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心跳到嗓子眼
    怎么到他这儿就不成呢?

    眯眸扫四周,真是送人享福的好天气啊!

    赵凝玉微怔,感觉着赵涟踏步上前,不稳的气息,扭曲狰狞的面色,顿时全身寒毛倒立,瞬间踉跄后退,转身要跑,后劲一紧,“唔···二···哥···你···”话没说完,双眸泛白,霎时似植物失去水分蔫头耷脑,歪挂于一侧。

    惊骇,面色惨白,花生大的汗珠子似瀑布雨顺着额角不停地往下砸,手软,‘啪’一声,什么东西掉落地面的声身,眸垂,咽口水,一颗忐忑的心跳到嗓子眼。

    握拳,扯腰······低头,果断改道,‘刷刷’两下,地上的身躯因为翻动,直直瞪眸朝他射来,惶恐欲转身躯狂奔,护栏绊脚面,‘啪’一声,摔个狗啃死,吃疼,回神,转身躯,发狂似的爬了回去。

    任谁也不能阻止他越发麻利的手脚,拿腰带,绑石头,撬冰块,塞池子。

    哆嗦,颤抖,狂咳,抬手捂唇,不断地吞口水,喘气,眸扫似雷达急速四周环绕,不怕,不怕了!一个人也没,没有看到。

    侍卫都调去前院了!

    赵凝玉这墙头草,就是不死在冰窟窿的池子里,就是泡上一个时辰,也会冻的人事不醒,不痴呆也会傻,就是天降神药,她也不敢将他供出来。

    你敢威胁三哥,就不要怪三哥心狠手辣。想去二哥那里告密,门都没有。再说,没了你,母妃的嫁妆就是我的了······

    艳阳当天照,倾覆整个庭院,除众侍卫留下一串凌乱的脚印,却完美的注释此刻的静谧。

    众奴婢浑身汗涔涔的,眸光稍稍流连一扫而隐,雌雄难辨的贾公子,却似雕像立在院子里纹丝不动,与刚才痞炸天,对着王爷张牙舞爪的人人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人。

    关锦兰蹙眉,心生惆怅,真是造化弄人,她还是受小心脏影响出现在他的院子里。叹息,她平坦的康壮大道,彻底跟她说拜拜的呀!

    臭混球想来已然收到她来看臭混蛋的消息,唉,忧伤,心里沉甸甸的,这个要——怎么破啊?

    “贾公子。”

    呃:······

    “带路。”

    音落,垂首,轻轻磨了磨牙,来都来了,想缩身已然是没可能了,暗礁就暗礁,她发狠撞了。

    大不了,她盾了!

    他找不着她,定然不会动她身边的人,总得留着这些香喷喷的人肉鱼饵,来钓她回来。

    赵郡主看着关锦兰英勇就义的样子,抿了又抿发白的唇畔,将心里怒吼的巨兽压下,生怕好不容易再拐来的人,又借机盾走。

    “哥,你睁开眼看看,你看我带谁来看你的!”

    关锦兰听音,抬头颅,倚门框,轻睨一眼,顿时乌云密密层层爬上她的小嫩脸,胸腔瞬间彪起能扭转乾坤的巨浪,惊的心魂儿满室乱窜,碎成千片万片无数片,坠落空气全无影踪。

    急忙合眼,芝兰玉树,斯人如画,爱敲鼓棒的害人精臭混蛋在那呢?

    床上那人,不信!怀疑!身体发硬!无法动弹!床上趴着的到底是那一个混账?赶紧给本小姐滚开!

    赵郡主转头,眸见关锦兰跟个傻子一样紧紧闭上的瞳眸,木头柱子似的立在房门口当风景,就是不迈步子进来。顿时额角冒汗,唇角狂抽,她到是沉的住气,可她家哥哥却是等不及了呀!

    “你到是快点过来,跟他说说话,让他知道你过来看他了!”

    关锦兰眨巴眨瞳眸,丝丝痛疼缠线源源不断地涌上僵硬的小心脏,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个天要玩她,她受着就行了。

    “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名洁如,封号:长平。”

    “嗯,别总是火急火燎沉不住气,去外面守着,不要再让任何人进来,我的人会帮你,你不要有负担,谁不听直接打出去。”

    “我,听你的,哥哥,他就看你的了!”

    关锦兰听言,无措一息,怔了怔,尴尬点头,“嗯,你去吧!”

    赵郡主眸见关锦兰总算是踏步进房间了,忙起身走了出去,随便欲带上房门儿。等等!脚步顿住,关锦兰刚刚叫了她名字?

    这是要认她做小姑子了吗?

    抿唇,看着挪步子似蜗牛似的关锦兰,哼,现在知道心疼了,舍不得了,早干吗去了?

    众奴婢奴才们脸色那是相当的微妙,郡主竟然一脸喜气的走了出来,几个意思?雌雄难辨的贾公子真的可以救回大公子?

    那,她们绝对要帮郡主护好院门!

    房内

    关锦兰咬唇,眸起雾气,似要形成暴雨之势,狂顷而下,咧咽,“赵晟,我来了,你说你得有多精明啊,你不吃药,逼着我来,好啊,现在我来了,张嘴!”

    音落,从空间拿出一个退烧丸,强行往赵晟的嘴里塞,蹙眉,冒汗,她脑子生锈的。

    吸气,转身,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长指,哆哆嗦嗦拿起炭炉上的水壶,对个阴阳水,压药丸搅匀,总得把药吃进去,可别烧成傻子。

    到时,她要是身边跟着个······呃,呸,想多了!

    “赵晟,乖,配合一下,吃药。”音落,蹙眉,叨叨,“气性挺大的,不理我,哼,就当本小姐没办法了,你给我等着。”

    放药碗,起身,抬手拉被子,嗯,我操他大爷!背后竟然全部都是伤,一块好皮都没有,眸红,抿唇,怪不得趴着,她,她也不能翻过来呀!

    “赵晟,你可真是个混蛋,竟然给本小姐使苦肉计,行啊,看本小姐怎么整你。”音落,咽口水,妈妈咪,她招老罪了。

    心疼宝宝一秒种!

    低头,喝药,锁眉,瞬间能夹死个蚊子,如意个丫头片子,这药做的这么苦,现代的退烧药可都是甜的。命苦,勾起他下巴,顶开,渡入,再来,咳,真苦,小嫩脸挤成一团,吸气,本小姐忍了,我再来······

    唉!

    搞的什么鬼?

    连个蜜枣也没有!

    啧,打铁还需自身硬,不怕,咱们有万能保险柜的莲花姑娘,催动意念,调出两个来。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