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销魂不知是何年
    赵小王爷听言,稳心神,垂眸,加快处理手中的呈文,诡计多端的小东西,不管莲花宫有多少窟!爷都要把你挖出来!看你到底还要躲哪里去?

    绪是这样想,这样定,可整颗心还是堵的揪成一团,似乎容你在外多呆一刻,心口都是堵的就要炸开般煎熬。恨不得立刻将你捉住,狠狠地扔到床上,再狠狠地压在身下······

    ====

    一间梅香充盈的院子内,窗口烛火轻曵身恣映出,一妙年俏女子不畏冷凛的寒风,低头含笑闲适地轻品杯中之物。

    “你到是心情好!”嘲讽!

    “殿下要来,我自然心情超好!”垂眸,本公主什么都听不懂啊!

    赵翰勾唇一笑,沉静的眸色定如山石,抬臂伸手轻拧一下烟云公主的俏脸,“嗯,这什么酒?”

    烟云公主放杯子,抬手揉面颊,横‘嗔’着扭腰肢,旋转一圈,直接挤到赵翰怀里,笑吟吟道:“暖情酒,殿下敢不敢来一杯。”

    “哼!本殿不需要这个,也能让你**不知是何年。”

    烟云公主听言,咯咯轻笑出口,挑眉,怀疑道:“是吗?”话音刚落,身子一轻,‘砰’直接扔到了床上,“······殿下。”

    音落,转身子摆出撩人之恣态,长指顺着玉劲缓缓滑至胸前。眯起电眼一笑,伸出光溜溜的小脚轻点赵翰的腰身,一触即收。

    斜眸,媚色如丝,看着眼前的这位废太子。她还就不信了,他真敢动她!

    赵翰眸闪,二话不说,直接上床直接压住。

    “殿下!”烟云公主微愣,面色瞬起五彩红霞,心急火撩,喃喃呼叫想换回废太子的神志,想撤退啊!

    赵翰手紧,父皇虽然废了他的太子之位;但是,他是可以随便利用的吗?

    狠狠的挤压揉捏着身下僵硬的身子,莞尔鄙视一笑,沉静的眸色渐深,他一点都不着急,他要用所有累积的经验,不停地去抚摸逗弄引诱她,就算隔着衣裙也要能感觉到手底下,她越发硬挺的草莓。

    他要驯服她!

    烟云公主奋起反抗,可是身体渐渐发软,呼吸也在不经意的状况下越发急促,双手被按,双脚被压,她实是无力抗挣,不经转换思路。

    状似忍不住瞬起的情潮,满眸雾起生烟,语不成调道:“殿下···你还要···等多久···莫不是···不是···你不行···”

    赵翰听言面黑,大手微动,‘拍拍’两声点了烟云公主的穴道后,飞快脱去了自己的衣袍,又在瞬间解了她的穴道,强悍地调整着她的身体,双手直接拐进衣内,狠劲地捏上她胸前软糯的小鸽子。

    啊!

    “殿下···好疼···”音落,眸中泪珠似断了线的珍珠,‘噗噗’往下滚!

    赵翰冷笑一声,“答应过本太子的事,可还记着?”

    “殿下····记着呢···记着呢···你饶我一回?”

    赵翰见状,满脸的嫌恶,收手,狠狠捉住她的两只腿环,垂眸一看,“你真是个**!说,你现在可还是处子之身?”

    烟云公主难耐挺身子,“殿下,你压着欺负人家,还不准人家有反应,这样,有何意思?”

    赵翰听言,俊脸更黑了,眸色更加嫌恶了,扯唇冷笑一声,‘刷’的瞬间拉开烟去公主的腰带,举高双腿,抬手滑至密林深处,揉、捏、拉、按,“有意思不?”

    “殿下,有,啊,殿下,求你,莫要再继续·······”

    “说!”

    烟云公主侧头颅,面色红似炭火,咬唇,叫嚣道:“有本事,你进来啊,进了你不就知道了嘛。”

    赵翰闻言,眸色冷冷瞅烟云公子二息,这才善如流不慌不忙地覆盖上去,温柔地、慢慢地、渐渐的加快速度,直到她不停地挤压着他,这才加速抵达一个飞起的速度。

    烟云公主情起难耐,身体控制不住地配合起来,双腿更是不知在何时已然搭上了他的双肩,这种人间极乐的欢愉!她竟然会在一个废太子身下享受了。

    她心目中的英雄,离她越来越远了!

    原来女人能被男人彻底的占有,竟是这样的享受,如在云端,如一叶小舟,在云里在海浪里不停的翻滚,随着他的动作恨不能永远沉轮不休!

    最诱人的时刻总是过去的很快,淡淡的忧伤在大汗淋漓挥洒之后,陷入一片的寂静。

    赵翰起身,一把推开身下的烟云公主。

    烟云公主见状,唇角轻溢一抹媚惑的笑意,娇喘颤音不舍道:“殿下,你什么时候会再来找我?”

    赵翰听言,笑了笑,“什么时候你能让本殿如愿,本殿自然也会让你如愿。”

    烟云公主微怔,皱眉,“她就那么好?”

    “她是我的劫,你是我的人!”音落,果断推开再次全身无骨缠上来的烟云公主,穿衣袍。

    “······殿下!”

    “我不会忘了你!”音留,人影无!

    烟云冷笑,谁骗谁?不过各图所许而已!她这样的表现,想来这个废太子不会再来找她。那她,是否还能再跟心内的英雄一起?

    隔日

    关锦兰睡意蒙眬,长而卷翘的睫毛微颤,忽尔急速瞪成灯炮,急速弹起,愰惚地打量四周一眼,我去!‘砰’躺床板,吓死宝宝了!

    昨天的一切真是惊心动魄,一切到现在都像是在做梦。

    嘿嘿······人,果然是不能做亏心事!

    可是,她现在没时间分析赵烨的心理。她这颗叛变的小心脏,更加关心这个时候他是否已然收到她退的定情——发簪!

    “圣主,你醒了!”

    呃:······

    够早的啊!

    “嗯!”

    “前面不远处有个小镇,我们去那里打尖可好?”

    关锦兰听言,下意识翻白眼,吃个毛线线!

    本小姐现在是惊弓之鸟,骑虎难下呢!要是被臭混球堵住,她不死也得掉一层皮,她在玩命好不好!理亏啊!真是丧良心的死丫头。

    “我们快点赶路,吃些水果就好!”

    “······啊!公子,您不吃点膳食?身体怎么受得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