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洗干净身子等我回来
    赵晟闻言,心沉,冉冉瞬起的情火缩成欲灭的火星子,怕那狂放的爱意将自己和她一起烧伤,“不能超过一只手!”

    “你,你不计较?”竖眉,意外,吃惊,抬手抚胸,按心口,不信呢!

    “······嗯,你是不是知道到什么了?”

    “赵晟······”

    “怎么又不说话了,是想让我反悔?不同意?”

    “赵晟,等事情一了,我们就隐居吧?”

    “好!”

    “······你,要出去那么久,不能说吗?”

    “啊,结婚没小舅子,像什么样子。”

    “嗯!”

    赵晟话音刚落,头颅上面骤然被一道身影盖住,额头有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长指咄咄轻点两下,而后随着他的额角垂至他脸他唇,艰难举眸,撞上她满眸就要倾泻而出的情丝。

    “赵晟,我在这里再盖个章!”

    赵晟唇畔被压微怔,“一个不够!”

    “嗯!”

    音落,樱桃粉唇骤然决绝地贴了上来,深深长长的亲吻顷轩,唇腔里到处都是她甜腻的香气,灼热透露出这段时间里她亦似他一样,身陷在爱儿不得,念与止的痛苦折磨之中。

    “赵晟,我盖了章了,先放你养伤,待你好,我就娶!”

    赵晟闻言,似饮了几缺蜂蜜,净如清流的眸色似涨潮般漾起惊天的浪花,“······好!”

    关锦兰面绯红似天边的彩霞,忍不住把头埋在他脖颈处,轻咬一口后,咯咯的笑不停,花枝乱颤扯被子——睡了!

    赵郡王剑眉微挑,露出上好的八颗晶亮的银牙,原来心悦起真可以将人彻底烧化。

    低喃:我不准也没有办法啊!

    你是莲花宫的圣主,莲花宫的规矩和守护这片大陆的责任,不能因为我覆灭啊!

    关锦兰秀眉微蹙,将头颅朝被子里缩了又缩后,一阵闷哼声从被子里传了出来,“赵晟!你混蛋,早就算计好等着我,是不是?”

    “嗯!我准备好各种策略,最后发现对你都没有,只有这招,我准备用招算计你一辈子。”

    “作死啊你,再来一次试试!”

    “······好啊!”

    关锦兰听言,刷的似泥鳅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眸色瞪圆,龇牙发狠道:“下次再敢受伤,看我怎么炮制你!”

    “好,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不会受伤。”

    关锦兰:······

    顶你个肺!这熊孩子谁家的,赶紧领走!

    “我跟你说点正事。”

    “什么?”

    “你赶紧把身体养好,‘大棚’讲堂收了银子可不能不办事,周东一个人,不行了。”

    抿唇,轻‘啧’一声,抬头望床顶,身份不够,肯定玩不过赵旭,别看哪丫的被禁足,圈在皇子府内,可谁让人家是皇子啊!

    更何况,自来都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俗语哈。

    “嗯!”

    “另外,主城街原护国公府的铺子现在是我的了,我要开超市,计划书我都写好了。”

    “能为你效劳,我受宠若惊!”

    呃:······

    这话绝对的酸,“乖乖等我回来!”

    “我努力,侧面说一下,我没开过什么超市,不是十分有把握!”

    “你谁啊!我绝对的相信你。”

    “我以后一定改!”

    关锦兰愣,这到底是个什么节奏?‘改’个毛线线!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想挣银养家,你想做灰太狼啊!”

    赵郡王挑眉,看着情急拽他手臂的豆腐手,“灰太狼,是谁?我这挣银的能力,也是看情况了,保管能屈能伸!”

    我勒个去!

    “赵晟,这次离开,就让洁如跟着我一起走吧!”

    “好!不过,我们都定情了,你什么时候给我绣个荷包。”

    做针线!做针线!你饶了我吧!

    “套用你的话,我们这都定情了,你准备送我什么呀?”不能亏本啊!不能亏!

    “你把身下的床铺打开,你想要的全部都在里面。大的都给你,小的是我为如儿准备的嫁妆。”

    虾米?

    我靠!这藏的也太不密实了,‘嗖’的起身,掀被褥,撬板,嘿嘿······还是赵晟好啊!

    “地契,银票?”

    “······嗯!”

    “赵晟,爱你!爱你······”关锦兰发钱痴,吧唧吧唧,哄人的话整篓子似的往外倒。

    “兰儿,你走吧!我怕我会舍不得,也怕你一会走不了!”

    “不后悔?不要一起睡了?”

    “只要你回来,我就不后悔!”

    “赵晟,你送我的定情信物我非常喜欢。回礼,时间可能要长一点,我针线活那是相当的好,呵呵······”

    “只要是你做的,我等!”

    “临走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嗯!你说。”

    “你平时解决生理问题,用的是左飘仙,还是右飘仙?”

    “什么意思?”

    “就那!”意有所指,面红,重复先前为赵晟做的某个动作。

    呃:······

    俊脸爆红,“···你···”

    “我,再加盖个章!”

    音落,抬头颅,俯身,唇畔再次的贴合,让他情不自禁颤抖,喘息着睁眸看着她眸底里雾蒙,是因为离别的愁绪吗?······口腔里咸咸竟是她晶莹的泪珠。

    娇嫩灵巧似小蛇的舌头再次滑了进来。

    微愕,他不学自会,主动吸允这片柔软,似能从这片柔软中尝到绵绵不绝的蚀骨情潮。

    鼻翼处似有淡淡莲花香味盈溢,恼人的被子和身上的伤口,阻隔着不禁摩挲的心弦,只得将数不清的细吻,层层蜜蜜的爱意洒落在她巴掌大的倾城小脸上。

    “赵晟!在家好好挣银子,洗干净身子,等我回来······”

    音落,瞬间拉开脖子上螃蟹似的手臂,身子微扭,弹起飘逸落地,抬腿直接踱步,好怕就此沉轮不醒,握门把的手微顿,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甜中带酸的涩意。

    人前,她是一个没心之人,只有随意,张扬不羁,过日子洒脱不着调,娘炮贾公子是也。

    呃:······

    死丫着,扒门缝,不对,扒墙缝!

    “洁如,你哥的话你都听到吧!以后你归我管,现在就跟我走吧!衣服什么的你就不用准备了。”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