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嘛
    “王爷!这就是俏想我们东家产业的后果。”

    平等王爷赵致远听言,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瞬间愤愤不满地嚎了起来,“贾公子刚救了我的大儿,本王就是有不满,也无话可说。但你也不能不讲道理,动手就把我二儿给丢了出去,你一定要给一个说法。”

    “说法?王爷!你也想来一遍,空中接力?”音色,冷凛,刺骨。

    平等王爷赵致远听言一愣,嚎叫瞬停,“晟儿,人是你惹回来的,你解决。”

    “王爷你让公子解决?解决什么?行了吧你,你那二儿可能心脏受损了!那太医可还在府上。要不,我派人去一把抓,帮二公子请个医者过来?”

    音落,厢房,死寂。

    眸光相撞,空气中似响起一道道骇人心魂的‘噼哩叭啦’火线子。

    平等王爷赵致喉结滑动,惊得浑身毛倒立,急赤白脸道:“清护卫是吧,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留,走着瞧!”

    音落,霎时,急急抹掉爬上脸上的悚人惧意,甩袖子,紧披风,迈起僵的就要抬不起一来的腿。

    哼!

    他脑子犯抽,也不会用她请的人。慎儿虽然不堪大用,但是最好拿捏,不像大儿阳风阴违梗脖子,又不像三儿一点脑子也没有。

    再说,他的命多精贵,犯不着硬碰她这个烂瓦缺!

    等医好了慎儿,抢得贾公子的产业,再去胭脂阁活动活动,清护卫这老妖妇不愁不灭!

    赵晟看着他父王的身影,第一次遮掩不住自己真诚的笑意,净如清流的眸色潺潺,朝清风送去一个感激的眸色。

    清风见状微怔,忙抬手行礼抱拳,“公子,没事属下先退出去了。”

    “嗯!”

    平等王府人仰马翻,乱成一团,找小姐的找小姐,去皇宫的去皇宫。

    平等王府外,寒风呼呼,直扑马车而来,似有一股山雨欲来的诡异之气,密密实实充盈着整个街面。

    马车嗒嗒,赵郡主满眸的不安,“嫂子,我们要去那里?”

    关锦兰听言,微蹙的秀眉迅展,眯眸似月牙,抬手‘啪啪’两声,点了赵郡主的穴道,“别说话,先委屈你一下,总归不会绑了你换游资,放心睡一觉,嫂子带你闯荡江湖去。”

    赵郡主听言,瞪圆丽眸,嘴巴几张,愣是一点音也发不出来,心里着急,额角的汗珠随着面颊‘噗噗’地滚了下来。

    她只是想提醒她,要小心防范赵烨!

    谁知道她竟然要带她去闯荡江湖?这,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嘛!

    关锦兰见状,抿了抿樱桃粉唇,伸手擦掉赵郡主滑下来的汗珠子,借着这动机安慰道:“别怕,你不信我,我信不过你哥,乖乖的。”音落,急速催动意念,‘嗖’的把人收进了万能的保险柜。

    转头颅,轻吐了口气,掀开窗纱一角,好看的丹凤眼眯成一道金线,斜视微翘着送到一处,唇角微张,做一个‘滚’子的口形。

    隐在暗外的暗卫阿北一惊,手中的毛笔一个不稳,盛机溜了出去。

    “奶奶个熊,哪个龟孙子,敢朝大爷头上插毛笔,有本事出来,出来!”音落,插腰,抿唇,朝一侧吐口水。

    关锦兰见状,不禁好笑,这个死脑筋撞墙都不会拐弯的阿北,碰上这个街痞子······叹气,意念微动,翡翠玉笛凭空出现。

    马车嗒嗒,转辘轳反复不停的旋转,空灵的笛音潺潺似长了翅膀,顺着车厢的窗缝门缝轻轻倾泻,绕着街面到处不停的玩耍。

    走路中**彩,不,中毛笔插的路人甲,瞬间收回突突不停似机关枪的叫嚣声,斜横一眼檐角不见踪影的黑衣人。

    收眸,神醉不止,步调瞬宽,长平郡主竟然能吹奏出如此神曲?嘿嘿······日光日头的,这是要搞什么事情啊?

    臆想猜测:听笛曲,讲意境,挑郡马爷?呀呀呀······如此甚事,怎好少得了玉树临风的宋家三公子,是也!

    笛音轻灵诱人心魄,马儿仰头打鸣,欢快地喷出两朵白气,迈起强劲的蹄子,目标明确,神气活现的往城南‘同方馆’而去。

    街面繁华,西北风呼呼奏趣,刮街面上的旗帜越发的争奇斗艳,配上似精灵般的笛韵,吸引一群的年轻俊逸的俏公子,真是别样的风景啊!

    关锦兰秀眉微挑,渐渐改变了笛曲,跟着就跟着吧!

    按明月传递过来的消息,紫衣女子是在同方馆,馆主的帮助下,才能迅速逃出帝城了,这其中意味着什么?

    不言而语啊——就把这一馆子的间碟送给臭混球当赔礼吧!

    忘了我也好,恨我也罢,我都爱着!

    吐气,都说时间就是最好的辽伤胜药······希望它也能治好你。收笛,起身,就着掀开的车帘,身子一跃,轻松落了地面。

    迷蒙,愣怔,睡的还真是香!莲花宫的催眠曲还真是让人未曾饮酒心已醉啊!

    同方馆小厮愣,脚步子一拐,已然进去打报告去了。

    众文人墨客愣,抬头看天时,刷刷锁眉头,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寒风凛冽的冬天,一群奇疤公子齐齐上街站着睡觉觉!

    有病!

    拧了拧眉头,看着门口雌雄难辩的娘炮黑袍公子,鄙夷一笑,斗诗出风头也不用搞成这样吧!那里不能睡觉,偏偏挑选在瑞雪兆奉年的出阳第一日,招呼一众酒肉朋友,拉阵势······啧啧!

    一群傻冒,齐齐来装逼!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闪划过一缕及快的锋芒,倾城的小嫩脸泛起几丝难明的兴味,很好!很好啊!

    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哈!

    悠然转身子,倚靠门口一颗光秃秃的歪脖子树,骚包拉风地继续吹起迷人催眠曲哈······

    同方馆众论诗品茗人齐齐举眸,一脸嫌弃的眸色听韵渐变,神色和缓,思绪渐幽远,齐齐加入了傻冒、装逼、立直身躯,呼呼憨睡中去了呀!

    同方馆馆长见状,面抽,心沉似千年寒潭,快步由馆里行出,抬臂搭手一拱行文礼,“这位公子,请对出下联,才可以进同方馆的大门,要不然,你吹得再动听也没有,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