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窗外有美人兮
    思及,瞳眸瞬眯,遮决绝尽显杀伐狠辣的神色,等他坐上府里最高人的位置,什么都是他的。

    “······父王!”

    平等王爷赵致远耳鼓收音,转头颅斜睨赵慎一眼,收眸,声音低沉,“你说的不错,为父不爱稚儿,何为天理?人世走一遭,谁不想轰轰烈烈的走完,以后这些事为父可是都要传承给你的。”

    二公子赵慎听了,满脸堆笑!一片如幕感激之情非言语能够表述,只能跪下,‘咚咚’磕三个响头。

    “好了,起来吧!”音落,紧了紧身上的貂皮披风,起身踏步往外走去。

    二公子赵慎微勾不屑的唇角,缓缓起身,拍了拍膝盖上不存的灰尘,暗诽:大哥!我也想纯白为善!我也指望只靠自己的双手!可惜······庶子不能继承爵位。我也是他儿子,凭什么就不行呢?

    赵晟的院子里,清风恭敬地守在厅门口。

    平等王爷赵致远一看,脸色迅速拉了下来,看来事情没那么好办!该死的贾益真!甩袖,踏步进院。

    好么!

    这是什么情况?这烧是退,还是没退?面色还是通红一片,瞳眸象生了根,紧盯着窗外,窗外有美人兮?

    烧坏脑子——魔怔了?

    “晟儿!”音落,没人应哈,身僵,脸黑如墨。

    赵慎暗爽!

    “大哥!我和父王来看你的。”声量拔高。

    “·····父王!”收眸,陷在关锦兰那句:在家好好挣银子,洗干净身子等我回来·······

    洗干净身子等她回来?俊脸忍不住又发红了!

    平等王爷赵致远满头黑线,这真是魔怔!

    “······你还好?”

    “······孩儿很好!”

    赵慎抿唇,心里抓狂!会不会接话啊?你这让父王后面的话怎么说,天都被你聊死了,真蠢!

    “大哥,你看你现在身体也不方便,父王的意思呢,你要是有外面有什么急事办不了,弟弟到是可以帮忙。”

    “哦!我没急事?你有心了。”音落,闭眸,呵呵,洗干净身子等着她回来······神色荡漾呢!

    心里期盼,思绪儿早就飞到半年之后。

    平等王赵致远蹙眉,神色隐晦不明,他这个儿子不对劲!这是怀春了吗?难道这儿子和贾益真那个商贾是一对兔儿爷?

    “晟儿,听说蝶梦谷是你师兄的产业?”

    赵晟听言,掀眸,心里有数,却故作不明道:“啊!竟有这等传言,不知道父王和二弟在哪里听说的?”

    “······这个,你就别管在哪听说的,总之你现在身体不方便,你师兄的产业也不能没有人打理。你二弟现在也没什么差事,不如,你先让他帮着打理打理。”

    “啊!这个·······儿臣可不能答应你。”

    二公子赵慎听言,着急接话茬,“大哥,你怎么这样啊!我只是想去蝶梦谷那里锻炼下,又不是要抢蝶梦谷。”

    “父王,大哥,这事你们还真是不了解,这蝶梦谷之前确是我师兄的产业,不过,现在他是贾东家的产业。”

    平等王爷赵致远闻言,气得个绝倒!

    瞳眸当场耷拉了下来,“晟儿,你这样可是又想挨家法?”

    赵慎垂头颅,侧身子,打死最好!

    清风,呕火!这是父子?这是兄弟?竟敢欺负莲花宫的夫主,皮痒了!

    “咳咳······”

    平等王爷赵致远听咳,这是——威胁他!

    这天下还没老子不能教训儿子的,咳你个祖宗!怎么不‘咳’死你!老子是王爷,是他老子,你能!你能给我看看?

    “父王,天下可没这个道理,师兄把产业卖给了贾公子,儿臣也不好做他的主意,这二弟去不了,我就要挨家法!我看——我也是要拖着伤重的身子去宫里给皇叔请安了。”

    平等王爷赵致远王爷和赵二公子听言,同时面色一变,黑的个底朝天。

    平等王爷赵致远眸深似有刀子下一刻就要飞出,疾步立于床前,厉声提高嗓门道:“你啊,真是不知所谓!让你二弟帮你打理有什么不好?”

    赵晟眨起净如清流的眸色,一脸单纯无害问道:“帮我?”

    “嗯!你这明日张胆的欺骗为父呀?你二弟可是都打听清楚了啊!”

    “二弟,你确定打听清楚了?”

    “呵呵·······大哥,你不要怪我,我也是无意听到人说,再去调查地!”

    语气轻巧,挑衅的眼神直看着赵晟。今天,你想不答应都不成!我让你瞒!我让你装!这下子捅破了,看你怎么办?

    赵晟对赵慎的挤兑,如闻不见,干裂的唇嘴和煦温雅一笑,“那行,二弟这可是你说的,那你去吧!父王,有什么事赖不到我身上。”

    这话,听着就是退步,避让了。

    平等王爷赵致远王爷和赵慎见状甚是满意,转眸看向外面的清风,“她怎么回事?”

    “噢!贾东家的护卫。”

    “他的护卫留在这里干吗?我们王府没人了吗?”

    “就是,大哥,你这可是在抹黑我们平等王府,弟弟我想帮你都不好说。”

    赵晟抬头对着清风眨了眨了下瞳眸。

    清风眸闪,当下恰点上前,提气,动作起,眼前青影略过······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平等王府。

    平等王爷赵致远完愣,眯了眯瞳眸!又再次眯了眯瞳眸,什么情况?

    “晟儿,刚怎么回事?”

    “父王都没看清楚,我病的头晕,也没看清楚。要不,父王,你问问二弟!”

    平等王爷赵致远听言,握拳,转眸,咆哮:“人呢!”

    音落,想起先前一众侍卫叠罗汉的样子,瞬间炸了!

    整个人就像被点燃的炮仗一样,吧嗒一声,猛然弹起跳着蹦了过去,眸色与清风相撞一眼,霎时转身躯,瞪赵晟,愤怒道:“他可是你二弟,拳脚无眼,这样不顾力道,是不是也太过了?”

    “父王!贾公子的人儿臣也管不了。要不你跟他理论理论,等我身子好了,再去找贾公子帮二弟那啥·······其实,父王我,我也不敢啦!”

    “你个怂货!”爆吼!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