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给本宫暖床去
    关锦兰小心脏突突的跳不停,直接不好,本能反应,定与那厮有关!她该怎么办?呸,她什么办法也没有,她绝对不能动,不能再刺激那个臭混球!

    “你去不去?”瞪眸,露凶样!

    关锦兰听言,咽口水,“长平郡主,那个,你哥叫的人是贾公子,我去没用,不过,我,我,喂······你等一下。”

    眸色迷蒙起了水雾,似要夺眶而出,撇嘴喃喃道:拿了药,你再跑啊?

    秦珍瞪眸,一个劲伸手敲头颅:听错了,锦兰怎么可能和晟公子?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眨瞳眸,眯眸,嗯嗯,定然是喝醉了!

    嘻嘻······

    安宁公主这丫头,平时总摆着一幅皇家公主的高贵像,嘿嘿······抬手拉桌子,扶椅子,拖身子,连走带爬,直往贵妃塌上面扑。

    关锦兰头疼欲裂,伸手借力于秦珍,把扭成黄鳝的小辣椒扶上了贵妃塌。转眸,“你,这是《一把抓》特有的退烧药,你拿着,想办法喂他喝下去。”

    “是!”

    “还有,清风,你去库内拿坛烈酒!”

    “是!”

    转眸,继续吩咐道:“你拿上酒,找个小厮帮他好好擦身子,特别是手心和脚心。如果,如果还是不退烧,你,你,你,再说。”

    奴婢听言,着急,“禀公主,公子不能用酒擦身子。”

    “······什么?”又没让你帮他擦!

    “公子,后背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肯本不可能擦酒退烧。”

    关锦兰听言,身子一僵,面色是各种不自然的扭曲后,刹那‘拍’桌子,激的桌子上面的碗碟酒壶酒杯当当直响,噼哩啪啦桌腿摇晃,颠荡撒落一地。

    “他笨啊!怎么不会躲呀!”咆哮!

    话音刚落,帘外传来赵郡主怒极哈哈大笑的声音,讥讽道:“关锦兰,我哥为你做到如此地步,他现在病成这样,你竟然还是不肯去看看他吗?他笨?他是够笨的,喜欢上没心没肺的死女人;躲?怎么躲?”

    关锦兰闻言一噎,本能抬手揉耳朵,死丫头,耳鼓都要给她叫聋了!樱桃粉唇更是当即抿成一条直线,唉,她真是醉的厉害,忘了这世代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你叫什么叫?死丫头,没大没小的,赶紧带人回去,只要把药吃进去,什么问题都没有!”

    长平郡主:······

    说的什么鬼?仙丹啦?

    关锦兰侧眸,眨巴眨瞳眸,摇摇头颅,抖掉帘前不断重影的长平郡主,“清风,送,送郡主回去。”

    “是!”音落,清风身躯微转,抬臂扶着赵郡主,“郡主,走吧!”

    赵郡主听了抿嘴,贝齿咬唇畔,眸内带着几分期许,直勾勾地看着关锦兰,不是说她没大没小,那为何不去看她家大哥?

    不知道只有做了自己大嫂,再能对她说这句话嘛!

    关锦兰侧身子,好看的丹凤眼见状直飘忽,本小姐根基浅,怂啊!玩不起,做人怎么这么难?做个有良心的人更难!

    “朱嬷嬷,你跪着做什么?起来,你都聋了?没有什么贾公子,人家经贵着呢,不肯移驾!”

    这话说的真真是挖人心肉!

    朱嬷嬷听言不死心,她看出来的,护国公主心里是有她们家公子的,不努力一次,她还真就不甘心。

    “那可如何是好,公子烧得唇角繃裂,谁叫都听不到,就嘴里一直叫着贾公子的名字,这到底要怎么办啊?”

    音落,呜呜······嚎啕大哭。

    啪!

    一银色鞭子甩出,一声爆吼之声响起,压下碗碟番飞的碎瓷之音,“圆一,你死人啦,苑了里怎么这吵,再吵本小姐全部把你关起来,不,不给,不给饭吃!”

    关锦兰面抽,伸手臂一把抓住就要滚落塌下的秦珍,扶好,抬头颅道:“你们赶紧回吧!”

    “······你,你会招报应的!”

    关锦兰听言,倾城小脸瞬间挤成一团,看着音落,油底抹油而去的长平郡主,抬头颅望天,不停地问候老天爷!

    清风叹了一口气,“主子!”

    “你跟上看看,别出差子。”

    “是!”

    秦珍扭身子,眸露好奇宝宝的视色,“锦兰,你惹事了!”

    呃:······

    关锦兰强自呵呵一笑,不轻不重道:“你别乱猜,给本宫暖床去。”

    “说说嘛,你怎么勾的晟公子为你神魂颠倒的?”

    关锦兰听言,满头黑线,不想接话,说个毛线线!耸了耸肩,“不想给本宫暖床,你就回府去!”

    “锦兰,你个混蛋,变着法子想让我走,我还就不走。不就是暖床嘛,现在就去,我,我要留下来,多和多和他接触。”

    关锦兰听言,默了默,抬手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嗯,嗯,留下来钓,乖,先去,先去。”

    “哼,就去!”

    “姹紫,你带秦大小姐去我院子里的西偏房。”

    “是!”

    秦珍龇牙瘪嘴,摇摇晃晃扶着姹紫伸过来的手,半倚着身子踱步,走了出去。

    关锦兰无声苦笑,那个嬷嬷应该是吓她的,赵晟个害人精的混蛋,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挂了。她不能乱,就一乱就是万劫不复的死境。

    不过,臭混球为何突然就发作了?

    难道,是二皇子赵煌······不对,到底是谁刺激了他啊啊啊······

    “主子!”

    “艳红,你今晚就守在这里,照顾好安宁公主。”

    “是!”

    关锦兰抿唇,醉酒的面色惨急,蹙秀眉,似不经意瞟了一眼阁顶后,瞬间移开视线,能在圆月山庄出入自如,而院卫又没有高剑的人,不作他想,除了那臭混球,没有旁人。

    眸深,小心脏越发的尖锐的刺疼,这是打了人,还过来查猜她······

    劳他堂堂战神赵小王爷,竟然做出了爬阁顶的行为,这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镇定,起身,抬步,快速挪动,实在是心崩塌成无数零落的渣片,不知该用何种心绪来对他!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