么时候能来取走它?”

    招财猫乐呵呵的手下了金币,不以为意道,“也就这一两天的事情吧!最迟不超过后天,你就放心喽,包你看到一个高了一阶的寐犬!”

    陈平心中隐隐有些期待了,拿着炼魄后的玩具在之后的学院大比上得到一个不错的名次的话,自己也能得到更多的资源,说不定就可以突破d级了,他自知没什么天资,索性也不和什么天才比较,只是勤勤恳恳的修习。

    从天院的交易区回去后,陈平一夜辗转难眠,心里挂念着那个炼魄师和自己的玩具,第二日顶着黑眼圈一大早就开始在招财猫的杂货店门前等候。招财猫刚刚开门就看到一个装扮邋遢面脸疲惫的男人站在自己的店门前吓了了一大跳,“我靠!喵了个咪的!这什么生意这么急,一大早就开始等?吓死喵爷了!要买什么?”

    陈平晕晕沉沉的摇了摇脑袋,“不买东西…”

    招财猫闻言胡子抖了抖脸色一变,“不买东西,那是来卖东西的?”

    “也不是…”陈平疲惫的摆了摆手。

    招财猫心里犯了嘀咕,“瞅着模样也不像是个找麻烦的,…该不会是来着要饭的的吧?但看着模样又有点熟悉…”

    “我是昨天要炼魂那个…寐犬?还记得么?”陈平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对于别人来说这件事未必有那么重要,但寐犬的炼魂是足足花了他三年的心血才攒下的玩具币,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啊…我想起来…你是昨天那个?呵呵…我给忘了,兄弟…你也来的太早了吧!尊贵的炼魂师大人这会儿估计还没有起床呢!”

    陈平闻言有些失落,不过想了想倒也的确如此,让尊贵的炼魂师为自己火急火燎的赶制玩具,他根本想都不敢想。陈平只得耐心的等待着,下午的时候,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进化者,看样子也是跟他相同想来问问情况,害怕自己受到欺骗的人。但显然这些人都失望而归了。直到,傍晚一个气势汹汹的进化者身后带着五六个人高马大的跟班来到了店铺门前,那人双眼突出,怒目圆睁,气势凌人,嚣张的一笑,“我说…肥猫!听说你结识了一位尊贵的炼魄师大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小子在低级交易区混了这么多年,不会是扯张虎皮忽悠大家,想要骗上一笔玩具币逃跑吧!”

    陈平认得这人古六芒,这算是低级交易区中横行霸道的小混混,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天院的一位高级进化者,肆无忌惮。而低级交易区大多都是些没权没势的,也不敢和他对着干,陈平努力的缩小了自己的存在感,希望不要被卷到这无妄之灾中,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

    只见那只两个巴掌大圆滚滚的招财猫,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古六芒!我可真佩服你!捕风捉影,见缝插针的每一个比的上你的!你看你喵爷这样像是要卷款潜逃的吗?滚犊子!一边玩去,别耽误喵爷做生意!尊贵的炼魄师大人,你可得罪不起!识相的…让开道,做生意的,我热烈欢迎,找茬儿的,你哪凉快儿哪儿带着去!”

    古六芒本来脾气暴躁,又是独子从小娇惯,天院的人都给他父亲几分薄面也不跟他计较,谁知道这肥猫这么不给他脸,“哼!肥猫!你…!”

    古六芒气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我说!肥猫…!我们是来收费的!你的治安维护费交了吗?我们可是巡逻队看你这嘈杂,帮你们维护治安顺便收收费!”

    没错,天院里的确是有这条规定,不但收取租费还有治安维护费。但这个治安维护费也只是个名头而已。遇到高级进化者这几个人怕是连屁都不敢放,古六芒这是想阴自己啊。

    招财猫懒懒的翻了身子,隐藏在白毛下肥胖的身子颤了颤,“古六芒,你是不是忘了,天院的规律,同为天院学员者不可收取费用,怎么滴…允许你有一个天院的爹,还不允许我是天院的学院了~”

    古六芒一愣,没想到这只肥猫居然和天院还有点关系,顿时语噎,“…你,你是天院的学员又怎样?谁知道炼魄师是不是真的!我倒要看看你说的炼魂师会不会来!”

    招财猫冷哼一声,“随你的便!”

    陈平心中生出一股子喜悦和幸灾乐祸,“这种仗势欺人的家伙让他尝尝苦头才好!不过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肥猫的店里基本上是真的有炼魄师了。我现在只需要耐心等待结果了!”

