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天院
    第二十九章 天院

    眼前是一座直入云霄的大楼,足足有三四才米的样子,落日成了大厦的陪衬,火红的光芒中,林峰发现这“大厦”远远不止一座,而是一百多座,大厦与大厦之间紧紧相连,呈圆弧形,圆弧的中心,一道扇形的拱门通向城内,而拱门之下是宽阔的柏油路,车辆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林峰透过车窗像下望去,几十层的高价桥仿佛看不到地面,令人惊骇不已。

    “我的天啊,这就是外城么?太震撼了!”阮萌萌激动不已的看向车窗外,甚至想要把自己的脑袋探出去瞧一瞧外面那忙碌的景象。

    “没出息,不过就是一些普通的汽车么?有什么好可看的…你们要是看到内城还不得惊讶死,还是少浪费写好奇心吧,趁着年轻还经得起折腾,省省心吧,马上到天院了!”云三爷推了推眼镜懒懒道

    阮萌萌明显感觉到云三爷的情绪不太对劲儿,不敢朝着云三爷顶嘴只是,云三爷刚下车,阮萌萌就握起小拳头对着云三爷一阵挥舞, “哼,臭老头,一定是更年期到了脾气才这么大!”

    四大学院,天地玄黄分别位于外城的东西南北四方,这次的资质激活显然是在天院举行的,所以这群进化者首先到天院暂留一周,进行被推迟了很久的资质测试。天院是四大学院中距离内城最近的地方,与它的名字不符的是,天院的建筑不在地上,而是一座九层古塔的底下部分。塔上的一到三层是交易区,四到六层是突破区,七层是练魄区,八到九层则是拍卖场,塔下亦深达十层,最底层是院长居所,一到三层为学生宿舍,四到六层为食堂和教室,而七到九层则是图书馆。

    这样设计的目的是,让实力越强大的进化者收到越强的能量压,不但能够迅速的提升修炼的速度,并且能够锻炼学生的体质,凡是天院出身的同级进化者,体质总是要高上其他学院几分,这意味着天院的学生会有更持久战斗的能力,精神力的恢复也比他人要快很多。

    云三爷站在塔前和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交谈了许久,“何信,我有事儿要回内城汇报一下,这几个孩子就先交给你带了,最新消息杜若学院的天才,只花了一周便突破了a级,离s级也不远了,他们恐怕要先我们一部进入内城,无论如何,我们都得抓紧时间了,水三淼撑不了多久了!”

    被云三爷成为何正的男人点了点头,面上尽是凝重之色,“云三爷,属下会在天院等您回来,这三个孩子我一定会让他们尽快成长的!”

    何信,一个浓眉大眼国字脸的壮汉,一身正气不像个油滑事故的人。这是林峰第一眼看到何正时的想法。

    何信清了清嗓子对三人说,“我姓何名信,是云先生的下属,云先生有要事需要离开一段时间,接下来就由我来照顾你们,我先带你们去天院的学生宿舍安置一下,资质激活安排在后天,剩下的时间里,你们可以去塔里的交易区转一转,那里应该会有不少你们年轻人感兴趣的东西。”

    话毕,何信就呆着林峰三人走近了那座古朴的四角飞檐塔内。这座塔飞檐部分是琉璃的黄色,塔的部分同体漆黑,带着一抹冰冷的光泽,黝黑的铁链自塔顶而下,牢牢的锁在大地的东南西北四方,像是在压制着什么活着的生物一般,那塔给人一种诡异的压迫感,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一样。

    但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不断地向前走着,眼前是明晃晃的黑色岩壁,而下一秒一阵水波荡漾,这黑色的岩壁就这样出现了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大门。

    林峰心中暗道,“这塔难道也是个玩具不成?”

    何信似乎拿出了一个黑色印章按在突然出现的水波门的凹槽上,大门这才彻底的打开了一片空白的通道,供几人通行。

    顿了顿,何信斟酌了下开口道,“进了这塔,可就是天院的地盘了,什么事儿都谨慎点,对某些心术不正的进化者同样,我只能提点到这里了。进入天院后你们的任务只有两个,一个是不断的提升你们的精神力,第二个是不断提高玩具的进化等级,和诱发玩具的变异让他们拥有更多的进化技能。努力在三年之内达到s级,不然所有得约定,都会作废!”

    何信说完,便带着林峰三人进入了塔的第一层,顺着旋转的扶梯而下来到了地下一层,入眼的是一扇黑色的金属大门,和一个坐在门前红木桌子前身穿黑色制服的老头,老头的脸色煞白皮肤像树皮一样皱皱巴巴的,仔细一看他的脸上居然长着一张不断蠕动的土色面具。

    “新来报道的都给我听好了!一个一个按顺序来不准吵闹,不然老头子扒了你们的皮喂我的脸!听见了没有!”

    众人看了老头儿那十分骇人还在蠕动的脸,纷纷打了个哆嗦,连忙道“知道了!”

