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儿是无家可归的人
    音落,转眸冒金星的身子,抬臂伸手指身后呼呼憨睡的众文人墨客,僵硬收手,摸后脑壳子,眸色一晃,脚一软,直拉倒地不起。

    “公子!”

    音落,成日享风吼,枫林晚雨追,暗堂电闪,抱拳行礼恭敬立于一侧。

    关锦兰收笛,抬腿路踢人,丫的,间碟果然都是大大的狡猾狡猾地,竟然想对她一药,卖米糕的!来,来来,尝尝本小姐的欢快的踢踏舞。

    风吼见势头越发的不对,忙出言,“公子,我们还是应该尽快出城。”

    “······愣着做什么?快点!”音落心头竟然涌上难以抑制的迷惘。

    “是!”

    关锦兰看着脚下的间碟,深吸入一口气,脚尖一点,借力飘逸,顺着扭开的屏壁,一跃一落,屏壁瞬合,秒间遮住一切可寻的身影!

    ====

    皇宫

    众朝臣散朝,文武众卿打着讥讽各自回府。

    齐帝满脸沉郁,回到了办公地点乾清宫,手上拿着呈文奏折,可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想着以烨儿对关锦兰的维护·······此事让他感到分外的棘手和头疼。

    新上任的内司总管李公公,举眸看了眼门口的小太监,躬着身子,屏息呼吸,轻轻地踱步走到门口一看,瞬间皱起一脸干棝的桔子皮,哆嗦哈。

    二皇子赵煌摆好架式,见状当场咧嘴一笑。

    李公公惊悚,下意识地咽口水,稳了稳打抖的身躯,讪讪躬身行礼后,抬拂尘往后退两步,这才转身,惦脚尖移步子,“皇上,二殿下求见!”

    “嗯!”

    齐帝听言,瞬间皱眉,侧头颅,眯起狭长的瞳眸,抬手揉了揉发肿的太阳穴,“让他进来!”

    “喳!”

    二皇子赵煌眸闪,两腿直划,一进门就‘咚’一声跪到齐帝面前,仰起骇人的猪头脸,马尿横流地唱道:“父皇,你可要为儿臣做主啊!儿,现在可是无家可归了呀!”

    齐帝见状,放下手中的呈文奏折,斜靠于龙椅一侧,薄唇微抽,暗道: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病一好,就这撑事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你先起来说话,都出什么事了?堂堂皇子竟会无家可归,这成何体统。”头疼!一个,两个都是这么的不省心!

    “父皇,儿臣大病一场,好不容易身子全愈,这忽然就想起小时候和肉团儿一起种银子的事···呜呜···儿臣忙命人给挖了出来,给她送去。可她却好,愣说当时种的是金子,银牙铮铮,就差拍桌子打板凳跟儿臣叫嚣,说儿臣私藏了金子结出的整箱金元宝······”

    齐帝听言,薄唇微勾,瞅瞅,嗯,这折腾劲,什么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乌七八糟。

    “讲完了,就去看看你母妃。”

    二皇子赵煌:······

    面抽,疼的直龇牙咧嘴儿,收回偷瞄齐帝的面色,继续嚎叫道:“父皇,儿臣听言都愣了,愣完之后,儿臣更加的愤怒了···儿臣想不到小时候的一场童趣,竟然会埋下昨日之祸害;儿臣重情,想着和她毕竟青梅竹马,借着这个由头,去她府上忆下童年,她可到好,硬要儿臣还她一厢金元宝;儿臣···没办法,只好把二皇子府的地契先压在她那里···”

    齐帝听言忍不住叹气,脑子一股一股的发胀的历害,他这个儿子,会吃亏?

    “肉团儿是谁?他让你还她一箱金元宝,你就还?”面沉,音微冷,养这样的儿子有什么用?

    二皇子赵煌听言,猛的又扯起嗓子大声嚎叫道:“···啊···父皇啊···”

    齐帝骤然听言拔高声,惊的身躯一僵,面皮子抖了几抖,只觉额上黑线如天雷滚滚!他还没死呢!嚎成这样算什么?

    “到底什么事?在父皇面前,不要吞吞吐吐。”

    “父皇,儿不给不行啊!您看她那姘头把我给打的。”

    齐帝挑眉头,索然大怒,“狂悖之徒!他想干什么?竟敢打皇子。”

    二皇子赵煌眸见齐帝的护崽之火被他成功挑起,轻轻缩了缩身子,唉!他顶着鼻青脸肿的脸,他再发现哈!

    “父皇啊······”声线拉长拉高,音色更是悲嘁,嘶哎起劲,“还不止这些,儿臣,今儿一早就把府底给她腾了出来,要不然她那姘头冲进二皇子府,儿···儿···儿就见不到父皇和母妃了···呜呜···”

    齐帝面抽,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沉默一刻,阴着能滴出墨来的脸问道:“你说得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昨晚众嫡公子在她府上用膳,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儿绝对没有添油加醋。”

    齐帝听言,轻哼了一声,正准备发作!突然,停住了,他又给二儿这话唠搅事精忽悠了!这滚犊子,就差捏手指呈兰花装了。

    这脸,不定擦了什么颜料,真是够下本的!

    “你昨晚在那里用膳?肉团儿是谁?姘头又是谁?”

    二皇子赵煌:嘿嘿······戏要唱不下去了呀!

    甩袖,挽襐,一时哭得抽抽搭搭,衷婉无比动听道:“父皇,您可要为儿臣做主啊!儿臣,儿臣恳求父皇派大理寺寺卿庄越泽·······务求弄个水落石出,以儆效尤。”

    齐帝薄唇抽搐,看着二皇子神情莫测,他毕生的精力,是不是就是不停的变花样,来折腾他这个老子?

    “还不说是谁?你就滚回去!”

    “啊!父皇······”嚎啕震天咆哮道:“娘啊!你儿给人打了,做老子的不相帮就算了,竟还赶儿落泊于街头,娘啊!你浑得怎么就这么差啊!”

    李公公惊愕,瞬间垂头颅至腰间,干棝的桔子脸生生憋成干透的紫色茄干子。二殿下这顿唱念打俱全的功力真是深厚,也不知道师父是谁?

    人才!

    齐帝头疼,“李公公,叫人进来给朕拉出去打!”

    二皇子赵煌听言,立马满血复活弹起,“父皇!儿臣有半年没见过母妃了,先过去看看啊!”

    齐帝吸气,举起玉案上的玉毛笔‘刷’的扔了过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