    时间过得很快。

    翌日,下午。

    众多进化者拥堵在了招财猫杂货铺的门口等待着最后的时限,“不是说最多两天就好吗?我都等到现在了也没看到一个炼魂师的影子,更别说是玩具了!”

    “尊贵的炼魂师怎么可能答应两天内赶制一批低级的玩具,这个肥猫说的话肯定是假的!”古六芒狭小的眼睛中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趁机煽动起了人群。

    众人听了觉得有道理,开始吵闹起来,嚷嚷着要退钱。陈平心里也不平静,焦躁不安极了,他不是没想过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假的,只是他并不愿意就这么相信,万一有那么一丝的机会呢。陈平心还有微弱的一丝希望。

    直到一个穿着普通面容清秀的棕发少年,带着一与稚嫩的面容完全不相符的语气道,“大家等一等!你们的玩具就在这里!尊贵的炼魄师大人已经炼魄完成了!”

    陈平心情陡然一转变得十分的激动,随着那匣子的不断打开,一抹绚烂到极点的光芒爆发而出,一个个散发着迷人色泽的精神契约正整整齐齐的躺在了箱子里。

    陈平舔了舔嘴唇,十分紧张的排起了队伍,等着领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寐犬,直到那高贵的泛着迷人的紫色光芒的精神契约躺在了自己的手中,陈平才如梦初醒。感受到从精神契约上传来的稳定而凝实的精神波动,陈平露出了一个痴痴的笑容。随即,紧张兮兮的揣好了玩具,连夜往学院赶去。

    回到学院后,陈平路上碰到了几个面容稚嫩的少年,“呦~我们陈学长回来啦?不知道任务完成的怎么样?赚到手了几个玩具币,参不参加今年的学院小比啊!哈哈哈!”

    少年身后的几个面容稚嫩的少年同样嘲讽的大笑着, “哈哈哈哈!”

    陈平抿了抿唇,有些愤怒,但怒气被他压抑在了心里,冷冷道,“与你们无关!今年的小比我会参加,你们不用激我!倒是我劝你们做人至少得像个人,毕竟人在做天在看!”

    少年们愣了,没想到一向的受气包闷葫芦居然变得如此的强硬,“陈学长!我们尊敬叫你一声学长!别等明天我们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的时候在跟我哭诉…哎呦…爷爷们,我错了!”

    陈平隐忍着怒气狠狠瞪了几人一眼,心中告诉着自己,绝对绝对不能再被这些家伙欺辱了,“哼!那你们就擦干净眼睛,看看明天到底是谁哭着叫爷爷!”

    话毕,陈平转身就离开了,傍晚的时候,陈平召唤出了精神契约中的寐犬,原本长相可爱人畜无害的寐犬,却变了一副模样,陈平目瞪口呆,过了好久才缓过劲儿来。

    原本寐犬如边牧般柔软的绒毛已经变成了黑金色,锋利而坚硬,黑溜溜的眼睛变成了邪异狭长的紫色缓缓燃烧着紫色的光芒,强势而帅气惊人!

    “这…这还是我的寐犬吗?!”陈平激动的涕泗横流,露出了一个坚毅的表情。

    “我一定要把那几个家伙踩在脚下让他们尝尝什么被欺辱的滋味!”

    陈平说的自然是白天遇见那几个年轻的少年人,仗着天赋比自己好一点点,便横行霸道处处欺辱自己,归根究底就是学院只重视天赋,资源只向他们倾斜若不是这样,他们之间的进化等级恐怕也差不了多少!“不公平!这相当的不公平!凭什么他们游手好闲却能有足够的资源,我勤勤恳恳却远远换不到修炼资源,这次小比我一定要赢!”

    霄云学院,演武场内。

    不少学院在比武台前围成了圈,低声细语的讨论着。

    “你们听说了那?肖年放出话要和陈平决斗了!让咱们都开开眼‘照料…照料…陈平学长!”说话一样是个不过18岁的少年,看样子是打算为虎作伥。

    “我说…陈平平时那么沉默好说话的人,怎么就得罪了肖年了呢?这下我们叁级的越发不好混了!哎!”说话的是一个面容平凡神色闪躲的青年,像是在畏惧什么!

    而肖年正是昨天嘲讽陈平飞那位少年,此时正一脸高傲的站在比武台中央,对着一旁的中年进化者道,“老师,今天我像第一个上,我年级小想必学长们都不会跟我计较,但学长们毕竟见多识广!我能不能挑战一下,陈平学长呢!有很多事想向他讨教。”,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