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杯杯应邀举高高
    众小姐闻言,收神思,微缩了下身躯,讪讪不好意思抿唇畔,低头颅,伸手拿茶盏饮香茗,化解尴尬的大局面。

    此等情况,她们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客随主便,只有小鸡吃食点头颅的分。

    钱雪顺着这惊天之语,收回放在安宁公主身上的视线,转眸与关锦兰眸色在空中短暂相撞收回,扭帕子暗恨:果然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狐媚子,没了男人就不能过日子。

    到是要看看你还能整出何种幺蛾子?

    关锦兰见状,侧头颅,抿唇畔望天翻白眼,轻啧啧两声,随即摆手示视,令人把字墨准备好后,这才使身后侍卫去把风吼给请了进来。

    众小姐心绪复杂,举绵帕遮面,巧意轻瞟,到是要看看是何样的蓝颜······啊啊啊!

    瞬间愣怔,俊的似神仙一样的公子,风姿俊挺如许映花般氤氲······也不知道是何种身份?

    真是令人心脏急速过头,欲要窒息,怎么办呢?

    秦珍见状,霎时一脸的煞白,挫败,抚额,埋头,装死!

    关锦兰长而卷翘的睫毛扑闪扑闪,收起眸底复杂的眸光,抬臂挥指轻捂安慰,小声道:“瞅你个熊样,姐们给你出气,让他做苦力!”

    “啊······”

    风吼身躯端立未动,星辉般的琉璃瞳眸微巡视,瞬间燃起灼阳般的眸光,荡起夺人心魄视线,脚步微抬,雍容出尘的对着关锦兰露出一个孩子般澄清的笑容。

    “找我?”

    呃:······

    这厮,怎么也改变了态度?

    不是,应该抱拳行礼,然后称呼一声:圣主或主子吗?

    “今日,适逢初雪,大家伙高兴,你帮忙记录一下众位小姐的大作。”

    “······好!”

    秦珍听音,心跳加速,忍不住抬手摸腰间银色的软鞭子,一丝慌乱陡然升起,咬唇,还是必须保持淡定,他又是她的谁?

    众小姐见状,少不得又是一阵脑补,各种臆想羡慕妒忌恨粉墨登场······

    西厢众男宾竖耳,心情瞬间跌宕起伏郁闷又无语哈,分什么东西厢房,这要在一个大厅该多好,中间安个屏风什么的,也比现的情况要好啊!

    成日享的总掌事?

    呵呵······这里面有什么源远流长呢?侧眸,几尊大佛阴的能开墨铺的面色,适时似六月天时喝了酸梅汤,一个字爽!两个字,超爽!三个字······嘿嘿,好想笑!

    二皇子赵煌举眸,看着赵烨不容人抗拒的威严也有打折的时刻,瞬间露出上好的八颗银牙,“哥哥,喝一杯?”

    “嗯······”

    音轻似无,垂眸,抬手臂一饮而尽,置酒杯,举眸微挑,初雪如布,明月如钩,小东西却是一如既往的添堵闹人心。收眸,烈酒满杯,自斟自饮,就在这时,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无聊轻瞟一眼,只觉四肢百骸都在隐隐作疼。

    俊脸越发的深沉,看着踏步进来的赵晟,修长大手微握成拳,音色冷烈道:“过来这边坐。”

    众公子:······

    晟公子好大的胆子!

    二皇子赵煌挑眉,心念微动,自发拿起手边的筷子和酒杯挪去隔壁的一张桌子上,侧眸,准备看戏,暗腹:赵晟你把本事全部都拿出来,千万别手软,闷炖一回这横着走路的大螃蟹。

    赵晟净如春水般的眸色微漾,看着他的到来犹如巨石落湖面的场景,温雅和煦一笑,算是与众人打过招呼,随后,抬腿转脚步,拂蓝色长袍子,端坐了下来。

    姹紫眸闪,接过周妈妈意味深长的眸色,麻溜恰点递上筷子和杯子的姹紫,“晟公子请。”

    “嗯,幸苦了!”

    姹紫面红,“应该的,不客气!”

    二皇子赵煌见状,丹凤眼瞬圆狠甩一记眼刀子过来,可视线却撞上赵小王爷狭长的瞳眸,面上当即溢出点点赫然,瘪嘴,转眸,杯杯应邀举高高,一杯,一杯,再一杯······

    姹紫怔忪,眸色微转,龇牙狠瞪二皇子一眼,圣主果然圣明,照二皇子这个喝法,可不得收金子啊!

    咳咳!

    二皇子见状面僵,故意转移话题,拿筷子夹起锅子里一块半肥瘦肉儿,带势送见嘴巴,面露**之态道:“呀,这是什么肉?无膻味不得止,腻软诱喉口很啦;真是肥嫩鲜滑,清香诱人,嗯·····喂,喂,你怎么把酒壶拿走了?”

    “你的分子已然喝完了。”

    呃:······

    榆木疙瘩的丫头片子果真——欠抽!

    姹紫俏脸一沉,“想喝,拿银子来······也不卖给你。”

    二皇子赵煌听言,当即面似焦炭起身,脚步瞬间挪回原桌,仰脸微前凑了凑,念人讨厌道:“两位哥哥,刚才真是吓死弟弟,真怕你俩人当场开战。”

    赵小王爷听言,食指轻叩桌面,眸色莫测幽远,森冷发音道:“再吵,就回府去。”

    呃:······

    好过当场叫他闭嘴!

    赵晟听言,侧眸潺潺落于二皇子赵煌身上,温雅和煦的唇角扬起一抹言语无法描述的弧度,清淡道:“二殿下病刚刚好,还是忌口比较好!”

    姹紫一听,瞬间收起酒壶,担起奴婢的职务,只给小王爷和晟公子倒酒。

    众公子听言见状,心跳不稳,风中凌乱片刻,面抽,侧身子竖耳朵,专心致志听隔壁甜腻娇软,吟诗的押韵声音。

    “尽道丰年瑞,丰年事若何。齐城有贫者,为瑞不宜多。”音落,众小姐先后出言称赞。

    风吼眸闪,抬笔行云如流水,快速记录下来。

    关锦兰垂瞳眸,嘤嘤······害人精混蛋的妹妹还有这等才华,这么短的时间,就做出这样意境深刻的诗,嘿嘿······好有压力,好无聊,她没兴趣呢!

    钱雪见状,秀眉微扬,眸帘笛动:晟公子求而不得,赵郡主身为晟公子,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妹,应该也是有怨的吧!

    “长平,看不出来你不声不响的,原来内里大有乾坤啊!”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