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魔天夺魄枪
    第九章 魔天夺魄枪

    林峰眉眼之间满是冷然与挣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要足够的强大,若是自己现在与法断相同是b级的进化者,魔天夺魄枪也不会如此轻视自己了罢,那秘境空间也定会认可自己的本心。

    魔天夺魄枪同样对秘境空间里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惊讶,“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整个秘境空间都开始震动,似乎要破解了一般…这样,这黑色的空间岂不是再也困不住吾了!哈哈哈哈!天助我也!等我出了这个空间,便让这小子好看!吾乃上古魔枪,怎么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废材小子可以持有的!”

    魔天夺魄枪那邪恶而苍凉的声音在空间里扩散开来, “光头小兄弟,你大可不必慌张,这小子马上就要打开秘境空间了,离开了这个秘境空间,便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束缚吾了!桀桀!你才是吾选定的主人!”

    听了魔天夺魄枪的承诺,光头青年大喜点头练练,一派恭敬之色,“前辈放心,宝物自当是有能者居之,法断定会将您发扬光大!至于这不自量力的小子,法断断然不会让这小子见到明天的太阳!”

    黑色的暴风中林峰望着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脸色十足的阴沉,牙齿被他咬的吱吱作响,口中满是血腥的味道。心中确是升腾起了幽怨与不甘,“我的命!由我来决定,你们不配!”

    话毕,林峰心中已是提起了一股同归于尽的气势,人生在世,若没有了那心中的一口毕争之气,这人世算是白走了一遭!凭着心中那股倔强的劲头,林峰不管不顾的握住了魔天夺魄枪,任黑气肆虐奔腾,提起最后的力气精神力将魔天夺魄枪。包裹起来,化为一道流光,飞入了那黑色风暴的中心处。

    “哼哼,想让我死?…我林峰就算是化为飞灰也要带着你们同归于尽!”林峰大喝一声,少年坚定而倔强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秘境空间。

    光头青年法断清秀的面容狰狞了起来,几乎目眦欲裂,高声大喊道,“臭小子!你怎么敢夺我机遇!你给我放下魔天夺魄枪!”

    法断前世走的杀伐之道,杀意凛然,绝不是一个林峰能匹敌的。更何况,s级的进化者断心使怎么会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家伙,真是开玩笑。即便是现在法断自然是b级进化者,足足远远超过了还未激发资质的林峰四个进化等级!林峰凭着前世的d级精神力硬撑着飞向了黑色风暴的中心,而法断是b级进化者若是之前,法断心中还心存着些许忌惮,可现在的法断已经彻底的被彻底的激怒了。

    “呵呵…我法断也是师从惠心法师修习多年,到头来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所羞辱了!莫非是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法断是病猫不成!”法断大喝一声,浑身上下亦是闪烁死了一抹银光,结实的小腿在黑色的空间中一蹬,一个呼吸之间便出现在了林峰的身后,提起手中黑色长矛便要向林峰攻去。

    林峰大惊断心使毕竟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实力,林峰卯足了力气强行催动了所有的精神力,想要逃脱法断的攻击范围。

    法断见状不屑的嗤笑一声,“蝼蚁!就这点实力也敢与我相争!雕虫小技!”

    林峰使用精神力包裹全身将自己速度提升到极限的方法,法断丝毫看不上眼,甚至他的速度比自己更快!林峰几乎绝望到了极点,但他丝毫不敢回头,脑子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唯一知道的就是机械的不停向前冲,不敢有片刻的停歇。

    “逃!我一定要逃出去!”林峰无暇顾及其他,唯一能够感觉到的是,胸腔里几乎要跳出来的心脏,“噗通噗通”,那一腔热血喷涌至林峰的全身几乎要燃烧了起来。

    终于!

    黑色的风暴中心终于出现了一丝光明,那光明逐渐扩大,一片刺眼的光芒化为一道光幕!

    林峰大喜!拼尽全身的力气向光幕外倒去!

    “噗嗤!”

    与此同时,林峰的身后传来了一阵劲风,锋利的枪尖闪过一道冷芒,朝着俯冲到空气无法动弹的林峰身上,尖利的枪头入体,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林峰感到身上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啊啊啊!”林峰单薄的身体忍不住颤抖痉挛起来,一只胳膊已经变得鲜血淋漓起来,法断的黑枪在他的肩膀上开出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那苍白的肩胛骨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几乎被缴的粉碎,红色的血肉中,散着点点白色的骨渣。

    林峰脸色苍白而狰狞,豆大的汗珠在他的脸上摇摇欲坠。可林峰根本顾不得身上的伤,抓住光幕中那最灿烂的白点,一瞬间手中的魔天夺魄枪便消失了干干净净。此时,林峰也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正是他刚刚进入秘境的地方。这时,刚刚与法断一同前来的喽啰正坐在地上打着瞌睡。

    林峰痛苦的咬着牙,迅速召唤出了迪克牛仔,然后满脸痛苦的向迪克牛仔嘱咐,“跑!向嗜血藤蔓的方向跑!”

