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愿一命换一命
    关锦兰头疼,抬手揉发涨的脑袋,看着话音一落,门帘极时飘动,秦珍刷的钻了进来,“可不是,我正遗憾呢!”

    “你就张哄人吧!”

    “唉,怎么听着意思,你是说我狡辩喽!”

    “你好意思说不是!”

    “嗯,就好意思说。”嘿嘿······本小姐脸皮子就是厚,你咬呗。

    呃:······

    “昨晚上怎么回事?我好似喝醉了!”

    “嗯,你说归说,拉我被子做什么?”

    “你这睡衣真好看,我瞅瞅!”边说边划拉,“你说你长成这么祸水样,就连锁骨轮廓都这么诱人眼馋,简直就犯界,拉仇恨,不行,不行,我先摸两把。”

    关锦兰惊愕,赶紧手忙脚乱捂被子,“我去!你赶紧回你的尚书府去。”

    “我不!就没见过有人这样待客的。”音落,很似满意自己的成果。

    关锦兰龇牙,竖眸横瞪秦珍一眼,“哼,你是客人?”

    秦珍听言,抿唇轻笑,快速启唇回答道:“不是!”

    “那不就行了!我今天真的很忙,万一···嗯···那人似你一样,一大早就过来报道,看你欲要爬他未婚妻的床······”

    “咦!”僵硬一秒,“不管,反正你们现在还没成婚,我就上了,到是要看看,你这软肉怎么长成山峰的,啊啊,锦兰,你的小内衣好省布料啊!”

    呃:······

    “呀,死丫头,别扯,真有事,啊,啊,给你一只羊。”

    秦珍听言一怔,手中的动作一愣,挑眉看着美的似祸水一样的关锦兰,“昨晚上刷锅子的肉?”

    “······嗯!”

    音落,喘气,抬手拉衣领,理发丝,彪呼呼的辣椒女,瞬间化身成色狼,也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又不能运气弹开她!

    “早说不就得了!”麻溜起身,掉头走人!

    呃:······

    “你洗了脸再走。”

    “不洗,牵羊!”音儿隔着门帘从院中传了过来。

    关锦兰听言,只觉额前黑线滚滚,腹诽:白瞎了她那张娃娃脸。不过,秦珍这丫头骑在马上,后面牵着一头黑山羊,这也是一景。活广告啊!

    瘪嘴,吐浊气,爱敲鼓棒的害人精臭混蛋也不知道退烧了没有?

    “大小姐,阿东进府了!”

    “那让他进来。”

    “您先用膳,凉他在外面吹会儿风,醒醒神!”

    死崽子,不是什么好鸟,管不住裤腰带的青头驴,呸,现在也不是青头了,现在就是一头蠢驴!

    关锦兰听言,扬了扬樱桃粉唇,看着周妈妈小心谨慎为她打理发丝的样子,“奶娘,秦大小姐去厨房后院牵羊了。”

    “哎呀!大小姐,你怎么不早说。”话落,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跳脚,往外面冲去,“老奴准备的年货哎!”

    阿东狐疑地看了眼周妈妈脚底生风,如肉球滚过眸前的奇景,抿了下唇,这是个什么情况?梅儿人呢?竖眉,心头骤然发紧,那到嘴的话应是噎在喉咙问不出来。

    关锦兰眸色微挑,冷声启唇,“清风。”

    “属下在!”

    “老虎凳摆好。”

    “就,就快了!”

    “······嗯?”

    “咱们府上没有老虎凳,不过,属下已然让人去找了。”

    “唉!”

    音落,收话把子。虽然老虎凳没有,但这板子还是要打的。

    阿东神色紧绷,看着某个方向,心里陡然凛,‘砰’一声跪了下来,隔门帘前罪道:“都是属下的错,属下愿一力承担。”

    “呵呵——你承担的了,你坏了的可是我名声。”

    “属下该死!”

    “那你就去死!”

    “啊!属下,属下不能死。”

    “又不能死了?说说吧,不能死的原因。”

    “属下,属下放心不下梅儿。”

    “梅儿这丫头,就不捞你操心了,孩子生下来,我会帮她养着。”

    “孩子?我有孩子了?”咧嘴,傻笑。

    关锦兰见状,唇角抽搐,忍不住朝阿东沷冰冷的话语,“孩子跟你没关系,等他生出来,我就让人送走他。”

    “主子,你不可以这样。”

    “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快,我留这口气,就想看看你胆子是什么长出来的?再叫嚣,直接让他没脸见这个世界。”

    阿东听言一僵,跪着的身躯斗然短了好寸,抿紧了唇绊,鼻翼外扩吸气,吸气,再吸气,冷静,冷静,再冷静,可这个憋屈闹心,他冷静不了!

    刷的抬头颅,看着关锦兰冷凝的脸,瞬时又缩回去一寸,强压心里的情绪,为了梅儿和孩子,“属下,愿一命换一命。”

    关锦兰眨眼,“你的命比得过我的闺誉!”

    “主子!”

    “我这里可以讲条件?”

    “属下不敢!”

    “拉出去打,敢发出一点声音,孩子······嗯,明白不?”

    “属下,明白!”

    阿东低头,没了笑意的主子,透着种别样冷冽、威迫,让人不敢直视,压抑。从前,他还奉命保护于她,只半年光景不到······

    清风垂首站在一边,感觉着圣主身上的怒意,后背挺得笔直,莫名的冷意还是悄无声息的蔓延至她的全身。

    关锦兰思绪百转,耳鼓里是噼哩叭啦的板子炒肉声,莞尔撇唇角,打人都能出如此高昂的节奏?不得不说古代真是处处是人才!

    阿东抿唇,声声闷哼之音,一股脑儿全部吞进肚里。

    梅儿踩着绵软的脚步,刚踏进院,就看到这样骇人的一幕,霎时瞳眸起雾,泪珠子不要钱似的往下滚,强忍移开视线,腾云驾雾似的飘进了厅门口,“奴婢给大小姐请安!”

    阿东听言一僵,抬头颅看着梅儿的背影,面皮骤然繃紧,嘴巴子发颤哆嗦的厉害,就是不敢张口,声怕发出一点声音,惹着主子不高兴。

    关锦兰听音,抬手臂轻敲桌面发出嗒嗒的魔音,合瞳眸,腹诽:梅儿恰步前来,不做她想,这肯定是奶娘的杰作。死丫头怀孕了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进来!”音落,轻啧唇角,情字真是害人的玩意儿。

    “大小姐,都是奴婢的错。”

    “停,我明白你们感情好,但人只要做错事,就必须罚。”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