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男人都是祸害
    实在不知道,此时还可以有什么样的言词能述写她此刻糟糕的心情,缓解她心里的五味杂陈的心绪。

    “圣主,您可是热?额角冒汗了!”

    关锦兰听言半晌,才开口道:“清风,明月传信回来第一时间回报。另外,还有这件事连夜办了。”

    “是!”

    音落,抱拳,退去,派人冒冷凛的风雪,连夜去一号农庄传信。

    关锦兰小心脏郁结,处于抓狂找不到到宣泄的缺口,可又不想认输,当下开始清理财产。

    嗯嗯!

    陈国府的铺子?

    举眸,她当初瞄上这一水的铺子,想做什么来着?

    超市!对,开超市!

    双手一合‘啪啪’连拍好几个爱的掌声,我靠!柔肠百结做什么?爱情又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银票子使,真是正常的脑细胞,被叛变的小心脏拐的不清!

    来,来来,妹纸,别再蓝瘦香菇了,千万不要做那白用功,忙起来,才是王道,一群人等着你养活呢!

    男人都是祸害,女人的克星!专来迷惑女人心智的绊脚石,做事,做事,还是只有做事,才能让人心无旁骛!

    一夜忙碌,傲呵呵······计划书总算做好了!

    嘿嘿······闲着也是闲着,绝对不能停下来,嗯嗯······温子安那厮应该也快到边界了。她虽然离的远,但是,也要尽力送大礼。

    呵呵······画了几张雪撬图,必然能派上大用。不过,要怎么送去给骚包男呢?思及,抬手敲头颅,真是一叶障目,蠢的好想去买块豆腐回来,一头撞死好升天。

    莲花宫的暗堂,是养着玩儿的!

    思绪蔓延,手中的动作麻快,刷刷几下画好,愣神,侧耳听外面寒风搅动枯杈瑟瑟发抖的声音,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小脑壳似被挖空的一般,一股一股疼的她全身发酸。

    摇头颅,拉回爬墙出街欲去······唉,扶桌面,扶椅子,扶墙壁,扶门帘,拉纱缦,倒头,扯被子,呼呼大睡!

    清风听着屋子里传出的声音,挑眉,腹诽:圣主生的如此的清绝妖饶,轻轻一拽便已是千朵万朵莲花开,女人看了都挪不开眸,更何况男人!

    莲花宫历经四代,差点就要覆灭,好不容易神器挑来新圣主,只可细雨润之,切不可以再妄意强来。

    不过,她和明月特意搜摸来的画本子,圣主并没有丢掉,这事绝对有盼头。忠于圣主,保卫莲花宫,这是她和明月以及四大家族必须一直遵循的使命。

    因为只有圣主存在,灵武大陆的人才不敢强行冲破遂道,杀进这片大陆,随意欺负抢人,抓人过去做苦力,挖矿晶石,供他们修炼。

    可这些都必须建立在圣主能够炼成‘莲之云啸’的前提上,可炼成此功,必须和四大家族的后人双修······

    唉!

    眸见,前圣主布的结界越来越弱,她这操心焦急,谁能想到柳暗花明的,晟公子简直就是莲花宫的指路明灯。

    要是圣主一直和赵小王爷在一起,她肯定发际线飚高,满头银发了,也劝不醒装睡中的圣主!

    不过,现在好了!

    圣主自己的心境出现了波动,她再加把力,没事多跟圣主禀报界点的波动,多拉着圣主观‘莲之水精球’颜色。

    相信圣主定会接受,担负在她肩上的责任。

    ====

    周妈妈锁着能夹死蚊子的眉头,挺着一张阴郁的脸,瞳眸似要喷火似的踏步,走进了院门。

    侧眸看着厅门,不停搓手,圆润的身躯一晚上的功夫,愣是缩小了一码。

    叩叩

    “大小姐,奴婢给您请安!”

    “嗯,谁?”迷糊,她这刚睡着。

    “大小姐,是老奴。”

    “奶娘,你没事让我睡会,累。”

    周妈妈一听,心疼半晌,好一会才憋出话来,“还不是梅儿那个丫头,昨晚用着膳食,竟在桌子上睡着了,现在竟还赖在床上睡的香甜,一点都没有做贴身奴婢的自觉。”

    唉,死丫头,要是,真是,她想的那样,她,她就煎了她的皮!

    关锦兰:······

    “进来吧!”

    “是!”音落,掀门帘推门,躬身子,踏步进了进来,俯身拉开纱缦,挪远炭炉。

    关锦兰半眯着瞳眸,看着周妈妈的神色,不觉扯了扯唇角,“你看出来了?”

    周妈妈一听,脸沉似炭灰,嘴巴抿成一条直线,眸内怒火交织,挨千刀的死丫头片子。不行,不能汅了大小姐的耳朵,她这让人传信给吉祥,让她配打胎药。

    “老奴,老奴······大小姐,您眸内都有血丝了!”

    关锦兰见状,起身靠床板,“梅儿的症状······”

    “大小姐,奴婢突然想起锅上还蒸着您喜欢吃的小笼包,奴婢先去看火······”着急打断话茬子,转身,拔腿就要外面跑。

    “奶娘,你别吓着她!”

    “······大小姐,你怎么还护着她?这可如何是好,丢人丢大发了。”憋闷,一张脸儿是又黑又青。

    关锦兰侧眸远眺,“奶娘,你去门口看着,阿东应该来了。”

    “是,奴婢这就吩咐人不给他上门。”

    呃:······

    “奶娘,你别拦着,是我让他过来的。”

    “也是,奴婢这就让人去叫清风来,打断他的狗腿!”

    呃:······

    “奶娘,你别急,你赶紧的让人过来,然后去前院叫几个院卫,比较会打板子的,到时绑好,咱们往死里打!”

    “得!老奴这就去。”

    “奶娘,我这话还没说完呢!”

    “大小姐您说!”

    “派人分散着去城中粮铺,有多少粗盐就买多少回来。”

    周妈妈愣,买那多玩意干吗?

    已然没有大白菜制酸菜了。难道,大小姐,定然如斯,大小姐又想到发财的好门道了。忙点头如捣蒜,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外院好一顿排选之后,这才心满意足去吩咐人,分散着街面上买粗盐。

    ====

    “锦兰,你要让我暖被子,你又不跟我睡!”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