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怎么一上来就打脸
    “又不是纸糊的,怎么就受不了!”音落,‘吱’呀一声响,顶着国宝眼睛的关锦兰,抬着诡异的步子,迈出了房门。

    呃:······

    “是!”

    院中,风吼雨追几人听言,眸色相视,外面天还没亮呢!

    酒楼,客房都不敢往,跑到这山上还要盾入圣莲空间,还能忧心成这样?这天下也就只有他们圣主了!

    “哼!有意见?”

    你妹的!

    本小姐的大腿可疼了!皮都破了,也擦了药了,可还没好呢?妈蛋,这马真不是人骑的!

    “······没!”

    关锦兰眸闪,莲花拖着长长的尾巴,身姿摇曳地傍了上来。垂首,抬手拉住就要蹬鼻子上脸,往她头上爬的动作,蹙眉,眸炯凝视莲花这个骚气货,纹路倒是越来越清,越来越细润的。

    无解!

    这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让她真的很是恐惧,总觉得有什么不好东西正在牵引着就吞噬她。稍有不慎,她就会粉身碎骨,灰风烟灭在这天地间。

    举眸,灵气也越来越浓厚了,到处都是雾芒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要爆出何种惊天动地的妖峨子?

    吸气,灵气似小蛇见着娘亲,一个劲往她四肢百骸里钻,整的她就似要爆血管般的难受。呜呜······她想有一块地一个院子,窝在害人精怀里,朝起看日出,傍晚看彩霞。

    嘤嘤······她还有好多拍拖中必须做的事情都没和害人精一起做呢!

    ——到底有什么法子?

    可以帮忙消耗滤掉一部分让人哭笑亦不要的灵气?葡萄似的眸珠子滴溜几转,刷的拉马绳,惹得马儿发出一阵冒白气的嘶鸣声。

    “停!”

    呃:······

    风吼听言,几人忙夹马腹,拉马绳,嗒嗒前进的马儿猛然收势,卷起满天的雪花瞬间糊了几人一身。

    “公子!”

    “你们三个过来。”

    “是!”音落,拉马绳,调转马儿嗒嗒起了过来。

    “我们几个在一处行走,简直就是移动的活靶子,目标太大!”

    风吼:······

    “公子,现在不仅是朝庭的人,还有江湖的人;如果,我们在此时分散,您一个人······”话不说完,琉璃般的眸色里是满满的担心和不赞同。

    “正因如此,你们三个人进了空间,我的目标自然就小一点。”

    风孔几人听言,眸色相视,齐齐抱拳行礼,“属下几人遵命!可这马?”

    关锦兰蹙了蹙秀眉,活人还能憋死马?

    “这有何难,元宝都可以在里面修炼,马儿未必就不可以。”

    呃:······

    这几匹马不得了啦!能进空间修炼,将来前途不可估量也。

    “······是!”

    “你们进去之后,就它们都栓在果树下面,别让它们霍败里面新鲜的蔬菜。”

    呃:······

    还想卖菜争银子呢!

    关锦兰眸睨众人面色,嘟起能挂六斤重的油瓶儿嘴,光明正大的争银子,又不偷又不抢的,有何丢人?有何丢人!

    切,麻溜催动意,收了你等不用再吃喝的公子哥儿,进去享受享受;看看,是不是可以消耗掉一点骚动的灵气!

    “嗯······”话还没说出口,几人几马又凭空消失不见。

    关锦兰刚轻‘吁’一口气,抬手摸下巴,要不要再化个什么装,好过被修罗似的臭混球捉住,嘿嘿······“主子,快进空间。”

    我去!

    早知道是你啦!

    “舍得现身了?不一路找女盘友了?”

    金元宝闻言,不好意思摇起硕大的头颅,卷起拉风的长尾巴,轻哼哼道:‘主子,伦家就这点爱好,不值得你说嘴;您还是快点进空间,要不然咱们就得炖冬菇了。’

    呃:······

    关锦兰听言,急转头颅,四周扫视一圈,龇牙咧嘴,“无宝,你个二货,你敢吓你主子!”

    ‘哎呀,偶滴个神!主人,您真怂,不就是泡多了一个仔嘛,怕从这样,您好意思说您是莲花宫的圣主吗?’

    “你再说一句试试?”

    ‘呀呀,伦家怂,伦家最怂了!’

    关锦兰吐气,面黑,无奈地再次催意念,就是这货不来,她也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不好,顶不了多少时候。

    呜——嗷——

    ‘亲亲宝贝,莲花,伦家来看你的,呀,呀,怎么一上来就打脸?’

    关锦兰霎时傻眼!

    莲花这骚包,她刚才就觉着她有些不对!

    “你扭什么扭,转什么转?都扭转成麻花装了!你还转?”

    呜呜······哭啊!

    你这样络绎不绝的高速旋转,灵气就越来越多,这种越来越多越浓越烈的趋势——简直就是催命符啊!

    她要怎么破?

    “我靠!你个**,谨告你别再转了,再转我们就要一起去见活阎王了!”

    惶恐,忍不住咆哮瀑粗!

    嘤嘤······全身的血管充盈的就快爆了,骇得叫嚣不停跺脚的关锦兰眸前阵阵发黑。

    “元宝,莲花这顶心杉听不进去人话了;你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们应该做才能共度难关?”

    金元宝闻言,抓狂,倒吊的三角眼立成竖式,‘主子,您竟然装糊涂找借口,伦家不信,这么久了您还弄明白。’

    “你,真是皮痒痒了!”

    ‘是,是,伦家皮痒了,哪里说现在怎么办?’

    “凉伴!”妈蛋,早死早升天,早死早投胎,说不得她还能回到现代,就是可怜还没和害······咳咳······作死啊!

    双修?

    瞪眼,咽口水,修你妹啊!要修也得等和害人精的臭混蛋一起修,妈呀!抬手扶脸,好烫哎!

    风吼几个见状,面僵身僵,圣主还是看不上他们!

    这种的情况到底要如何改变?面色通红,眸露异光,似饿了几百年的乞丐紧盯着鲜香的食物。

    气氛,瞬凝。

    关锦兰见状,惊的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骇然咽口水,只觉灵气也似发了疯的螃蟹,一个劲地往她身体内冲,‘唰唰’了,都刮起哨子声了。

    最让她感到莫名害怕的是,她现在竟然连去灵池缓缓都做不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