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人家的衣裙还没脱呢
    只是这种安静,透着言语描述不出的紧绷和躁动,一股子汹涌的暗流悄悄在空气中漫盈。

    鲁阳老王爷仰天长叹,转身面色复杂似的看了眼鲁阳王妃,埋怨的话说不出口,可并不妨碍他心里的烦燥不安!

    鲁阳王妃看着鲁阳王,垂头颅不停的扭手帕子,兰姐儿性子怎么就犟成这样?不满意你说啊!你的作风也收收啊!拍拍屁,轻‘咳’一声,你就走人啊!

    有这样当人儿媳妇的吗?

    “你先······”

    “王爷要去那里?”音落的同时,骤然起步,直接打断鲁阳老王爷话语,可怜兮兮娇软的搭上鲁阳老王爷的手臂,斜嗔一眼,勾着他腰带往内室拉去。

    陈嬷嬷一直装布景的身躯微动,见状忙惦脚步,悄悄地掩上了房门的同时,扭头示视,带着另外两个面红耳赤的奴婢们退了下去。

    “王爷,天气太冷寒气又重,咱们把衣袍都脱了吧?”

    鲁阳老王爷对上王妃清傲含水的眸子,顿时身躯瞬直,“嗯!听你的咱们上床再聊。”

    鲁阳王妃见此情景,娇娇弱弱地斜靠了过去,“这天气真是冷的厉害,冷得人是没处躲没处藏的。”

    “王妃,不是挺会找地躲的嘛!”

    “···王爷···”

    鲁阳老王爷一听王妃这拉长的音调儿,瞬间不厚道的笑了,眸色更是情不自禁溜过身后的雕花床。

    鲁阳王妃面色微红,垂头颅,轻咬着辰畔儿,伸手服侍着鲁阳老王爷把衣袍脱了去。这才,勾着他的手让他先舒服地躺到床上去。

    啊!

    “王爷,人家的衣裙还没脱呢!”怎么直接就把人往床上拉呢?

    “······嗯,那你起来,慢点脱!”

    “···呸···”

    音落,斜‘嗔’鲁阳老王爷一眼,素白纤手麻利无比,‘刷刷’两下,脱的只剩一肚兜和薄如蝉丝的齐膝小短裤。

    “王妃,你脱成这样还不过来,做什么?”

    “······王爷,你等臣妾一下。”

    “哦······”

    话音刚落,鲁阳王妃已然口‘含’一口烈酒渡到鲁阳老王爷的嘴里,还算高耸的山岳,则直接爆露在鲁阳老王爷眸前,娇颤悠悠的晃动了几下。

    鲁阳老王爷见状,心里痒痒的厉害,却是硬憋了一口气,到是要看看他的王妃还能做出何种撩人之姿。

    鲁阳王妃抿唇,放下手中的酒杯,素白纤手似小蛇似的从鲁阳老王爷腰间钻了进去,时不时划过他胸前的两粒红豆粒。

    鲁阳老王爷身僵,静等!

    王妃变成这样?难道真是干旱久远,想他了?还是因为烨儿之事?

    “王妃,你来的这么一出,后果,还不知道怎么样?烨儿的心思全乱了,你真有心思在此时撩拔为夫?”

    “嗯,是呀!烨儿,他是我亲生的儿子,我也是疼他,可救命之恩大于天。我也是一时不忍;如果,烨儿实在是不愿意,我就认她做干女儿,想来她也是愿意的!”

    音落,素白纤手在自家地盘上游的那个闲适,惦着纤细的指尖,跳着轻盈的舞步,从胸前蹁跹至腹部,并有缓缓向下之意。

    鲁阳王蹙了蹙眉,烨儿他是我亲生的儿子?瞬间没了这意思,但却又不忍打断王妃突如其来的兴致,亦经不住小蛇被她娴熟的逗弄。

    终于,还是雄纠纠气昂昂欲要走马上任了!

    “王爷···你轻点···”

    鲁阳老王爷听言,帘前瞬间闪过新婚第一晚时的情景。当下老枪秒变新枪杆子,胡子满唇的嘴附上两团娇软,快迅地忙碌起来。

    一顿细嚼慢咽花样百出的美餐,透过纱缦悄悄地漫盈一室,待喘息稍定,鲁阳老王爷先前的疯狂和心里的烦燥亦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剩下少许的愁绪和担心。王妃心思单纯,烨儿是她的亲生儿子没错,可却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这么丢脸的秘密事情,要是有一天透出来······

    憋气,抬手臂,将人紧紧圈起怀里。

    鲁阳王妃鼻翼轻喘香气,趴在鲁阳老王爷怀里,瞳眸眯满满都是情事满足的雾气,她知道她对不起兰姐儿,也违背了当初的承诺,

    可她这性子——真犟啊!

    又跟晟崽仔不清不楚的,她要是不治治她,她还怎么当人家娘亲。

    要是烨儿因这件事和她生了闲隙,她可不答应。这往后进了门,她还不得伺候她这个婆婆。

    生什么闲气?

    以你现在的手段,实在不喜,静等一年,来个去母留子,不就一天都亮了吗?

    ====

    北风朔色夜风起,越刮越起劲,寒气扑面,也化不开如刀雕刻的满脸冰霜,放在心尖上的小东西说走就走了?

    心中陡升起一阵阵的无力之感,再次肆无忌惮的狂涌席卷于脑,放在双侧的修长大手再次握紧成拳,骇人的长眸有一道暗红的眸线不经觉的悄悄划过。

    “主公,人果然进去了。”

    赵小王爷听言,微眯的狭长瞳眸缓缓收回,随即仰头狂放大笑,妖治邪魅的笑容,直惊的四周的侍卫三天睡不着觉。

    笑停!

    侧眸,‘噗’一声,上好的紫色檀木窗,生生被手指捏下一个深深凹口,言词直接缩成简短的一个字,“嗯。”

    一号愕然,飞速地偷瞄了眼,看不出来主公脸上的神色呢!嗯?然后呢?

    赵小王爷侧眸,转身子,端坐,压下心头抽搐翻江倒海的恶心之感,“让厨房在她的吃食里配点好药。”

    一号:药?

    “主公,属下······”

    “见喜之药。”音起音落,语调都是别样的温柔。

    一号听言,惊的浑身汗毛起立,恨不能做个缩头乌龟,何为见喜之药啊?送费太子,还是送北延那个烂货啊?面色青白,咬牙,寻问,“主公,孕,是否送孕药?”

    赵小王爷听音,狭长的瞳眸状似无意斜瞥一眼,轻哼一声,眸幽,冷声无奈叹息道:“一号,你的智力也退步了!”

    呃:······

    身躯微晃,面色霎时五颜六色不停地轮换转变,抱千金重的手臂,握拳行礼,“属下现在就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