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王安石梅花诗
    关锦兰顿有欲哭无泪之感,眼皮子底就被秦珍这个小辣椒打劫了,真是冤家,“秘密。不过,这皮可是有丰胸功效的!”

    嗯嗯······丫的,还好意思抢着吃不?

    咳咳!

    捂唇,无奈,稍敛狂痞之态。

    众小姐闻言,面色绯红,脑子再次‘轰’隆隆直响,心里惊疑,抿唇,鼻翼轻吸一口空气中香味四溢肉味儿,确实跟她们在家吃的味道不一样。

    尴尬,想伸筷子又不敢伸,怕丢人又想某处长肉肉啊!

    风公子闻言,面不改色,收回微挑的琉璃眸色,任烛火将他的身影拉长倒映在墙壁上,忽视偶尔落在身上炙热的眸光,神思俱远。

    关锦兰侧头颅,眸升一起狡黠之色,“来来来,整点葡萄酒?我师兄贾公子亲自酿的,这两样放一处,那是相当的绝配。”

    音落,抬手臂,轻‘呷’一口,似不舍一饮而尽,微品,面露娇态缥缈之色。

    “呀······”声音高抗瞬停,压音轻言埋怨道:“你怎么不早点说。”

    “早说做什么,这酒真是精品。”音落,朝关锦兰投一次意味深长的眸色,再次举杯学着关锦兰的样子,轻呷细品,龇牙瞪眼,彪悍起身一僵,当退放腿下椅子,轻言道:“嗯,给我留两坛。”

    呃:······

    白开水哈,留两坛,想得美!

    安宁公主,赵郡主齐刷刷对眸色,护国这个妖孽,她的话有几分是真的?不过,贾公子的十全大补酒拍卖时的疯狂,她们可都是听说过当时的盛况的······

    “哎,存货不多,师兄那人又小气,才给了十坛。”

    “锦兰,你才是个小气鬼,贾公子都给了你十坛,你一壶都没舍得拿出与我分享,我不干!”火急火撩,嗓音忍不住再次飚高,要抢啊!

    “没关系,你不干,我干你!”

    众嫡小姐闻言,太阳穴齐齐出来跳舞!

    赵郡主斜了两个儿狼狈为奸的两人,“护国,接下来是不是准备说这两样东西,结合起的好处?”

    呃:······

    晴天霹雳啊,这个死妮子!

    安宁公主憋笑,杏花的眸子眯成一条直线,“长平,你别急,听护国慢慢说。”

    “哦,好!”装糊途,以免闹过头,回去挨哥奖赏!

    关锦兰挑秀眉,抿了抿辰畔,清清嗓音,和声轻婉似春风蛊惑忽悠人。

    “这肉吃进去满口生香吧?”

    众人一听,点头!

    关锦兰见奖,继续施展三寸不烂之舌,“要是再来一口这种玫红的葡萄酒,那是香鲜至极,妙不可言,让人回味无穷,欲罢不能,陶醉其中久久不能回神。”

    众嫡小姐听言,面抽,无奈露山高水远,一片向往之色。

    钱雪听言,只觉天雷滚滚,这到底算怎么回事?一丘之貉,眼皮子浅的货色!

    “安宁公主,护国公主才华横溢,现在不做首诗还真是让人遗憾。本来还想着今晚之行,必然受益非浅,我们这群人能跟在公主身光,有幸能欣赏到护国公主的大作,可现在看来······。”

    秦珍闻言,蹙秀眉,钱姐姐到底是几个意思?

    锦兰都说‘没’有灵感,就是想放她一码,她怎么还不识好妥,激将法赶鸭子上架,呃······呸!锦兰是不想做诗,她要是原意做一首出来,定然才惊四座。

    众小姐眼观鼻,低头夹肉。

    心里腹诽似黄河决堤之水,一浪追一浪似的猛扑向前:钱大小姐竟然和刚幇封的护国公主掐上了?这事,看来回去还是禀报父亲,少不得好好查上一查。

    关锦兰刚起的宣传广告给人打断,眼看挣银子的事情要给钱雪搅和没了,当下绝对不能忍了。

    故意长吁一口气道:“钱大小姐竟如此‘成’心相邀,本公主要是还不答应,那就是太不给钱帝师的面子了。不过,本公主觉得做两首诗实在浪费时间,影响享受美食的乐趣。这样,我就结合你刚才的提议,做一首包含你那两首诗意思。”

    钱雪听言,俏面一沉,心咯噔一跳,握在手中的帕子骤然扭成麻花,难道她除了会对对子,真懂做诗不成?

    不会!

    就是会做,也绝对好不过她作的诗,今晚的头魁——肯定是自己。

    关锦兰指定一早就请好了枪手,做好,并且背好;不怕,等她背完这一首,她再激激她,必能露出原形来。

    众嫡小姐俱会察言观色之人,这时肯定不能厚此薄彼,当下放开手中的筷子,静声,聆听大作啊!

    毕竟,一首诗里即要含雪和梅,这可不是那么容易作的。

    关锦兰见状,抖擞精神,压下偷盗圣人之诗的羞惭感,众位前辈不好意思,小女子不才,借来用用,以后有机会,绝对会帮你正名哈。

    安宁公主侧眸,看着钱雪卷成一团手帕子,怕回宫挨自家老爹那狭长的瞳眸色,无奈出言和稀泥。

    “护国,钱大小姐,今天纯切磋,谋一乐。其实,你们不必当真。”

    钱雪听言一愣,手中帕子见鬼似的弹出,砸倒自己面前的茶杯子,手背瞬间传来一阵火燎的疼痛,顿时如坐针毡,又不得不故作大方,维持恣容道:“公主所言甚是。”

    安宁公主听言,杏花般的瞳眸浅浅虚起,轻吸了口气,才缓缓轻言道:“既然这样,护国你就开始吧!”

    关锦兰眸色,似笑非笑瞅了钱雪一眼,小脑壳子急速转动几个来回,还是觉得王安石前辈的梅花诗,最合现在的情景。

    当下,咽了咽口水,看着室内烛火摇曳,风吼剑眉微挑,漾起孩子般澄澈的笑容,送上琉璃般璀璨的眸色落于关锦兰眸内。

    关锦兰见状,头皮顿时发麻,瞬间收神思,樱桃粉唇上下急碰,“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话音刚落,东厢房寂静,绣针落地亦口闻声,简直不可思议。

    全诗虽仅有四句,短短二十个字,却意境深远地刻出雪和梅花的神韵、香色······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