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架在火上烤的滋味
    风吼闻诗收尾,琉璃般的眸色闪过一抹浅浅的墨漪,在冉冉的烛火中,垂首,记录下圣主与他,独属于他的精彩一刻。

    安宁公主愣怔一息,忍禁不住启唇分解诗意,“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即有寒意凛人,又有隐盼春的意思,意境真是深远唯美;后面两句,遥知不是雪,微有暗香来。实在清新雅致,不拘于瞳前的视觉,深探了诗后面梅花的纯净洁白,折射梅白似雪又爱不出风头的底蕴,此诗绝品。”

    赵郡主凝眉,心绪复杂,如此才华横溢的女子,就这样落到混世魔王赵烨的手上,还真是牛嚼牡丹——可惜了!可惜了!

    还是与她家大哥般配!

    “可不是,这首诗本身作的别具一格,形象甚是鲜明,闻此诗实令人心乐,欲寻踪而至!”

    众小姐也在回味咀嚼,尤其最后一句,‘微有暗香来’这句收尾之词,堪称神来之笔!

    秦珍自来被封为最有名的臭诗搂子,这一刻却似打了鸡血似的满血复活,“锦兰做的诗,当然是最好的诗!”

    钱雪听诗,身似漏风的筛子,呼呼的寒风扑面灌入,冷的她全身发寒,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纤手微握成拳泛骨结,深呼吸一口气道:“护国公主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如此才华,为什么以前一直······实在让人费解?”

    关锦兰眨巴眨瞳眸,瘪嘴,用艳阳高照的深深酒窝子雷翻她,怎样啊?怎样哈?

    “本公主还是先前那句话,看在钱帝师的面子上,钱大小姐有话直说,但仅只一次。但是,这次如果开头,结尾可能轮不到钱大小姐来做主。”

    众人:······

    哎呀,偶的亲娘啊!

    这是要——斗诗哈哈哈······

    钱雪听言,气血上涌似百花盛开,颜色娇艳不是任何辞藻可以描述的囧色,她实在接受不了关锦兰这样的说词。

    她在她面前,就这样没有存在感?

    一而再说是看在爷爷的面子,才给她说话的机会,真是欺人太甚!

    “护国公主自有比诗的念头,本小姐也只好奉陪。”

    “错!不是本公主要与你一争高下,而是你怀疑本公主人品,所以才有了这后面的事。”嘿嘿······节操那玩意儿,本小姐暂时不需要,先存着,有机会再捡回来!

    钱雪:······

    “护国公主自然先声定夺,我也不好再为自己争辩些什么,就请公主你出题吧!”

    “呵呵······题目自是没问题,不过,还是先定下规矩来,要不然没完没了,这得比到什么时候?还有,这光比做诗,没点彩头实在是没意思。”音落,撇嘴,好没瘾,白白浪费时间。

    众小姐:果然不亏是贾公子的师妹,什么事情都能理直气壮地跟银子挂上勾!

    钱雪听言,骤然窒息:该死!她这是以为稳赢她了吗?

    秦珍一听,瞳眸瞬间瞪的圆球,有银子挣?买马?分红!哎呀!今天也不是没有收获。

    垂首,帘前似又闪过长乐坊里的一幕······呜呜······吃肉肉也不香的呀······嘤嘤······她要改吃素啦。

    安宁公主掀眸,看着关锦兰氤氲微迷的丹凤眼儿里眸火闪烁,带着几分不羁的挑衅色,不禁弯了弯唇角儿,“护国,不知想要什么样的彩头?”

    关锦兰:······

    我靠!

    本小姐才不是要,本小姐是凭自己挣——好不好!

    众小姐听言,垂首,抿唇,竖耳朵,求解惑。

    关锦兰眯眸微愕,眼见众人一副明悟的神色,瞬间拧了拧秀眉,“嘻嘻·······黄白之物实在俗气。不如,败的人学十声狗叫。”

    众小姐愣怔一息,唇畔儿抿的跟脱了水的河蚌,闭的那叫一个紧。

    桌下手帕子,瞬间来一个顺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来一个逆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嘤嘤······这要是败了?丢人——可丢大发了!

    哪个府,愿意娶一个斗诗斗败的学狗叫的嫡小姐,做当家主母啊!

    眸藏万千机,思绪一霎间。

    秦珍听言,眨了眨瞳眸,不挣银子了?学狗叫?

    “锦兰,你真是越来越会···呃···那什么···我喝醉了!”越来越会玩儿,有意······钱姐姐到底撞了什么邪?

    安宁公主听言,顿头痛发麻,这事,要怎么办?

    赵郡主丽眸轻闪,扯了下唇角,分外柔和道:“钱大小姐,不如还是算了,屈服······”

    钱雪听言,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似浪朝将她包围炙热之火,强行保持声线,平稳抢话题打断,“护国公主确定要如此?”

    关锦兰听言,如听仙乐耳暂明哈,眉眸当即弯弯成月牙儿,音甜糥软,嗲里嗲气地叫人无法抗拒道:“怎么,钱大小姐玩不起?”

    钱雪听言,面红抽搐,纤手猛然握紧成拳,狠咽一口涶沫,她好似第一次尝到被人架在火上烤的滋味。

    可是,没比就认输,还不如让她直接去死!更何况,现在骑虎难下,她也不一定会输。

    要是能让关锦兰,当着安宁公主和长平郡主学十声狗叫······

    “比、就、比!”咬牙!

    赵郡主听言,转眸瞟安宁公主一眼,而后,淡定无比拿起手边的茶杯,轻‘啜’一口放下,脸上漾起缱绻的笑意,“这还真是个好消息,咱们也别闲着,就赌她们俩谁做的诗出色就好。”

    音落,俏脸生机盎然转眸头颅,“钱大小姐,本郡主还是比较看好你的。”

    关锦兰:······

    死丫头片子,真会拆台,嗯,等等,句子后面的意思,她在拱火!帮她?傲呵呵······怎么,这么不敢想信呢!

    众小姐表情难看,身子是僵了又僵,这种情况要怎么办?她们谁都得罪不起。

    关锦兰眨巴眨瞳眸,启唇嬉戏道:“那就劳烦安宁公主为我们出题的?”

    安宁公主:······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