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最不省油的灯
    对于,贾公子真能治好赵晟,他‘嗤’鼻轻笑,毕竟,府里有儿子的女人那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他还特意给了那盏最不省油的灯超多的方便。

    赵郡主木然而立,脑袋内一片死寂的轰鸣之声,她说她出府出的那么容易,原来如此,还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父王。

    这是嫌哥哥堵了某个儿子的道了!

    清风眸迎关锦兰手势,脚步轻移,看着连滚带跑的侍卫,目不斜视守在院门口。

    平等王赵致远憋着一肚子的管事,踩着不平的脚步子,刚刚行至中院门口,就见到宫侧妃以及她的三个孩子,一脸殷勤地迎了上来。

    赵慎,赵涟,赵凝玉,看着赵王爷,齐刷刷行礼后,宫侧妃抿唇嫣然一笑,娇饶妩媚踏着莲花小碎步,走上前来,伸手臂轻轻挽着平等王赵致远的手臂,“王爷,您受累了!”

    “嗯,回去再说。”音落,眸冷,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好。”音落,身后带着几个小尾巴,满脸荣光的跟了上去同时,兴高采烈地欣赏起粉妆玉砌的玉树琼枝。

    平等王赵致远蹙眉,停脚步,垂眸,对着宫侧妃道:“你带着涟儿和玉儿先回去。”音落,举眸,向着赵慎道:“你跟我去大厅。”

    赵慎听言,锁眉不过须臾,抬手行礼,恭敬道:“是,父王!”

    赵涟面滞,“······父王。”

    “涟儿,跟你母妃先回去!”音冷,不耐烦背手;蠢妇,生了三孩,得用的就这么一个。

    呃:······

    “是,父王。”

    宫侧妃面色微怔,看来事情进行的并不顺利。当下,眸带糖丝般的勾子,不依不饶地朝平等王赵致远送去一个夺魄的眸色儿,这才风情万千地转身子,“涟儿,玉儿你们俩跟母妃回去,母妃让小厨房给你煮好吃的。”

    赵涟:······

    赵凝玉:······

    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了,还拿吃食来忽悠他们,找借口也不会找个像样点了。

    平等王赵致远转头颅,轻咳一声,压下似被人强行喂进口中的,苍蝇一般的恶心气味儿。

    宫侧妃弯了弯细长的秀眉,明面姿态十分优雅,暗里思转翻滚,左想右想,还是毫无头绪,顿时忍不住前,倒十几年前的旧叙:难不成她家嫡姐,还留有什么了不得的后手?

    身后两兄妹,眸色相视几转,悄悄答成共策。

    虽然,还是心不甘情不愿跟在宫侧妃身后往院中走;但是,新鲜的兄妹二重唱不需要排练已然妥当,静等回院开幕,就好好上场表演。

    “参见娘娘,三公子,四小姐!”

    “嗯,起来吧,让小厨房做点新鲜的糕点,拿过来。”

    “是!”

    赵涟见状,忍不住翻了白眼,心里暗啧啧两声,还真是够敷衍的!

    不过,他都已然习惯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青葱拌豆腐,一清二白,还有什么是说不出口的呢?抬手轻挥,赶走厅内两位奴婢,挪身子坐无坐像,直接瘫坐在宫侧妃下首。

    赵凝玉见状,嫣然一笑,甜腻道:“母妃,你觉着父王这次真能拿下贾东家?”

    音落,眯眸弯弯似月牙,自动转入讨好模式。谁让自己是母妃贴心的小棉袄,开场序幕还得她先来啊!

    赵涟听言,痞痞勾唇,鄙夷一笑,抬头望厅顶的同时,翘起二郎腿,上下不停的抖动。

    宫侧妃眸角微跳,一手拍打赵涟翘起的二郎腿,一边对着赵凝玉道:“你呀,什么时候开始不相信你们父王了?真是调皮,讨打!”

    “母妃,你可不准告诉父王!”音落,抬臂伸手,拉起宫侧妃的袖子,开始两边轻轻摇,撒娇,摆小女儿害羞装!

    “好,好,别再摇了,母妃的衣袖都快被你扯下来的。”

    “母妃,你真好!”

    音落,偎身子靠在宫侧妃肩头,专心至志地扭起手小的手帕子,刚看父王的面色,呵呵······她报的字幕已然完成,该是三哥出场了。

    赵涟见状,自斟一茶,神色莫测的轻‘呷’一口,放杯,“母妃,这事,我觉着还得再看看。”

    宫侧妃听言,蹙眉斟酌片刻,“涟儿,你看出什么来了?”

    赵涟听言,再次端杯浅‘呷’一口,润了润唇畔,莞尔一笑,若用所思道:“母妃,不管如何,枫林晚我就不跟二哥争了,一把抓药铺我也不跟小妹争,我只要贾记农庄。”

    “这?你这孩子,这还是得看你父王怎么安排。”

    赵涟见状,再次翘起二郎腿,音淡,咋舌,无奈道:“看父王的安排?我和妹妹就只能分你那点嫁妆了。”

    “诨说!”音落,恨铁不成钢抬手一顿猛戳赵涟的额头。

    赵涟呀呀的躲开,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了赵凝玉一眼,“母妃,谁诨说了!你知道父王为什么对二哥那么好吗?”

    宫侧妃听言,心中咯噔一跳,狐疑说道:“你二哥自小精灵,人品又高洁,学识又好······”

    赵涟眸深,面沉,看着母妃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夸奖二哥,顿时集藏的不满瞬间爆发,忍不住轻视冷‘哼’了一声,直接打断没完没了的夸奖。

    “天都要下红雪了!”

    宫侧妃听言一愣,琉璃般的心儿瞬间吊的老高,“涟儿,你到底什么意思?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们三个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父王和母妃对你们疼爱都是一样的。”

    赵涟听言,斜眸,玩味讥讽道:“母妃,手背和手心上的肉是一样厚了?”

    宫侧妃:······

    赵凝玉听言,收回远挑的眸色,管你们斗得死活,反正母妃的嫁妆只能传给她这个女儿。

    不过,谁又会嫌银子多呢!

    赵涟见状,唇角弧度下滑,就他这个万年老二不受人待见!

    “是吗?那位走后,父王是不是已然准备进宫请封世子号了?”

    “这,这事还是得听你父王的!”

    “······母妃!”

    宫侧妃头疼,忍不住厉声打断,“好了,别再说了!”音落,抬手按了按额角,前院那位还没走呢!她的两个儿子现在就开始斗上?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