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抢也要把人抢回来
    呃:······

    “属下这就去看信。”

    音落,刷的似燃起的烟丝灰斗然被飓风一吹而逝,消失无痕啊!

    鲁阳老王爷腾的起身,背手,来回的踱步子,咆哮道:“你个死崽子!你们不是两情相悦吗?现在抢人的来了,你怎么一点都不见着急,真是···嗯···?”转身躯,好家伙,人不见了?人不见了!

    “赵烨,你给老子死回来。”

    呃:······

    “阿南,阿南。你个滚犊子,谁准你走了,都给本王倒回来。”

    赵小王爷蹙眉,跃出的身躯微滞,寒风猎猎,却比不上言语入耳的声声刺骨寒意。蹙了蹙剑眉,看着仓而起立于楼顶的身躯······到底是觉着有几许不妥来。

    男子汉的尊严和傲气······他不能如此的沉不住气!

    阿南手心汗津津的,好一通阿弥陀佛现身躯跪下,老王爷!我是暗卫,不是贴身侍卫,可不可以什么都不要让我回答。

    “说,那丫头在同方馆干嘛?”

    “暗九没禀告。”

    “······滚!”

    “是!”

    鲁阳老王爷面黑,滚犊子懒驴上场屎尿多。干活脚步千斤重,吃饭嗷嗷扑桌面。

    “烨儿,看到没,那丫头这是完全不在意你了!你准备怎么办?我们鲁阳王府可丢不了这人,你就是抢也要把人抢回来!”

    “嗯!”

    “你嗯嗯个屁啊!”到底几个意思?干还是不干?

    “嗯!”

    “你个免崽子······”

    鲁阳老王爷看着赵烨那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忽然觉得没了兴致,不舍刺激这个臭小子,豁然起身,“你心里有点数,此事该怎么应付,你心里得有个谱;女娃子总归不是男娃子,你得顺着她点,这样才不会把人给弄丢了。”

    “嗯!”

    鲁阳老王爷再次听嗯,心里直冒火,甩袖,爆走·······

    赵小王爷垂眸,疼,心口的位置真是痛疼难耐,有股子狠劲席脑而来,疼的他脑子一圈一圈的旋晕,全身的血液似因她的不告而别,全部冻结。

    磨搓大母指上黑墨石板指,来回的转圈,眸渐深而幽远一刻,抬手自斟,轻吸香气,眯眸,茶汤清澈见底呢!

    轻‘呷’一口,放下,干甜的茶香竟也似苦药一般的难以下咽,拧眉头,往下,眸沉,静静地看着跪在下首的阿南似僵硬的石膏像······

    阿南垂首,浑身汗毛起立,心道:主公!你有什么吩咐你到是吩咐啊!就这么看着属下,看的胆寒不已啊!

    “主公!您有什么要吩咐属下的吗?”

    赵小王爷听言收眸,紧了紧袖管里的修长的大手,勉强压下心口灭天的怒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她脸上真的一点着急的表情也没有?也没让人来传话?”

    阿南心里哀嚎!主母,你到底闹那样?

    到口的话在唇边几滚,斟酌几回出口己然变了音准,“主公!主母她·······暗九信传回?阿北,到现在也没回来?所以,属下,属下不知道。”

    唉!

    死道友千万别死贫道!

    赵小王爷放下手里的茶盏,抬手,“退下吧!传信把人盯好就行。”

    呃:······

    “是!”音落,打马直奔,也嫌步子不够快啊!

    主母会是那么乖巧,原地蹲着等你的人······嗷嗷,胆寒欲裂,横刮在脸上的飓风吹不息他全身‘嗖嗖’往外冒的冰渣子。

    赵小王爷剑眉微拧,合上了狭长的瞳眸,小东西真的一点也不着急?不着急?打的什么算盘?借机······砰!一声巨响,办公的案台瞬间变成了两张,只可惜少了四条腿,余是左摇右晃,站不稳倒地不直啦!

    握拳,不会借机爬梯子,选了赵晟这个该死的笑面狐吧?

    “把同方馆的资料拿来。”

    “是!”

    一号领着命令,暗腹:好在他看行势不对,已然让人着手准备,果然就派上的用场。飘然离去的身躯,又飘然而回了。

    “主公!暗九传回消息,同方馆内外介有异动,人兽全都站着睡着了。”

    赵小王爷一听,手中的茶盏瞬间变成飞尘,碎成渣汁不敢露出一声息,悄悄躺地。

    狡猾的小东西,胆生毛了!阴人的手段竟然敢用到他身上——盾了?

    只言片字都没舍得给他留下?

    “阿北,去大理寺传大理寺卿,庄越泽,包围同方馆。阿西,监查司陈天佑,京郊地毯式搜索。”音落的同时,人似流星一般在凛冽的寒风中急射而去。

    午后的阳光投射在晶莹的雪地上,只可意会不能描述的气氛,在空寒冷的空气中渐渐凝结绷紧,更紧······

    “公子!”

    关锦兰吸气,妈蛋,这简直就是拿命在玩,赵晟你个害人精,本小姐为了你,亏大发了!

    “上马!”

    “是!”

    音落,四马四人,迎着凛然的呼呼北风,呼啦啦地无畏向前飘逸而去。

    赵小王爷面色如常,实则周身郁气浓浓,看着被翻的底朝天的同方馆,周身的气骇人心魄,立于密道之口,骤然哈哈大笑三声。

    甩袖子,直接踏步进了进去。

    躲他呢?

    哼!有本事你最好上天入地,不然,看爷怎么炮制你!

    大理寺寺卿庄越泽一见,心肝直颤,硬着头皮准备跟上去,却又被人嫌弃的寒气震了出来。

    抬臂扶墙,愣怔片刻,反而松了一口气,转头就是一顿得‘噼哩叭啦’嘎言粗语的吩咐,同方馆众文人墨客,继齐齐睡觉的同时,又齐齐享福,一个个似斗败的公鸡,耷头耷脑一起下了大狱。

    整个场景真是别样的出彩哈!

    监查司陈天佑气急败坏,眸带几分嗜杀的性味儿,在京郊展开地毯色搜索,一直进行到第二天清晨,可愣是没见到想找的人。

    顶着将要不保的头颅,酸爽的牙床,一头的焦灰似的锈发,回去复了命哈!

    这一天,有人兴奋的睡不着觉,有人憋闷的睡不着觉。

    夜凉如水,月华如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