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咱们就诗吃锅子
    “安宁姐姐,你可不准笑话我,”音落,转眸,“在座的各位小姐才是深藏不露的人,才学定然比我做得还要出色。”

    安宁公主闻言,抬帕子掩唇角,小声轻言打趣道,“少来,你跟我谁跟谁啊!别必要整这些虚头晃脑的事。”音落,杏花的眸子,轻嗔送去一记了不得的眼刀子后,这才再继续举眸道:“长平郡主为你等开了这等好头,余下就看你们的了。”

    众小姐听言,个个蹙秀眉,露神思,挖空心思,搜肠刮肚,心里似吊着十七八个桶,自希望能做出一道更好的诗,又怕压了长平郡主的风头,一时两难。

    今晚,这头筹还真是不好拿。

    不过,她们只是花朵儿下的绿叶,自己知道自己位置;只可惜不能在这位风姿优雅出尘的公子面前露脸,实在是让人扼腕。

    关锦兰静默,少许,心绪繁乱的悄悄拉了下,秦辣椒越握她手越紧的嫩爪子,樱桃粉唇轻抽,压音轻言,“她们出力做诗,咱们就诗吃锅子。”

    秦珍听言收神思,面红,嘻皮笑脸地收手,讪讪不好意思道:“我听你的。”

    音落,雷厉风行跟着后面举筷子,磨发酸的牙床儿,吱吱歪歪,酸不拉叽,用个膳都不忘嘚瑟,真是想男人想疯了!

    还拿眸角偷瞄她,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臭诗搂子啊。呵呵······一群傻帽,筷子挥出残影,化悲奋为食量,一口一块肉,两人吃的欢畅无比,好吃的似给个神仙做也不愿意去。

    关锦兰侧头颅,斜睨秦辣椒一眼,加紧了手中筷子的速度,暗腹:容易嘛!这可用空间灵草养出来的黑山羊啊!

    钱雪面沉,上火的牙后糟都疼了是。她挖坑就是要埋她的。她到好,拐着秦珍这个头脑简单的跟屁虫,好似饿死鬼附身,真是丢人!

    面对如此窘境,就像你运足全身的力气,挥出一记重击拳,却打在棉花垛上,让人无比怄火。

    安宁公主微微侧眸一瞟,嘴角的孤度忍不住上扬,轻声开口道:“妹妹,不用急着吃;沉住气,自有人会留下她的那一份,到时都是你的。”

    赵郡主听言,丽眸微漾,手中筷子微顿,忍不住莞尔一笑,“姐姐,话不是这么讲的,这肉多吃一块是一块,你看那主人都化身为饿鬼,忙着没空做诗附庸风雅,这说明什么,你明白吗?”

    “什么意思?”

    “姐姐,这说明此肉绝非凡品;而且存货,铁定没有。”听哥哥的话,混世道准没错!

    “······啊!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音落,杏花般的眸色一眯,御膳房确实没做出过这样肉汁四溢口感饱满回味悠长······嗯,这是什么肉?

    “那不就得了!”

    “也是,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二哥哥;不然,我还真出不了宫。”

    “嗯,回头你多请他几次,不行行了!”

    “不敢!”

    呃:······

    不敢?不敢也迟了。哥哥又说的:二皇子赵煌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平白会请安宁出宫耍,这事——纯扯!

    “你不生她的气了?”

    “生气归生气,吃饭归吃饭。再说,我哥站到哪,都会招引一大群闺秀。她没看上我哥,是她没眼光。”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不过是气她。既然看不上,为何还要哄着我哥,帮她看酒楼?”

    “那有什么办法!据我所知,还是你哥上赶子呢!”

    “所以我才郁闷,不满啊!”

    两人忙里偷闲,小声咬耳朵!

    钱雪当即忍不住性子,柳眉微提,娉婷生恣站了起身,余音绕梁道:“两位公主,郡主好,臣女灵感刚至,偶得一首诗,还请大家伙监赏,鉴赏。”

    安宁公主一听,抿了抿唇,面露雍容之色,缓缓启唇道:“哦!钱大小姐不必客气,请。”

    钱雪听言,面带嫣然笑意,眸内流转着必赢的旋涡,这才一字一句道:“帝城阴岭秀,积雪浮齐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音落,满室寂静。

    赵郡主听诗放筷子,满不在乎侧头颅道:“钱大小姐做出来的诗,果然是极好的。”

    话音刚落,众小姐瞬间似打了鸡血一般极刻走马上任,跟着附和吹捧一番,又一番。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扫,众嫡小姐唱做俱佳的‘美’态,默默垂头颅,宰相府的嫡出千金大小姐,真是镶了金边的,更何况帝师的亲孙女哎!

    这,要是按辈份,跟大齐国‘天’,呵呵······人家可是师兄妹关系呢!

    估计,就是放个屁,众小姐都能说出一麻袋的惊羡之词。

    侧眸,好看的丹凤眼霎时瞪成一百瓦的灯泡,堂堂皇家公主,平等王府的长平君主,竟然在她的筷子底下抢肉吃?

    我去!

    这两位姑奶奶,她在她们身上讨不着一点评谊,竟是白搭!

    “愣着干嘛!赶紧吃。”

    “哦!哎呀!锦兰你给我留点。”

    关锦兰刷的转头颅,朝秦珍甩出一次眼刀子,“我去!你个死妮子,刚才怎么又鹌鹑了?”

    秦珍:······

    唉,心绪难平啊!风公子身在屏风后侧,她的心静不下来啊!

    众嫡小姐闻言,面抽!

    可同时也看出来护国公主和秦大小姐关系不是一般的好,竟直呼闺名掐嘴架,一点顾忌也没有,眼热。

    钱雪闻言,瞬间变脸,皮笑肉不笑道:“护国公主!”

    “啊,有事?”

    钱雪面抽,抬臂伸手拿起桌上茶杯,轻‘啜’一口,“护国公主膳过两息,不知可有灵感?”

    关锦兰听言,侧头颅,嫣然一笑,痞痞出言,果敢道:“没有。”

    音落,筷子长眼,瞬间从安宁公主筷子底下拯救回一块酱红的肉块,放在特制的调料上。

    秦珍抬头,举眸看着钱雪姹紫艳红的脸,主动坦白道:“钱姐姐,我也没什么灵感。”话完,筷子划过界面,直接落在关锦兰刚刚拯救回来的肉肉上,挑眉道:“这肉到底怎么做的?就连这皮都这么好吃?”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