    地下一层的少年们老老实实的排起了队,等着老人登记信息,分配宿舍。

    “还有…你们这些小家伙别以为进了天院就成为了高人一等的高级进化者,你们这些毛头小子我见的多了,哼,我可告诉你们进化者的世界里可没那么多屁话,一切都靠拳头说话,如果你们无法通过天院每月的试炼,照样会被丢出去!”老头儿说的兴奋不已唾沫星子直飞。

    没想到,何信却丝毫没有排队的意思,直直的走向老头儿的面前,林峰欲言又止,却来不及开口,这大块头儿是真不要命还是蠢到极点了,怎么敢去撞枪口?那老头儿身上传来的压迫感让林峰,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对方那诡异的脸庞。

    显然,在场来报道的少年们也是这么想的,一个呆呆楞楞的大块头居然敢往老头儿身上送,不是找死么!

    “这人…不会是傻了吧?”

    “就是就是…那诡异老头忒吓人了,还敢往前凑!”

    当然,跟在何信身后的三人同样被指指点点了。

    “他们是什么人?跟在那人身后,不会都是一群傻子吧?”

    “不过那短发的小子长得可真俊,像个娘们似得!”

    “哎哎,那棕发小姑娘可真美…”

    对于这些,林峰只能苦笑的跟在何信身后,硬着头皮等着之后的老头儿暴风雨式的狂喷。

    但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何信只是默默地朝着老头点点头。之前还嚣张放肆的老头,瞬间变了脸恭敬的向何信行礼道,“信大人,您回来了?您这是要给新人登记?”

    何信点点头,老头儿瞬间双眼放光连忙大量起何信身后的三人,那炽热的眼神让林峰三人不自在的打了个哆嗦,只见老头一脸欣喜道,“不错不错,都是些好苗子!信大人,这些孩子都记在您名下?还是哪位先生的名下?”

    何信闻言顿了顿,“都记在云三先生名下吧…”

    老头儿闻言满脸震惊呆若木鸡,“都…都是云三先生的名下吗?”老头儿眼神闪烁连忙从桌兜里掏出几个黑色的卡片。那卡牌上还标志着一朵白色的小云朵。老头儿递给了三人三张不同的卡片,“这是你们日后在学校里的生活必须得黑 卡,你们的房间与卡号相同,3层的单人间。”

    何信没说话,领着林峰三人往地下三层去,而老头儿临走时,偷偷拉住了队伍最尾巴的林峰,“以后有事可来找我,大家都叫我树老,一定要来啊…哈哈”

    树老的表现让众人大跌眼镜,这还是刚刚买的对他们吆五喝六,义正言辞的恶老头儿吗?众人几乎难以接受老头儿的转变。

    “那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有如此特权,这样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对!一点都不公平!”

    人群中传来了不甘的叫骂声,树老脸色一冷,面上的蠕动的脸皮一阵颤动发出一声声嘶吼,霎时间一股寒意爬上了众人的心头。树老不屑的老了一眼在人群中骚动却不敢冒头的几人,懒懒道,“老头儿我已经讲过了,这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没什么公不公平的,刚才那几个都是未来的强者,没有本事就闭上你们的嘴,我只是在履行规则而已,有问题可以一个一个的来找我,我不介意…耐心的…指教指教你们!,”

    众人在树老的威慑下不敢动弹,一身冷汗只得低着脑袋,心中对那黑袍人和树老已经是畏惧到了极点,而对于于他们差不多年纪的林峰三人也是满满的嫉妒,为何同人不同命!恨不得把那三人拽下来自己现在黑袍人的身边。

    树老无精打采的坐在桌前,一个身着华丽的少年一脸傲慢道,“老头儿!我要办理入住!快点给我办了本少爷忙着呢!”

    身后的众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狂妄自大的少年。

    老头儿斜眼看了一眼那衣着华丽的少年,打了个哈气,从一堆黑 卡中掏出了一张最劣质的,上面还带着一道道劣痕“一层,十六人间,这是黑 卡,爱住不住!”

    傲慢的少年瞬间气的怒目圆睁,举起手指着树老颤抖道,“你…你…你居然敢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

    树老懒懒散散的晃了晃脑袋,讽刺道,“你是谁啊?一天到晚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没有十个我也要见上八个,诺,想要卡,跟队伍后面排号去,你们后面这些小家伙就不觉得这货碍事么?,老头儿觉得挺碍眼的,也算替天行道了。”

    说罢,老头儿的蠕动的脸皮上竟然长出了一条巨型的藤蔓,瞬息之间将还在叫骂的少年包裹了个严严实实,那藤蔓一个收缩,少年瞬间被倒掉在了半空,面色惊恐,不停地挣扎着,“救…救命啊!”

    树老似乎是嫌弃太吵了,掏了掏耳朵,脸上的藤蔓又多分出了一只包绕住了少年不断尖叫的嘴巴,少年倒立着涌向脑袋的血液让他脸色通红。被堵住的嘴巴让他几乎很难吸收到足够的空气,没过多久,便精疲力竭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