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强睡的哥不直
    关锦兰见状,缓缓绽开一抹幽治的笑容,这是生气了!生气好啊!生气的就会想办法整治事情的原头,她就清静的呀!

    二皇子赵煌眸闪,好一顿才消化回过神来,那幽治的笑容背后的意思,好家伙!嘴皮子真是利索,这似筛子般的心眼儿——真不是盖的。

    “哥,亲哥!你们等等我呀!”

    “滚远点,今天不准和我同桌用膳。”

    “哥!”

    “你再说一句试试?”

    “不说了。”

    “给我闪一边去。”

    “遵命!”音落,自发迈着人模人样的四方步子,晃晃悠悠退到走廊边上。

    关锦兰瞬间眉眼弯弯,倾城小脸莹白柔和,不含一丝小人得意的神色,步调生姿似的踏步进了观景阁。

    二皇子赵煌莞尔,看着两人离去的背景,眸深莫测之意,腹诽:关跃海这几年是如何调教这蠢笨软弱的脑残了,嘿嘿······这课程才是迷一样勾人心弦。

    姹紫一脸嫌恶地看着二皇子赵煌,挑眉,刚才二皇子吩咐火一所做之事,还真是好笑,就凭圣主雁过留毛,兽过留皮的性子,二皇子这次定然鸡飞蛋打。

    观景阁内,香气潺潺绕鼻盈满厅,直引的众人疑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开晚膳?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迎烛火微微一晃,蹙秀眉自言自语道:竟然拖了这么长的时间?

    “奴婢给公主请安!”音落,轻嘘了一口气,苏嬷嬷那个老东西,见田眼红;所以,她必须给她家大小姐把脸竖起来,也叫他们不敢看轻了大小姐。

    “起来吧!”

    语轻似泉水,用腮帮子上两个深深的酒窝,送去安慰周妈妈玻璃一样的护崽仔子心情。

    “是!”

    风吹雪飘观景阁里坐着的众人闻言,齐刷刷调转身子,朝门口看了过来,窸窸窣窣声近,漾进三个眉目如画的妖孽。

    “小王爷,西厢就交给你了!”

    “嗯!”

    关锦兰垂首,莞尔一笑,行了个非常标准端庄礼,这才往东厢而去。

    赵小王爷见状不禁失笑,眼角抽搐,小东西甩出狐狸尾巴又要开始迷惑人的。

    周妈妈见状,面色瞬间紧繃,霎时挪步子,用圆润的身躯挡住混世王爷的调侃的眸珠子,浑身寒毛倒立的低头恭敬小声轻言道:“大小姐,今儿人来的可不少!”

    关锦兰停步,什么玩意?

    “都有哪些人?”

    “宫里的安宁公主,平等王府赵郡主,尚书府的秦大小姐,宰相府的钱大小姐,番省府的朝小姐,还有几位奴婢没认出来,老奴看了看,两桌少不了。”

    关锦兰一听,瞬间肉疼,都跑到她这儿来蹭饭吃,她的饭‘狠’好吃?

    “大小姐!”

    “算了,上炉吧!你们自己留下一锅。”

    “不够,西厢那人更多。”

    关锦兰听言,忍不住白了一眼,嘿嘿······坐在家里又能挣金子又能挣银子,“按我说的做。”

    “是,奴婢听大小姐的。”

    “好!”

    音落,垂眸,看脚尖移步子。妈蛋,看这个情况又要盗圣人之板了,唉,她们不出点资,怎么好意思又听又蹭吃呢!

    “护国公主好!”

    关锦兰听言,眉眼俱弯,心道:好个呸!

    “大家好!今儿天寒地冻,能得你们光临,真是荣幸万分。”音落,呵呵······不剜的你们胆寒,本小姐以后绝对不能清静的过日子。

    众嫡小姐听言,又是一通相互见礼寒暄后,这才坐了下来以闲适缓缓的语速浅浅交流。

    关锦兰眸测,一脸笑意地看着这群不请自来的嫡小姐们后,步子微挪,轻声问道:“怎么,不顺利?”

    秦珍听言,举眸似霜打的茄子,咬牙轻叨叨道:“哼,他,他说,他是你的人?”

    呃···咳咳···好在茶还没喝到嘴里,要不然得呛个半死。抬头颅轻笑,眸色轻扫众狐疑的嫡小姐们。

    “这事,回头再聊。”

    “呸,你怕什么?”

    呃:······

    “某种意上他确实是我的人,怎么,你怂了?”

    “我···我怂什么?大不了我强上,行不?”

    “行个呸,你打得过?”

    秦珍:······

    “强扭的瓜不甜,强睡的哥不直,要不然,还是算了。”

    “······我不,可能他吃吃就习惯了!”音落,抿唇,面红似廊檐的红灯笼。

    “······啊,不害臊!”

    两人靠头颅,轻声咬耳朵之即,关锦兰自修炼莲花宫的功法,第六感不是一般的强,当下觉到一股不善的眸光轻轻刷过她面,眸色儿瞬间就追了过去。

    嗯······钱雪?怎么会是钱雪!

    这又是个神马情况?

    她可清楚地记得,自己可从来也没有得罪过她。

    钱雪见状,嫣然一笑,突然婷婷起身,向着一脸愣怔的安宁公主行礼,缓缓开口道:“公主殿下,难得今天我们来圆月山庄齐聚一堂,要是一直这么闲聊甚是无趣,不如来点助兴的吧!”

    安宁听言,收回对关锦兰见面不行礼的愕然,显的十分高兴的轻言道:“看来钱大小姐是有了什么好主意,那也行啊,不知道大家是否愿意参加?”

    赵郡主听言,净如春水般的眸色轻剜关锦兰一眼,附和道:“这是好事,就是不知道护国公主可愿意?”

    关锦兰眸闪,小心脏蹦嗒蹦嗒开始不安规矩的跳舞,那个闹腾劲骇的某女恨不能当场瞬闪。吸鼻翼,暗吐糟:妈蛋,又不是那个爱敲鼓棒的害人精混蛋,怎么就连空气都窒息了?

    她,病的还真是不轻!

    清淡寡然接口,“我自然随主流。”

    众嫡小姐见状,个个人比花娇,齐声赞同道:“我们也没意见。”音落,微垂的头颅,眸色似会拐弯似的轻瞟鹌鹑鸟一样的秦大小姐一眼。

    安宁公主听言,“自然大家赞同,钱大小姐,你就说说,究竟是个什么助兴法?”

    “公主殿下,我们这里可都是嫡出大小姐,相信大家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可要是一样样的来也显得没什么意思。不过,今天承逢初雪,不如我们风雅一把,大家不如都做两首吟雪的诗应应景。”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