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三杯通大道
    风吼听言,唇线瞬间抿成一条直线,那个哀怨,就说:小王爷和晟公子都在,怎么可能轮到他。

    关锦兰酒醉迷离,侧头颅,眸起媚意似拉不断的棉丝儿,轻盈地飞了出去,抬右臂,伸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长点下颌,看着帅锅子五颜六色的俊脸,轻吐浊气,心里的忧思更浓更烈更加不安的嘢。

    这个要怎么破?

    呵呵······自然是三杯通大道,一醉解千愁!

    左手拐弯,直接拿酒壶猛灌一口,摇酒壶,扔桌面,撇嘴,伸食指微勾,舌尖轻添樱桃粉唇,忘了压制丝丝绕绕嗲里嗲气,软糯甜腻的娃娃音偷着空溢出喉。

    “怎么的,帅锅子,不想要?”

    音落,起身,深吸一口气,提酒缺,脚底抹油似的快速撩门帘,落慌而逃似的踱步窜了出去。

    凝眉,眸幽远,处处一片银妆,地面也已结成冰面;身后是妻主,潺潺似溪水般搅人心智的笑声······听着更加让人起心火腾升,抬步急欲回院,做那不能为人言道的事情,偏急促而起的脚步似生了铅,怎么也抬不起来。

    手紧,骨结现,心机电闪,唇角几抿,凝滞几息,还是提这坛酒去了西厢,把那酒奉献出来,希望能讨的夫主心软一分·····

    赵小王爷面冷,狭长的瞳眸微眯,看着面红耳赤的风氏,小心翼翼为他倒酒的神色,薄唇轻扯即收。

    风吼蹙剑眉,无措片刻,转身抖掉身上的毛骨悚然,上前两步,为晟公子也倒上一杯后,立于一边。

    他现在还没有资格和夫主同台用膳!

    赵晟见状,净如清流的眸色微深,唇角笑意温雅,不置可否的接过风吼递过来的酒杯,默默低头似能看出花来,片刻抬头颅,“你,自己倒一杯,坐旁边一起吃点。”

    “······是!”

    音落,侧眸,看小王爷似神游,亦不成反对,抿了抿唇畔,坐了下来。

    众公子见状,好一顿羡慕,腹诽:整缺的玫瑰色红酒就三人分享,真是让人心痒,手痒,想开抢······

    一息,二息······什么鬼?

    这是,这是歌?又,又是什么歌?怎么,怎么听都觉得这是在骂人呢?竟,竟然还出现了呼和之音,二,不,是三重合唱声······

    面抽,轻轻挪身下的椅子,筷子敲碗碟的伴奏音,什么?什么:那就等着沦陷吧,如果爱情真伟大,我有什么好挣扎。难道我比别人差,是谁要周末待在家,对着电视爆米花,想起你说的情话,哭得眼泪哗啦啦。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就算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十个男人······

    啪!

    筷子强行折断的声音!呃,面黑面扯,这词甚是——欠扁!

    “赵晟,出去聊聊。”

    “嗯,好!”

    ······

    傲呵呵······

    这词甚是——大发!

    丫的,不要命了,赶紧走吧!

    东厢

    关锦兰酒醉飚歌,越飚越尚亮,心里的烦闷甩得一干二净,四女抱成一团,气氛高涨,看关锦兰眸色似看仙人。

    酒意上头,痞声大笑,拉开手臂上的手,转身,抬脚欲爬桌子,手持汤勺,再飚一首龚琳娜的《忐忑》。

    清风面抽,看了看守门的两个女侍卫,犹豫良久,掀开了门帘就见到这样‘优美’的一幕,忙踏步上前,轻声开口道:“主子,平等王府来了个面色惨白的奴婢,正求进主子呢!”

    门口,一身青色衣袍的妇人侧耳,虽然心里焦急,一脑门的汗,还是硬着头皮,垂首静默,立一边等候。

    “平等王府?做什么?那爱敲鼓棒的害人精臭混蛋,在哪儿呢?看本小姐不好好削他一顿!”

    呃······

    “主子,你醒醒酒!”

    “······啊!”垂头颅,看清风递过来的红枣茶,“切,本小姐不喝这个,本小姐要喝蜂蜜水,要吃鱿鱼解酒汤,要······”

    “主子!”

    “······嗯,干嘛,想打架啊!”音落,开始撸袖子。

    “属下不敢,小王爷晟公子和风公子在隔壁吃酒······”

    嘎嘎!

    左右摇晃,不停扭麻花的长腿儿,瞬间软成面糊,霎时伸手自救搭上清风的手臂,打断清风欲要出口的话语。

    揉了揉发胀的脑门,“你再说一遍。”

    “主子,属下寻思,定然是来找长平郡主的。”

    关锦兰眸露茫然之色,转眸,长平郡主?

    “···桌子··桌子···下面···找找···”妈蛋,吓死本小姐了!

    “是!”

    音落,扶着关锦兰去一边的贵妃塌上坐了下来,这才轻咳一声,示视门口两个女侍卫进来把人寻出来,扶出去。

    关锦兰摆手,清风退了出去。

    蹙秀眉,扶额,眸前残影重重,一个人影变成两个,两个变在四个,不停的在眼前愰动。

    我顶你个肺,真是喝多了!

    “主子!”

    “嗯,清风,你怎么变成二个,不对,四个人回来了?”

    “主子,那妇人说要面禀。”

    关锦兰抬臂按发胀的小脑壳,一把拿起桌面上的红枣茶,‘咕噜’一口喝饮,“把人带进来。”

    “是。”

    “奴婢见过护国公主!”

    “说!”

    “公子一身是伤,回府高烧不退,而且不肯用药,嘴里一直叫着贾公子的名字。”音落,满脸急色,抬头极快地打量一眼,垂首。

    关锦兰:······

    不是一块吃酒吗?怎么会全身是伤?

    小心脏隐隐作痛,炉内炭火微晃,发出‘扑扑’清脆声,一种强烈的冲动似要脱体,挣扎破喉而出······

    “诨说,哥哥好好的,怎么会高烧不退?”

    音落,门帘闪动,去而复返的长平郡主,脚底生风似的闪了进来。

    “是,是,王爷着急,公子又不肯说是被谁打伤的,所以,所以王爷又,又动了家法。”

    赵郡主听言,眸色充血,血丝骤然炸现,面色那叫一个惨烈。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