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扒了你的皮
    赵小王爷眸色微眯,心似海浪不停的翻滚,抿嘴,痛苦,焦灼,各种情绪齐齐蜂拥而来,挤压一处,疼的似整个人都似置身在迷之雾障一般。

    小东西虽然没有去,但她的面部表情,肢体语言,都淋漓尽致的表现了赵晟那个混蛋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滚出来!”

    二皇子赵煌听言,侧头颅,邪邪一笑,嘿嘿······没忍住,真是可惜!

    哈哈······看赵烨那厮周身散发的冰寒气息,眸里藏不住的愤怒之意,他心里就拱起一道又一道七色彩虹桥。嘤嘤······想哭,他此刻先要付点利息,他也要倒血霉了!

    父皇,别急,儿臣要全身挂彩来给您老敬孝啦!

    “哥,哥,要不将就下,小弟带你去蝶梦谷,荡漾去?”

    赵小王爷听言,如刀雕刻的俊脸扬起悚人的微笑,“哼,是不错,来,来,还是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好好荡漾去!”

    呃:······

    “哥,哥,亲哥,今天时辰不对,找地方也太麻烦,下次,下次有机会才去好,嗯,啊······别,别掐我脖子啊!”

    赵小王爷薄唇含笑,修长的十指收紧,低叹道:“时辰不对?找地方怕麻烦?没关系,放心啊!哥一定会让你尽兴的,掐脖子怕什么,哥跟你玩的就是心惊肉跳!”

    “哥,哥,我来葵水了,行不?”

    “放心,哥不会这么快弄死你,我还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来葵水了?嗯······”这个话唠搅事精,瞬间变女人的!

    二皇子赵煌面色漆黑,撞鬼了?

    他怎么把以前浪荡江湖,调试闺阁小姐的戏码运,转移到自己身上的呢!

    “···啊···啊···哥···哥,轻点,喘不上来气了······”作死,为何要倒回来看戏,真嫌自己过得太舒坦了!

    巴巴的送来给人揍!

    咚!

    寒风刷刷,雪花飘飘,瞬间烟霭之势汹涌扑面而来,两人似仙人端立云顶。

    他快!赵小王爷更快哈!

    拳打脚踢!啊!呀!诡异的脆响,真是声声催人心魂欲裂。

    “火一,你个混蛋,还不过来救我·······”

    赵小王爷无视二皇子求救之声,抬脚又是一顿猛踢,那眸色恨不得吃了他。

    二皇子赵煌绿脸,不敢再耍嘴皮子,抱紧头颅,仍混世魔王一顿猛踢之后,才龇牙咧嘴儿,扶着墙壁站了起来。

    “哎呦喂!哥,哥,你这脾气暴的,不想去就不去嘛,怎么能把弟弟往死里揍。”

    “滚远点,今后不准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二皇子赵煌听言,摇头颅,混世魔王还真化身成情种了?切,女人而已,天一黑,纱缦一放,被子一拉,全他娘的一个样子!

    “护得这么紧,还不是对别人动心了。”

    “再说一句。”

    “别,别,不说了。”

    “滚!”

    “哥,要不弟陪你去看看笑面狐狸,是不是真的烧的不行?”

    “赵煌!”音低沉,磁性,动人心弦。

    “啊······你给我吃了什么东西?”

    药丸下肚,二皇子不淡定了,暴跳如雷,哀嚎声起,满地懒驴打滚。

    赵小王爷冷然一笑,“呵呵······你猜呢?”话落,手动,残影滑过,又是一顿狂奏。

    “啊!啊!火一,你再不出来救你们家主子,我扒了你的皮!”

    火一,火一,没有出现。

    上官长鱼唇带冷笑,心道:揍不死这搅事精,最好揍到他半年起不了床才好。

    “公子!”

    “绑起来,喂药,别让他主子一个受罪。”

    “是!”

    侍卫、院卫、暗卫,隐于暗处,无声无息。

    “还想挨揍?”

    二皇子嘴巴动了动,没天理!把人揍了还不准人发出声音,最紧要的到底喂他吃了什么药丸啊?

    祈求不来!

    这热闹看的······真是亏了!现在,只能看那招子被屎眯住的父皇给什么回报的?

    上官长鱼面僵,不是喂药的吗?怎么一点事也没有?

    我,我去你大爷!

    赵小王爷肥揍二皇子一顿,心里的郁闷之火似熊熊烈焰越烧越旺,整颗身心无处安放,一时无法宣泄,纵身三尺,迎着冷凛的寒风踏气而去。

    二皇子赵煌鼻青脸胀,侧头颅,冷冷看着上官长鱼。

    “上官兄弟,你可真够意思!”

    “哼!比你有意思!”音落,真接留个背影给二皇子看。

    “······啊!”

    这反应,梁子结大了?

    不就接了一下,钱雪这个大美人嘛!

    摇头,坐院中石凳,眸色微剜一眼躺地平死不知的火一,嘿嘿轻笑出声,相对于他今后热闹不止的日子,上官长鱼和六弟才更有的掐,嘎嘎······似瞬间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

    关锦兰眸色酸涩,避害趋利,避祸就福。

    翻来覆去睡不着,越想睡越烦恼,侧眸看秦珍这个小辣椒,人家根本没有因为告白失败而失眠。哎,同人不同命!

    披衣下床,踏步出厢房,猛罐一杯冰白开,哇凉哇凉,舌头恨不能伸出去和牙齿打架,吸气,倚门框,举眸瞅雪花,低头思故乡啊!

    “圣主!”

    “嗯,事情办完,就回去歇着。”

    “圣主!”

    “怎么,你有什么心灵鸡汤要送给我?”

    “属下······”

    “行了,拿纸和笔来。”

    “是!”

    音落,抱拳行礼退出。

    从书房拿纸和笔的路上,忍不住高兴腹诽:圣主总算愿意剖白自己的处境,这绝对是好事!莲花宫的传承可不能,因为赵小王爷而断送。

    “圣主!”

    “嗯!”

    音落,厅内静谧,除去偶尔炭火‘扑扑’的炸音,静的可以听见房里,秦珍睡觉的呼吸声。

    关锦兰蹙秀眉,吐浊气,交握的纤细修长十指手微紧一下,松开插入泻满肩头如墨的发丝,让脸在柔软的发丝中寻的片放刻了安宁。

    可,那净如清流的眸色似能直直冲破街道和院墙,击进她欲要躲进壳里的心房。眸凝,悄然打开,扫房内一圈,无奈狠狠合上的瞳眸。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