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这世以身相许就好
    “赵晟,你看你多有福,张嘴,来吃个蜜枣,哼,又不理我!切,本小姐自然来了,你就别想好过,我硬塞了啊。”

    音落,果断捏下巴,强行塞入一颗。

    吧唧吧唧,嚼蜜枣也不忘喊人。

    “赵晟,你看你多好命,药苦的要死,本小姐还己口渡药,这待遇也就你这儿了,唉,我这不忘喂你吃药还喂你吃枣,看在这样的份上,你也挣点气,别玩男西施的角色,把眼睛睁睁,看看我脸都成四四方方的扑克脸了!”

    音落,俯身,对他耳窝子送势气,侧头颅,偷瞄,我靠!眼帘子下面的眸珠子动都不动?

    面白如纸,撇嘴继续损,“切,你牛逼,不睁就不睁,本小姐刚好可以继续撩拔你,吃你豆腐。”

    音落,抬手臂,伸手,一次又一次颤抖地描着他放鬒的剑眉,鼻翼,不死心,“赵晟,你嘴巴都干裂了,看你还怎么作妖,往后没事别笑的那么骚包,累不累啊?”

    蹙眉,伸手摸额头,怎么还是这么烫?

    转身,捻帕子,拉他如竹节般的大手,狠狠的擦他的手心,“赵晟,你个混蛋,刚才喂药没亲够是不是?还想再来,你就把眼睛睁开。”

    嗯!

    “赵晟,你可真是够混蛋的,连亲人都不愿意动,这么懒,怎么泡妞?算了,本小姐不跟你计较,本小姐自己来。”

    赵郡主刚踏入门内的脚步一顿,听到关锦兰这样安慰病人的话语,嘴角不自由自主的狂抽好几下,满怀期待道:“亲了,你就要对我哥负责!”

    关锦兰抬颅,转身,“负责就负责!”音落,带些孩子气似的,当真直接俯身对着赵晟斜侧的额头,轻嚼两口。

    赵郡主瞪圆了丽眸,脸色绯红可以当场烤虾子,“嫂子,我去外面准备吃的!”音落,脚底似抹了油一般,一阵风似的退了出去。

    关锦兰抿唇,回头颅,“赵晟!你个混蛋,我都当着你妹亲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怎么?还不愿意醒过来,要本小姐生扑啊,那你也得把身后的伤养好啊。”

    赵郡主捂胸,倚门框,大哥,有救了!

    “赵晟,蜜枣和药是我喂了,蜜枣你吐出来,我不怪你,但是,你要是敢把药给吐出来,小心我拔你的皮。”

    音落,抬手拍额头,缺心眼的二货,你不是有灵泉水嘛!绪罢,灵泉水凭空出现,关锦兰赶紧拿碗接住,一口又一口,再次含住又往他嘴里渡了过去。

    如此反复几次,看着总算不往外吐药的赵晟,这才稳了稳动荡不安的心神。

    “赵晟,你就是个害人精,本小姐被你害惨了,你知道不?我看看,板子都打在那个部位了!你说你怎么就那么傻,你不会运功抵抗啊!切,还不理我,我真动手的啊!”

    “兰儿···兰儿小姐···”

    呃:······

    妈蛋,吓死姐姐了,不就是说要看你的八月十五嘛!这醒的可真是时候。

    “赵晟,你醒了!”音颤,硬含在眸内的泪意就要似暴雨而落,皱眉,嘟噜一声,眨眼眶子,又咽了回去。

    憋屈!

    烧糊涂了,也是,再是仙丹灵药,也不可能好得这么快。

    “洁如,拿个脸盘过来!”嗯,没人?“小姑子,拿个脸盘过来!”

    赵郡主听言,实在是哭笑不得,“嫂子!”

    “快拿个脸盘过来。”

    “干吗?”

    “给你哥擦身子。”

    赵郡主:这是把自家大哥看光的节奏,“······你,等着!”音落,刷的转身子,不让关锦兰看她就要夺眶而出的金豆子。

    “等着就等着!”

    赵郡主一边拿脸盘,一边掉金豆子,这种随意的家常话,她怎么就觉得如此的煽情,让人愉乐的想哭,难道这就是幸福的眼泪。

    清风站门外,欲要抬手结印的双手微滞放下,话音儿传出甚好,谁要敢来,她第一个就把人给扇飞。

    关锦兰接过脸盘,瞪了一眼赵郡主,“没出息,哭什么?去门口坐着。”

    扶泪!

    轻哼一声,转身,她看大哥那部位,确实不行!

    “赵晟,你今后可就是本小姐的人了;本小姐是你的救命恩人,不要求你来世结草衔环相报,这世以身相许就可以了。”

    音落,抬头看看,唉!怎么还是没反应?心急!

    “赵晟,你再不醒过来,我可就把你看光了,你要是想反悔的话,我可不答应!”

    “赵晟,你这个傻子,怎么给人打成这样?人要是不在了,可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你不睁开眼睛看看,一屋子的人就等着你早走呢,好吧洁如那丫头片子卖了收银子呢!你就甘心放过他们······”

    “赵晟,你说你突然来这么一出,搅得本小姐现在红杏出墙了,头上悬着一把青光利剑,随时就要刺身而来,你想让我一个顶啊?”

    “赵晟,你不愿意醒来,是不是特别讨厌这样的家庭是不是?其实,我跟你说,我也很讨厌忠勇伯。有时,我就想啊,我要是能回去就好了,或者换一家也行啊!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赵晟,你快点醒过来,你带上你妹妹直接入婿好不好?我不嫌弃你带个拖油瓶的,也不收她食宿费,还白搭银子送嫁妆,给她找个好人家,出门子。”

    “赵晟,我都这样讲了,你就别再拿矫了,睁开眼睛看看我。”嗦嗦叨叨,似说不完的黄河水,不停的往外扑,得到的回应,却是满室的静寂。

    这种沉默,无声的说明,让关锦兰微缓的小心脏又开始巨烈的闹腾起来。

    “喂!赵晟,还活着吗?给点反应啊?”越说,面皮绷的越紧,心口越是发沉,“混蛋,你再不醒过来,我可强上了你。”

    依然没在人回话,气氛陷入死寂般的深渊。

    关锦兰:木!

    真没办法了?怎么不信呢!好看的丹凤眼眨巴眨巴,销紧,盯住赵晟眸都不带眨的,为了这份不能要的感情,她不知道自己费尽心力推开多少次?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