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往事忘唯愿安
    赵郡主面色红艳艳的,闻言丽眸暗深,“我都听到了,就是有点担心我哥!”

    “我的决定也是为了你哥好!还是,你想留下来让别人已此为由,拿捏威胁他?”

    赵郡主听言一怔,看着绝丽妩媚出尘似天外飞仙的关锦兰,微红的唇畔,撇了撇嘴道:“我才没有!我只是想进去跟大哥告别。”

    “别去,他刚醒,你让好好休息!”

    “······我!”抿唇,心绪复杂,瞪眸:切,还没进门,就开始管天管地,都不给她看大哥了,这醋劲真酸!

    关锦兰面抽,丫头片子不懂事!

    她还不是拍那厮忍不住······面色瞬红,似调色盘子不停的转换颜色,赵晟这厮也是个大尾巴儿狼,不就是亲了亲,他就···他就···吸气···

    “······你都多大了?又不是没有戒奶的孩子,脑瓜子想得太多,脑细胞死的快,总之我这个未来大嫂不会把你给卖了。”

    呃:······

    “你就是嘴损!”

    呃:······

    抿唇,小样!大姑子小姑子的果然全都是麻烦精附体,矫情的人神共愤!

    “清风。”

    “公子,属下在!”音落,门外呼呼卷进一阵冷风,悚的人直打哆嗦。

    赵郡主转眸,见状面抽,这是长了顺风耳千里眼不成,这速度都是这么的骇人,收丽眸,转身子踱步,轻撩门帘,借着门缝不放心的偷看大哥一眼。

    关锦兰倾城小脸瞬沉,狡猾的丫头片子,她还能害了赵晟不成?

    “嗯,这瓶药你隔两月给晟公子一粒。”

    “是!”音落,低头,双手高举过头,恭敬接过。

    “他的安全交给你的!”

    “是!”

    关锦兰调步伐,拉开视线,免得眼怨,“我走后,你把这发簪和这本书,给他送过去,就跟他说,往事忘,唯愿安!”

    清风抬头颅,面皮子微颤,握着手里的药瓶微紧,恭敬抱拳行礼,“属下,谨遵主子吩咐!”

    “嗯!洁如,我们该走了!”

    “······哦!”音落,蹙秀眉,发簪送回去可以理解为何物,孙子兵法是个什么鬼?

    关锦兰眸见未来小姑子的神色,故意打了个哈哈,‘刷’的抬步子,走了出去,赵郡主见状,忙跟了上去。

    平等王府主厅

    二公子赵慎人虽然坐在椅子上,但眸色不住的往外瞄。

    “慎儿,稳住!”

    “是,父王。”

    “给王爷,二公子请安!”

    二公子赵慎侧眸,瞄一眼自家父王,恨不能把这该死的奴才给敲死,现在是什么情况?竟然还等着老东西开贵口,真是欠抽!

    平等王爷眯眸一息,淡淡道:“说。”

    “回王爷,郡主吩咐人给郡王做了流食,现在已经把贾公子送出府了。”

    平等王爷赵致远听言皱眉,缓缓起身,挥手,小厮奴识趣,麻溜似一阵烟似的退了下去。

    二公子赵慎适时站了起来,不甘心讨好道:“父王,这贾公子还真如您所言,是个不简单的人。孩儿好在听了你的话,不然唐突出手,后果还真是不好收拾了。”

    平等王爷赵致远听了,抿了抿嘴,收回落在二儿身上的眸色,音色冷冷淡淡说道:“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收集的情报?”

    二公子赵慎听言,轻叹一口浊气,“唉,赵烨,赵晟,隐世家族,伯爵府大小姐师兄外,难到他身后还隐藏了其他的实力?”

    “哼!”

    死崽仔子,眸见他满脸灰败,一蹶不振的样子,竟然原来是以退为进,那所谋何事?

    那雌雄难辨的贾公子??

    二公子赵慎眸见平等王爷面部狰狞之色,唇角几抽,“父王还得是您,才能把握好这大方向!”

    “你弹开,坐好,少给我拍马屁!”音落,平等王爷赵致远,拉了拉厚重的貂皮披风,瞳眸里流露出丝丝的不满,“以你之见,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二公子赵慎:······

    “孩儿,觉着咱们是不是应该去探一探,安慰一下大哥!”

    平等王爷赵致远王爷听言,神色微动,收回似看着掉落在灰尘里的豆腐眸色。

    二公子赵慎袖管里的手几握成拳,赔笑道:“虽说,贾东家医术高超。可真能好得这么快?孩儿,还是担心大哥的······”

    “好了,咱们两父子就不要整虚头巴脑的事,直说。”不耐烦,不屑直接打断。

    二公子赵慎:······

    “是,父王,贾公子真的这么短时间救醒大哥,到是一个令人忌惮的对手。”

    平等王爷听言,面色酱紫,二儿还是不中用,一个商贾而止。不过,到底是仗着什么人的势呢?

    二公子赵慎眸闪,笑意不达眸底,“孩儿是真的相信,那药可是通过秘密渠道从胭脂阁手里高价买过来的。病好没好,其实现在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大哥现在身体不舒服,成公子也不在,父王忧心大哥身体,派人帮他打理管理蝶楚谷正是父王的一片爱子慈心啊!”

    赵致远听言,面色变幻不定,蝶梦谷?

    确实让人很动心,想到不用银子,就可以把那金母鸡和晴儿网在自己的名下——被翻红帐······

    赵慎二公子查言观色,唇角弧度微翘即收,“父王,您看是不是要移驾去看看大哥!”

    平等王爷赵致远闻言,转咳一声,抿了抿唇,装作漫不经心似的压下心里的翻涌澎湃之情。

    转头颅,伸手拿起茶案上的茶盏,轻‘呷’一口,想着晴儿身穿特制舞服,叫什么来的?印度舞服?

    对!就是印度舞服!

    眸色渐幽远,帘前似又闪过晴儿胸前,那两团波涛汹涌的嫩肉在上下晃动,那小蛮腰扭的似飓风摆柳,在他身上的那个动作·······还有身后那翘挺的······咳咳······

    真是**的好去处啊!

    二公子赵慎见状,心里忍不住地犯恶心,看着父王喉结不自觉地吞噬的动作,叹息腹诽:好好的嫩白菜,硬是给个老梆菜——拱了。

    真是可惜!可惜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