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江上易改本性难移
    暗堂记录的密文她可是从头到尾都过了好几遍。二皇子这人的性子,呵呵······绝对是正常反应,难不成又想找毛笔插人泄气?

    不行!

    他要是借机跑了,圣主还不得扒她的皮。

    二皇子赵煌面抽,榆木疙瘩一样的丫头片子竟敢伸手拦他?

    “你先让开,我让人回府取金子。”

    “哼!”音落,转眸,朝身后打一个响指,檐角适时斜射出一道身影,“你去把那捆成粽子的人带上来。”

    “是!”

    呃:······

    二皇子赵煌眸闪,这年头还真是人不可相貌,海水不可用斗量,一个蠢萌脑残的丫头片子竟然发展到如此地步,竟然有了这样的身家。

    赵烨这个闻名遐迩的混世魔王又出了多少力?

    瞧着院卫比他二皇子府的都强,唉,做戏看戏找乐子的兴趣碎了一地。

    火一瞪着滚圆的眸色,嘴巴里塞着一块臭抹布,被人捆成粽子的身躯到处酸疼难耐,真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就知道二殿下再学不会看人下菜碟,他很快就要嗝屁了!

    “什么,什么情况,这是你们对客人态度?”

    姹紫听言,转眸翻白眼,“什么客人,我们正是保护客人,这厮獐头鼠目鬼鬼许许在二殿下进入我们圆月山庄之后,翻墙强闯我们圆月山庄,不捉他捉谁?”

    二皇子赵煌:······

    榆木疙瘩的丫头片子,他不跟她计较。

    “放人,他是我侍卫。”

    “不放!”

    “不放,谁回去给你们主子拿金子。”

    “···哼···让人···”

    “哼什么哼,再哼把你腰肢折断······”话把子没能说完,在姹紫刹时翻脸变色,挥来的掌风中欣然倒地,狼狈似肉圆下油锅连滚好几圈,才收势停住,侧眸目测身后醉人的难堪。

    火一见状,从獐头鼠目鬼鬼许许的话语中醒过神来,瞳眸欲掉地看着眸前的这一切,娘呀,瞬间热泪盈眶,就是拼出性命,他也要报答二殿下维护之心。

    姹紫收势鄙视一眼,抬臂挥手划过被捆成粽子似的火一身上的绳子后,转身留下空间,以便两人好好表演一下深厚的主仆之情。

    火一微愣,咬牙瞬间弹起,连爬带滚地赶至一边坐着发愣的二皇子身边,“殿下,你怎么样?”

    “滚,死不了,回府把二皇子府的地契给我拿过来,另外,叫人打包行理,明儿一早本殿下带着家当给父皇见礼。”

    “······啊!”

    这就叫上劲了!不过,这个回合看来是主子败了。望天雪花纷飞,眸前的这一切,怎么感觉是如此的荒诞不羁呢!殿下九曲十三弯的肚子里到底又憋着什么妙主意?

    “还不快去,要本殿请你啊!”

    欠打!

    此种时刻竟然还敢猜测他的心绪。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回去。”头痛,闪身走人。都是不吃亏的主,这事看来是有得纠缠了。

    廊柱拐弯处

    “他到底想做什么?”

    “江上易改,本性难移,想去里面拼同情。”

    呃:······

    我靠!

    “敢拿来,我就敢接。”

    赵小王爷听言,狭长的瞳眸微眯,看着关锦兰变幻不停的小脸,略带火气道:“爷有让你不接?平时少答理他,他闹腾够了,自然就会消停了!”

    关锦兰听言,心里忍不住轻‘啐’一口,凭什么他闹腾够了就会消停?

    他竟敢主动送上门,停不停的可不是他说了算。皇家的人总是自命不凡,总觉的这全天下的人,理所当然要陪着他们的节奏耍。

    她还真心不伺候了!

    抿了抿唇畔子,装似不经大脑子思考脱口而出,“他找我干嘛?还不是看上你了!”

    赵小王爷听言,轻哼一声,小东西脑子就是转的快,“走吧。”

    关锦兰撇嘴,满腔不满在小脑壳内阵阵如潮,精致的粉嫩的小耳朵收着廊弯处的脚步声。

    倾城小脸垮的往下一拉,看不得臭混球坦然的理所当然,樱桃小嘴继续巴搭巴搭毒舌道:“意动心折最是撩人心弦儿,不过,这样的烂借口也能被他拿来用,还真奇葩。”

    赵小王爷蹙剑眉,人只要身在高位,总会不由自主的卷进浮层似海的浪潮里,小东西又想大树底下好好乘凉,又想权柄心机之叶一丝不占身,怎么可能!

    二皇子赵煌急赶,慢赶,紧追着过来抺汗的动作一停,这是,怎么感觉说他是兔儿爷!

    “肉团儿,不带这么阴人,坏人名誉的。”

    关锦兰听言,侧头颅,面不红心不跳,本小姐就是故意恶心你的。

    “刚才不是有人说上刀山下火海,瞳都不带眨一下嘛,这不是情深意重吗?这不是难以自拔了吗?”

    丫丫的,也不看看本小姐在现代靠什么吃饭的,谈判桌上靠的就是观言察色和一口‘咔咔’的好钢牙啊!练的就是铜墙铁壁,黑的照样给你说成白的。

    二皇子赵煌脸听言,俊脸上神情那个花儿别样红,眸底里更是掀起阵阵了不得的兴味,嘿嘿······遇到对手了,这才是人过的日子不是?

    “哎呀!肉,”这肉团子还没叫出口,就收到赵小王爷斜睨侧飞而来的凌厉眸刀子。二皇子赵煌见状,麻溜识趣改口,“护国,你千万不可以如此诨说,我和哥可是有血缘关系的。”

    音落,含情脉脉看混世魔王哈。拱火!

    呃······

    好吧!这顺着梯子就入戏了!

    关锦兰得意扬扬的优势,顷刻就逆转了,不由一呆,下一刻瞬间迈起大长腿,跟上前面傲娇的臭混球,语重心长道:“小王爷您老走这快做什么?没见身后正有一边缘人士,正等着您这样大智若愚的人,搭、救、呢!”

    赵小王爷听言,脚下步子迈的更快,搭救?救也是救你这个不着调的小东西。

    “哎呦喂,这可如何是好······”

    “闭嘴,没兴趣!”黑脸,手臂一抬,牵起关锦兰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狠捏一下,直接甩落,走人。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