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人不可貌相
    呜···呜···

    紧绷的情绪得不到缓解,心里的愧疚和压抑全部都宣泄了出来。一声声压抑的,痛苦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深处狂奔出来,呜呜···嘤嘤···声声哀鸣,哭得是嘶里叭啦似洪水瀑发!

    赵郡主愣怔,看着瞬时哭成一团的关锦兰,惊的三魂不见了七魄,“大嫂,我说错话了,我现在就去练功,你不要哭,你哭了,我更害怕······”

    关锦兰闻言,仰面,梨花带雨抬头看着赵郡主,“洁如,你说我是一个坏女人吗?”

    赵郡主听言,抿了抿唇畔,苦笑一声,“你可不就是一个坏女人,他们本来是好兄弟,可两人都给你祸害了。不过,你也是一个好女人,不然,我可不会心甘情愿叫你大嫂,没你就没我哥。”

    “是吧!我其实是一个好女人,我追求自己的幸福,我没错的吗?”哽咽。

    “你和,你和烨哥哥是怎么开始的呀?你又怎么···怎么突然转变···接受我哥了呢?”

    怎么开始的?怎么开始的?为了不被人送去庙里做尼姑哈,抱大腿啊!这话能说,绝对不能够!

    “你哥,你哥,就是害人精,对我使苦肉计,就那么躺在床上,唉,不说了。”真蠢啊,明明心里都知道,可看着他那要死不要活,风吹即走的样子,我希望那人是我呀。

    “大嫂,其实你是心悦我哥了,不是可怜他!”

    关锦兰翻白眼,抬手扶泪,“这年头,还有可怜别人,就把自己搭进去的?总之,我是不会。”

    “大嫂!”音落,瞬间抬臂伸手抱脖子。

    关锦兰跐牙,瞪眼,侧脖子,“搞什么?我可不搞基!”

    赵郡主,愣!搞基?

    “什么意思?”

    “捂耳过来!”

    砰!

    脸色爆红,双手捂脸,疾步而走,惊呼道:“大嫂,你坏死了!”

    关锦兰瘪瘪嘴:坏嘛?

    “小姑子,你好好练功,晚点我再进来看你。”

    音落,起身拍了拍衣服,动意念,令马儿过来表能力。为了这么可人的小姑子,怎么得也得找个地方,备干粮!

    噗!

    啊啊啊!

    神马情况?

    眸睫微颤,她,她的这身装扮给人盗版了!这样的装扮可一直是她的专长,抢什么不好抢,扮什么不扮,偏偏扮她这身黑缎袍,绿发簪······

    真是欠扁,你给本小姐等着,不要以为你长的面如冠玉,浓剑眉,细风眼,鼻梁高高挺,五官立体有毛用,身躯修长算个屁,不食人音烟火是大罪。

    呸,纯扯,就是看着来人就想扁哈,来,来来!

    本小姐这就跟你好好聊聊人生!

    “在下姬明宇,请问小公子,你还好?你怎么就突然牵着马从树后出来了?”中低音,纯如溪水,姿容清雅掩尴尬,抬手示视,拐话题。

    关锦兰听言,蹙秀眉,姬明宇?南国太子?天下三杰?嘿嘿······去那不好解决人生三急,又不是狗定要找着支点才能拉啊!

    “小公子······”面色微蜷于一处,不会真看见的吧?

    “在下钱爱我,目前处境不是太好,至于,怎么出来的,不想告诉你。”音落,轻‘切’一声,装什么大尾巴狼。

    姬明宇听言,淡泊的眸子一颤即收,荡起如常的表情,唇角含笑,轻瞅突然出现在眸前的小公子,眉宇间秀灵聪慧似揽进天下万般之灵,不禁莞尔一笑:被看,似也不亏!

    慢着,钱爱我?

    眯眸,细瞧她明眸弯弯,俏皮地嘟着嘴儿,娇软似柳的小身姿,如缎的墨发盘成利落的男髻子,斜插着一支翡翠的碧玉贊子,一身黑色缎袍倒是与他如出一致。

    素颜微恼渐起浅浅的粉红之色,好似三月里的桃花娇嫩的让人忍不住想掐下来,细细把玩儿。

    好看的丹凤眼更是莹莹笼雾气,樱桃粉唇上下翻飞,顿生一股艳绝之美,拉着壮硕的白马绳的青葱般的纤细嫩指,更是别样的撩人呢!

    这,这,眯眸成一条直线,忍不住两边往下轻移,嗯,耳洞?绝定!喉结?没有!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极了!

    “钱公子,是否只身出来游学?”音落,唇角扬起似三月春风般的笑意。

    关锦兰撇嘴,恼得恨不能当场撕烂他的脸。倾城小脸瞬间往下一拉,好看的丹凤眼微眯即成弯弯的月牙儿,妈蛋,查完户口,查行程啊?跟你有亲啊!

    “鸡公子,你听到什么样的回答才能满意呢?”

    姬明宇听言,微怔,眸底里划过一道极快的意味不明视线,勾唇,轻笑,“长路漫漫,小公子只身一人在外,如同往南蛮,倒是可以结为一路,相互照顾。”

    关锦兰听言,霎时低头鄙笑一声,画本子里的公子与佳人的戏码瞬间弹至脑里。启唇轻啧啧两声,照她的行程,这厮倒是一个不错的移动取款机。

    抬头颅,“哼,愿意做跟班小厮,包本公子住宿花费,那就结伴。”

    音落,甩袖,抬脚,瘪嘴不按道路走,来了个蜿蜒蛇行姿态,拽出国际线,本公子没有看到你的茶壶嘴。

    姬明宇眸闪,唇抽,这走姿?捂唇轻咳,这是看到,看到了!狂咳,真是人不可貌相,倾城倾国的小女子竟然还是个不要脸的滚刀肉!

    勾唇,淡泊的眸色,再次滑过一丝意味深长的视线来,千愿万愿,‘狠’乐意地抬脚踏步,从后面跟了上来。

    “小公子,前面几里外有家酒楼,我们今晚就去那里打尖,你看如何?”

    关锦兰侧头颅,葡萄似的眸珠子意有所指滴溜一转,“好啊!鸡小厮,把马牵上。”嘿嘿······姜太翁钓鱼,愿者上钩啊!

    姬明宇听言见状,眸角忍不住再次狠抽了一下,他堂堂的太子竟落到给人牵马,当小厮了?不过,还是觉着特别有意思呢。

    十八年来头一招,给人当小厮了!

    “小公子,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可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

    关锦兰闻言,刷的抬头望天,喵!牵个马就以为立大功,管的也太宽了吧!回头,瘪嘴,“没听过?”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