    迪克牛仔也明白事态紧急,也不说话,忙将林峰背起在迷幻树林狂奔起来,狂奔之余连出几击枪斗术将一周的迷幻树都点燃了起来,熊熊火焰将秘境直径十米的丛林都点燃了起来,黑色的浓烟不停地翻滚着遮去了林峰的痕迹。

    被这火焰一烧,地上犯瞌睡的男子也惊醒,了,看着周围的火海大骂道,“到底是哪来的缺德玩意儿!居然点着了树林,这可不是要老子的命么!”

    “咳咳咳!”面容普通的男子一边咳嗽一边灰头土脸的向外跑。此时法断也从秘境空间中出来了,满脸暴怒的看着面前的被点燃的迷幻树林。

    “鼠辈!居然让一个不入流的小子从我手中逃了,那魔天夺魄枪分明是我法断的东西,却硬生生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夺去了!岂有此理!”光头青年双眼血红,面容可怖,十足的骇人,手中的黑色长枪一抖,浓稠的鲜血低落在了土壤之上。

    光头青年法断看着地上那滩黑红的血渍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容,“罢了!中了我的神魔枪,就算你小子再怎么狡猾,也活不过今日了!”

    那法断的跟班像是还没搞清楚状况,惨叫一声,“哎呦!断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的宝贝呢!怎么引出了一阵大火!”

    法断没拿到魔天夺魄枪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冷冷道,“哼!宝贝?!不知道从哪来的耗子夺去了!还不快走!敢不上学院的任务,我可不会帮你!”

    面容普通的男子脸色猛的一变,呲牙咧嘴的从地上跳了起来,赶忙跟上了法断,“断哥…断哥!你等等我!”

    心底却是暗骂着,“这劳什么断心使?说是慧心法师的入室弟子也不过如此罢了,连个半路跑来的小喽啰都干不过,拽什么拽!”

    两人在迷幻树林中匆匆的向南而去,那里是城外区最富饶的基地,天霖基地。一边走法断一边盘算着,算算时辰等到和学院的人汇合之后不久,那棕发小子估计也差不多死透了,那时自己再回来取回魔天夺魄枪。

    哼!小子,让你跟我斗!

    两人匆匆而行,没有休息到一个壮硕的身影正朝着变异森林的火光处飞来。仔细一看,那人是一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光头大汉脸上一条狰狞的伤疤从眼角直直的划了嘴角。

    “…这突兀的大火绝不寻常,看刚刚离去的那青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进化者,至少也是在自己之上的b级进化者!不知道会不会与我要寻找的林峰有关。”大汉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抹寒光,b级进化者他自然是惹不起的。而那基地之人口中的林峰终究也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罢了,能有多精明?若是进了这迷幻树林怕是先去寻找水源了。

    宋财冷笑一声,“哼!”

    观察了周围的地势,宋财神色一定,变得十分自若起来,看来是有些发现,并且十分的自信。

    宋财朝着树林里土壤越发湿润的方向而去,他甚至能够听到那不远处小溪川流的声音。便毫不犹疑的一跃而起,仿佛一只巨大却身形敏捷的棕熊,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只是宋财没有看到与自己离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的方向,土壤上留下的黑红色血迹。一滴一滴断断续续的行成了一条蜿蜒的血路。宋财并不是没有发现周围的血迹只是觉得那能与b级进化者战斗之人,绝对不是你个未被激活天赋的少年能够做到的,地上血迹便完全被他排除再外了。

    七区迷幻树林的深处,一条蜿蜒的血红色的小溪缓缓流淌着,但仔细看那流动的血红却只是看似流动的果冻样晶莹剔透的藤蔓。藤蔓丛深处有一块儿覆盖着白色粟石的奇异土壤。粟石是f级进化动物植物嗜血藤蔓的相克之物。但凡是存在粟石之处,必有嗜血藤蔓存在,两者却紧守边界丝毫不敢越界。有人曾提出过,粟石或许是嗜血藤蔓的一种进化产物,才会即相生又相克的存在。

    此时在无数嗜血藤蔓的深处,白色的粟石之上躺着一个棕发少年,少年面朝下躺在地上,身上的黑马褂已经被撕破了一个巨大的洞,洞的周围满是黑红色的血痂。肩胛骨处一个可怖的黑紫破洞正在不断的淌着汩汩的鲜血。

    林峰表情痛苦而狰狞,哪怕稍微的动一下身体都会让他痛的全身痉挛抽搐起来,林峰低低的嘶吼一声那声音中压抑着极致的痛苦。

    “啊…啊!不能…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啊,林峰!”

    林峰努力的挣扎着让自己不要失去理智,却依旧被痛苦冲昏头脑,整个大脑一片空白就快要失去意识。迪克牛仔虽然不明白林峰的痛苦,却也能够感受到林峰的生命力在不断地流逝,几乎下一秒就要被死神拉到地狱的深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