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蹬鼻子上脸
    关锦兰听言,当即蹙眉,顺着掀开的马车帘,樱桃粉唇瞬间抿成一条直线,死丫头下什么蛆虫?挑拨离间玩的一点也不高招!

    不过,她怎么感觉脸儿两边的腮帮子,被人扇的‘啪啪’响呢?

    赵郡主见状,顿时面黑,沉吟片刻,嘲疯道:“怎么,在细品其中优美的滋味儿?”

    关锦兰听言,抬手一巴掌拍了过去,嘴硬道:“滋味儿确实不错!”

    音落,合眸,不想再答理长平郡主。女人天生相同,都爱超越自己本身的美好特,同时又天生相克,喜欢美好人和事物之外,又下意识排斥超越自己的人和物。

    赵郡主双眸一酸,顿时红了眸眶子,一边瞪着闭目养神的关锦兰,一边抬手臂揉另处一只手臂,撇嘴,腹诽:比才能,比容貌,比身份,比在她哥哥心里的份量,关锦兰这个没心没肺的狐狸精,都遥遥领先超越她。

    哼,挨打,还不能告状,还得求着她,真是让人心生不甘!

    “你就不能轻一点?”

    “再吵,就卖了你!”

    呃:······

    赵郡主本能往车尾缩了缩,成哥哥好像就是给坐门口的这个老妖妇,趴光了上衣,卖去楚馆的······

    马儿踏着皑皑白雪,直接驶进了平等王府。

    “喂,到了!”

    关锦兰闻言,一路上跳个不停乱蹦小心脏竟然出奇的安静,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十指几握,还是按捺不住,做贼似的悄悄抬了起来,掀开了烫人的车帘,随着马车的移动,慢慢打量起平等王府。

    虽然,这个季节没有了奇花异草,但平等王府还是很精致的,处处透着张扬的奢华之气。

    嘿嘿······不过,比起她的圆月山庄还是差远了!

    赵郡主深吸了一口气,扶着奴婢的手,率下了马车,看着发愣的关锦兰,忍不住又开始怀疑起她对自有哥哥的情义到底能有多少?

    忍不住言语又生出刺来,硬邦邦道:“怎么还不下来,要我哥来迎接你?”

    这话······听得一院子的奴婢奴才们‘嗖’的站的毕直,飘忽不定的神色瞬间归了位,好奇的眸色儿虽然很想直接爆射过来,但是小命必竟比八卦重要。

    时间有的是,他们再忍忍!

    关锦兰听言,手快的就想收拾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死丫头片子。

    “这位就是‘一把抓’东家,贾公子?”

    关锦兰听言,蹙秀眉,收起要拍人的手儿,扶着车厢的门儿,搭在清风伸过来的手臂上,轻轻一跃,下了马车。

    举眸,这就是害人精混蛋的父亲,猪狗不如的东西,儿子被人打成重伤,他还能举起高高的藤条——使家法!

    妈蛋!

    好想弄死他!

    赵郡主愕然,半晌回过神来,忙抢先回答道:“父王,这位正是。”

    平等王赵致远蹙眉,神色晦暗不明的收回了浑浊的眸色,身躯抖然挺拔好几分,俩昂头颅,音带讥讽道:“怎么,本王的问话你听不懂?”

    赵郡主见状,俏脸急的通红,出言打茬道:“父亲,还是先让他给哥哥看看吧!”

    关锦兰听言,眸显鄙视之色,她见着齐帝都没发憷过,会怕他一个过气王爷,更何况是一个偏心眼偏到胳吱窝的父亲,虎毒还不食子呢!

    “看来贵公子的病已经好了,我就不打拢了!”

    音落,脚尖一点,身姿蹁跹跃上马车,靠门而坐的黑袍随着冷凛的寒风悠悠轻曵,倾城的小嫩脸上漾起一脸明媚春光,灿烂的让人见着手痒心痒,真是一脸的欠扁像。

    平等王赵致远听言见状,面色一僵,刷的拂袖背手,冷哼一声,一个商贾,胆生青毛了,跟他这里炸刺?

    不识时务,看他怎么收拾他!

    护卫好似排练几百启遍似的,‘刷’的亮刀亮剑,抄家伙,潮水般的涌进,团团围住。

    关锦兰见状,不禁轻笑出声,她要还是个手无扶鸡之力俏公子,还真是大祸临头,落到要仍人摆而的结局。嘿嘿······汹涌的酸意爬上鼻尖,这样的父亲还不如没有!

    清风面沉,眸色幽深,从头到脚扫视一遍赵致远王爷,瞬间气势外放,强大武力霎时盈出,形势陡然逆转,涌进院子的护卫,顿时鸡飞狗跳,哗啦啦地摔成叠罗汉之势。

    空气凝滞,满院窒息,皑皑白雪随着阳光的照射,一个个惊的面无血色,刺眼的厉害。

    平等王赵致远,瞳眸几闪,面色瞬结,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对方来了个下马威,如意的算盘啪嗒一声砸在地面炸出惊天巨坑,震得他半天都回不神来。

    “公子!”

    “嗯,不急。”

    “是!”

    平等王赵致远耳鼓轰鸣,震去天外的神色算是拉了回来,他是低估了一个商贾的底蕴。强迫自己露出一个悚人的微笑,音色沉森扬高音,气势不减道:“晟儿的朋友,我自然还是相信的,你进去吧!”

    关锦兰听言,顿露鄙视之色,一脸的小人得志,嘚瑟地顺着话音,蹬着平等王赵致远的脸,拽上天去。真不是个东西,借儿子面子耀武扬威撑胆气。

    促狭一笑,转身抓起碟子中的瓜子轻轻嗑了起来。

    平等王赵致远微愕,面黑似炭,头皮诡异的一阵发麻,真是欺人太甚!

    哼!

    甩袖,起脚,踩步,憋闷,就不信他没个落单的时候。真是急躁了,在还没摸清对方的底细时,急功近利果然要不得!

    不过,此时也不便再多说什么,随从都如此强大,还真是让他不得不重新考虑。

    赵晟这个滚特子,天生的梗脖子,专门阳奉阴违跟他对着干,自然百教也不识趣,当然要承担不识趣的下场!只可惜,这次好不容易抓住机会,看来是不成了!

    ——府里的人在板子上用的发药他是知道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把他风光大葬,也算对起他了。另外还能利用他的死,嫁祸给‘一把抓’,细细运作一回,贾记的产业不费吹灰之力,就变成平等王府的产业了。

    现在,看来此计亦是不成!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