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心眼多得似蜂巢
    二皇子赵煌当即动作麻溜似有神助,一接一接个准,“谢谢父皇赏赐!儿最近毛笔消耗的紧,刘掌事实在是太小气了,最近儿府上的总管去领毛笔,总要被他念叨一翻,着实烦人的紧呢!”

    齐帝听言眸深,似瞬间洞悉二皇儿赵煌所有的喧扰,头皮发麻的看着调色盘似的二儿脸,“李公公,人呢!赶紧拉出去。”

    二皇子赵煌听言,当场腿软,直直的扑了个齐帝满怀,似惊觉顿时扭对左右一噌,瞬间转身,脚踏风火轮般嚎叫着出了门,“母妃!你可怜的儿来看你了!”

    齐帝气的个倒仰!

    低头,微怔,他有做的那么明显吗?二儿是怎么发现他怀疑他脸上摸的是颜料的?

    李公公身子一抖,忙躬身,满背汗珠一个劲地往下流。他这要是笑出声来,呵呵······他可能也要步前任,去刷合宫的恭桶了!

    “李公公,你下去到刘掌事那了解下情况。”

    “喳!”音落,躬腰弯身,恭敬地退了出去,连走带跑地往六掌部而去。

    齐帝抿了抿唇,看了眼自己的手,上好的玉笔就这样给二儿顺走了!微怔,不禁好气又好笑地轻叹一口气,混账玩意儿,心眼多得似蜂巢,再费神也是数不清的。

    “龙骑。”

    音落,身前黑影闪过,人已经跪在了下首。

    “昨晚二殿下在哪里用的晚膳?”

    “圆月山庄!”

    齐帝听言,直接噎住!这么说来,关大小姐就是二儿口中的肉团儿!那姘头?呃······挥手,黑衣人脚尖一转,人隐。

    “小春子!”

    “奴才叩进皇上!”

    “去追你师傅,传朕口谕,二殿下大病初愈,最近实在不宜动笔,让刘掌事多顾着点殿下的身体。”

    “喳!”

    ====

    福幸楼

    鲁阳府老王爷坐在主位上,怡然自得地抿了一口茶,砸吧砸吧两下唇畔儿,看了看似老神入定的赵小王爷,颇为不满道:“臭小子,为什么你这儿的茶比我府的茶还要好喝?”

    兔崽子,一点孝心也没有!

    赵小王爷听言,眯起狭长的瞳眸,对于鲁父王突然有闲情,专门跑来他这里鸡蛋里挑鱼刺,表示无语的很啦!

    垂眸,眸色灼灼地盯手里的茶盏,静默不语。

    鲁阳老王爷看着自家儿子对他完全无视的样子,抬手捂唇,猛咳嗽一声,正正自已的身姿,深重道:“你母妃今天邀请了烟云公主来府上小住。”

    音落,针锋对麦芒似的紧盯小免崽子的面色。臭小子,你娘给你找侧妃了,你收还是不收啊?

    赵小王爷蹙剑眉,更本不愿意花时间去搭理他。眸色咄咄,神思几流在外面串街走巷不知道已然拐了多少弯子,就是猜不出那闹人的小东西会做出何种反击?

    猜她的心绪实在太过于费神,等她的时间也实在是太过久远,整的心痒,手痒,好想抽她身后的软肉!

    “父王跟你说的话,你到底有没听到啊?”

    “嗯!”

    “烟云公主可是冲着你来的!”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意图那是相当之十分明显。

    “嗯!”

    “你到底怎么想?要收下?”

    他说的话,臭小子有没用心听入耳?竟然照样连个眸色都不甩给他!

    鲁阳老王爷顿时兴致缺缺,索然无味地摩拳擦掌,小免崽子!让你嘚瑟!朝堂上就敢放那惊天地泣鬼神混话,此身只娶妻不纳妾,现在看你怎么办?

    “伯爵府那丫头现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你就要被人给赖上了?你说她闹心不闹心呢?”

    这话似陡然生了灵气,还真的入了赵小王爷的耳朵!

    她闹不闹心,他不予置评!反正,现在闹心的是他啊!十个男人九个坏,只有一个男人惹人爱······哼!真是闹心死了,唱的什么鬼?

    水性扬花的小东西!气煞他也!

    “阿南,阿南······”

    鲁阳老王爷见状,面上挂不住,折腾不起自家儿子,折腾别人,一样能得到信息。

    阿南听言,身躯一僵,五脏六庙俱紧,为嘛叫我?阿西也在呢!

    “参见老王爷!”

    鲁阳老王爷听言,面色一沉,老王爷?他很老吗?侧眸,看了赵烨一眼,他可不是已然升级,往老上面靠了!

    哼!

    “你说说,关家那个丫头,有没什么消息传出来?”

    “是!”

    音落,静默无声!

    鲁阳王挑眉头,正准备听禀,好挤兑挤兑这不省心的兔崽子,静等二息,悻悻微恼道:“什么熊玩意儿?你是个屁啊!你到是说说啊!再不说,老王爷也一样能罚你去莲花山回炉。”

    “老王爷,主公!”

    音落,心里急的似猴子直跳脚。这日子没法过了!背后冷汗嗽嗽齐出,他娘的,反正怎么做都是里外不是人。

    鲁阳老王爷面沉,放茶盏,似笑非笑地看着跪在下首的阿南,“后院养马孙家的三丫头,人长的真好,富态!”

    阿南听言面抽,孙家那三丫头?

    迟疑片刻回神,无意识吞口水,我的乖乖隆地咚!口水在腔里也能结成冰扎子,‘刺溜’剜过他铁板似的喉咙,疼的他五脏都要扭曲成一团了!

    “主公······”求命啊!

    “说吧。”

    “据,据阿九传回来的消息,今日一大早关大小姐受平等王府赵郡主所请,去了平等王府,现在往城南同方馆而去。”

    鲁阳老王爷听言完愣,眨眸,这是个什么情况?

    自家媳妇一早去了平等王府,那丫头好像还没来过鲁阳王府吧?王妃这事办的不地道!

    怎么没请媳妇过来耍耍?

    “就这?”

    “嗯!现在人在同方馆。”

    鲁阳老王爷听言,拧剑眉,沉音说道:“谁管那个,我问你,她今早去平等王府的时候,照路线她应该是看到烟云公主进府的,她的表情有没有不安,有没有焦灼,伤心或忧心什么的症状?”

    呃:······

    “这个,属下,属下不知道!”

    鲁阳老王爷听言,甚是不满呢!拧起的眉头瞬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大的蚊子,“孙家的四丫头也不错,姐妹俩跟花骨朵儿似的,一并赏了你如何?”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