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谁敢惹本王的人
    钱雪面露视死如归的之色,胸口怨愤化成灼热的油,炸的她似不能张口亦不能呼吸。可对上关锦兰那讨人厌的眸色,执拗的就是不愿意认输,万难启唇,“我···我···我认输···”心神俱凉,她绝对不能学狗叫!

    关锦兰眸闪,无奈叹了口气,为了不得个嚣张跋扈的名字,惹来似雪花般的非议,决定明面上放她一马。

    “钱大小姐,这次本宫就看在钱帝师的面子上和曾经的情意上,放过你。但是,机会只此一次。如果,你下次再主动挑衅,就连这次的彩头,本宫要一并、讨、回。”

    钱雪听言,全身抖成筛子里‘啪啪’滚落的黄豆,含恨咬牙,甩袖冷‘哼’一声,转身,踏步就要走人。

    “慢!以后圆月山庄的大门,不欢迎你!”

    钱雪双手紧握成拳,深呼吸一口气,转头颅,缓转身子,启唇放豪言,“关锦兰,你凭什么以为我还会上门?”

    “呵呵······钱大小姐,有病,得好好治,我不是医者,看不好你!”

    钱雪转眸,帘内俱是关锦兰意味深长的眸色,不觉身心陡凉,她的话好似真的说满的,祖父父亲······夜深,纷飞的雪花,凛冽的寒气,中看又中用的狐皮披风却怎么也挡不住铺盖地的寒气,层层密密迎面痴缠上来。

    飓风刺骨,却比不得一出东厢门的惊愕,筛子中似黄豆抖动的身子,直接瘫倒在侧室急促而来的奴婢身上。

    娘,雪儿心里又冷又苦······有些东西是保住了,但,有些东西却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今后难道自己就只能苟活的吗?

    她是堂堂宰相府的嫡小姐,何成受过如此不堪的屈辱?不行,她必须拿出宰相府的气度。

    不甘心的深深吸入一口气,稳稳身子,轻轻拂开搭在身臂上的手,姿态优雅踱步,缓缓行礼,这才起身昂头颅越转身而去。

    厅内,众贵公子见状,微敛嘲讽鄙视之色,看向钱雪眸里闪过一丝尴尬,多了几分称赞,讪讪不好意思侧身子,让出一条路来。

    赵小王爷狭长的眸微眯,凌厉幽深的眸色轻瞟厅外一眼,“今天的事,本王绝对不想听到第二次,若是谁敢惹本王的人,本王就要他们全府所有人一起承担。”

    二皇子赵煌听言,急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不知为何,他超级希望钱大小姐,顶住了!

    要不然这后面可就不好玩儿了。

    众嫡公子一听,顿时一个头两个大,难免生出一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惆怅,心口郁闷似被巨石砸中,就怕混世魔王凌厉杀气射向自己,惊的恨不能一蹦,离去三千里。

    不会在此时就发飚吧?瞅瞅,这气势,这声势,简直了······气势如虹地欺负闺阁手无缚鸡之力的嫡小姐,真正是护妻如命也!

    钱雪听言,身子一僵,披皮中握在手中的帕子一紧一松,面色诡异泛红,混世魔王的警告之言,她当然知道其中的分量有多重,但是如果呢······

    二皇子赵煌惊愕,杀猪似的鬼叫着窜起,避开骤然席卷而来一道劲气同时,手臂一伸一拉松口中气,娘哎!好险。这要是他接住了,可不就沾在手上甩不掉了!

    上官长鱼脸色铁青,看着倒在他怀里的宰相府钱小姐,眸眸眼刀子狠狠射出,赵煌你躲就躲,为嘛要把本公子给推出去?

    风暴酝酿就要随风而起,恨不得把装晕的钱大小姐撕碎,再扔到地上。

    为什么他就条件反射的接住了?他明明专心致志,顺着门帘的缝隙儿,在瞄赵晟那厮如竹节般的大手。

    二皇子实在是太可恶了!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如此算计过。钱大小姐可是和六皇子······晕!

    这可怎么办?

    众公子眨眸,眼看就要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当下纷纷抱拳,齐齐转身,“咳,那个,恭房在那儿,你知道吗?”

    咳咳!

    “在下刚才好像无意中瞟过一眼,咱们一起。”

    “······好啊!”

    “等等,一起,一起!”

    玳瑁和玲珑满面红霞,惊的三魂不见七魄,伸出惨白的手,默默接过长官公子‘刷’一声递过的大小姐,嘶嘶哎哎地背起面白如纸的大小姐,出了观景阁。

    上官长鱼抿唇,神情比窦娥还冤,这口气他要怎么嗯下去?二皇子赵煌,爷肯定与你死嗑到底。

    二皇子赵煌眨了眨眼睛,露出沉思之色,悻悻上前,“上官兄,怎么会是你。本皇子还当是小王爷呢,玩笑,玩笑,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呵呵······二殿下站着说话不腰疼!”

    二皇子赵煌:······

    “唉,这话说的太生分,多大个事,最多娶了那钱大小姐,你也不吃亏。”

    上官长鱼听言,瞳眸一眯,不亏?他亏大发了,就六皇子赵旭勾搭女人的手段,钱大小姐是不是········就是,那也让人难以相信。

    他绝对是不会娶,这个扫把星的大小姐!

    赵小王爷听言,侧眸瞅了眼二皇子赵煌,修长的大腿一抬,‘砰’一声伸出收回,也就眨眨眼的功夫。

    二皇子赵煌龇牙咧嘴,笑容尴尬挂满脸,膝盖软成面糊糊,瘫坐在地上,忙抬手臂,扯嗓子嚎叫求饶道:“哥哥,哥哥,脚下留情哎!”

    “准备和谁开玩笑?”

    二皇子赵煌听言,咽了咽口水,丫的明明是他想拉他顶缸,侧头颅,望夜色,“雪下的真大,马车在路上定然不好行走,嘿嘿······明天肯定又是一个艳阳天。”

    刚刚回来的众公子,看二皇子没心没肺的样子,佩服敬仰之情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规避风险‘手段’您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

    这会还要阴钱大小姐一把——你真神人!

    关锦兰憋气听言,倾城小脸霎时拉了下来,樱桃粉唇嘟成钉子,隔着门帘,阴阳怪气的声音带着七份魅惑,三分阴魅,痞痞似女土匪杀到。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