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谁敢管我
    赵小王爷见状,薄唇微扬,脸色淡淡,不紧不慢道:“二弟,做人还是实诚点的好!”

    二皇子赵煌想,哗靠!果然是一家人。实诚?这话应该对他身边装柔弱的丫头片子说吧!

    他也就是小时候看她蠢,好玩!这才骗她种铜板。现在好了啦,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里面了。

    “肉团儿!”

    “嗯······!”音落拐着弯儿,眸色斜视轻睨二皇子赵煌身上。

    “不对,护国,本皇子也闷,怎么就没种出来呢!”

    关锦兰听言瘪嘴,似早就知道二皇子赵煌会这么说,当下纤细小腰肢一扭,“小王爷,奴家的金子给人黑了!”

    赵小王爷听言,顿时头皮发毛,这欠收拾的小东西,想黑二皇子的金子,可这作态,哼,夜深雪寒,无人时再跟她好好聊上一聊。

    “不急,我去皇叔那帮你讨。”

    二皇子赵煌一听,瞳眸瞪圆,不带这么玩的,又不是小孩子,小孩子打架输了,找老师家长告状。

    “哥,我亲哥,肚子好饿,能先用晚膳不?”

    关锦兰眨巴眨巴瞳眸,手臂微抬,伸手成猫爪状,轻搭在赵小王爷修长的腰间,铿锵有力道:“小王爷,二皇子的意思是用了晚膳再还金子吗?”

    赵小王爷侧眸轻眸关锦兰一眼,肯定无比道:“当然不是,堂堂二皇子,自然是先还了金子,再用晚膳。”

    二皇子赵煌听言,露哭丧脸,悲了个催!

    “先吃,我派人回府取去。”

    关锦兰闻言,霎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样!本小姐不见兔子不撒鹰,敢不给?姐姐就让你饿着罚站,看大家伙在你面前刷几天锅子。

    “小王爷,自如此我们就先带他过去。”

    听言,赵小王爷笑了,不着痕迹轻轻拉下放在腰上作威作福的嫩爪子,“好!”

    二皇子赵煌见状,面露肃穆之色,心道:吃完他就头晕脑子胀,外加肚疼全身抖,赖账。

    ===

    雪花恋恋不舍地打着旋儿,似精灵般长灵智飘逸着落于自己预定的位置上,院顶、树梢、假山、全盖上了雪白羊毛毯。

    关锦兰迈出的脚步微滞,看着漫天和谐飞扑的雪花,转眸,伸手臂抬手,轻拍赵烨修长的大手。

    “何事?”

    “等我五分钟。”

    “哼,让爷在这里吹寒风?”

    呃:······

    好像是不对!

    转身,抬手,姹紫见状,推开不停向她抛媚眼的二皇子,“主子!”

    “嗯,俯耳过来。”

    “是!”

    二皇子赵煌见状,瞬间侧身做布景。

    关锦兰眸闪,这话劳竟然想偷听,瞅他那对狗耳朵竖的,手臂微抬,‘啪啪’两声,二皇子赵煌瞬间面黑似包公,转身一脸委屈,怨念之及。

    可怜巴巴地看着关锦兰,小嘴巴巴不停地吩咐那榆木疙瘩的丫头片子,也不知道你到在说什么?

    “是,属下这就派人去。”

    “嗯,快去快回。”

    “是!”

    赵小王爷听言,眸色沉暗,直直看着关锦兰,搞不清小东西为何要做这样的吩咐?不过,他一点也不着急,长夜漫漫不够聊,就着日光日白接着聊,哼哼,这主意堪好!

    关锦兰蹙秀眉,侧头颅一看,身子一僵,眸内好似有十万伏行雷电射来,骇得她腿肚子瞬软,当下本能就想催动意念······可临阵逃脱的前兆在修长大手伸过来的一秒——憋回。

    “那个,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嗯,准备让他做石雕?”

    “······啊!”音落,转身,好看的丹凤眼微弯,抬手臂轻送两道劲气,‘啪啪’两声响,解开龇牙咧嘴的二皇子赵煌的穴道。

    那能呢!

    金子还没到手呢!

    “护国,你这样真是太过份了。”

    关锦兰听言,耸肩膀,痞痞邪恶道:“天大地大,本小姐最大,谁敢来管我!”

    “你就吹吧!”音落,郁闷,举眸朝前微僵的身躯担忧道:“哥哥,你看看她······”

    “闭嘴,我宠的。”

    呃:······

    又打断他的话,无耐憋屈,费心思,又不能上演哭戏,真是考量人的演技!

    “主子!”

    “嗯,姹紫,你候着二皇子,什么时候还了金子,什么时候再请他进观景阁。”

    “是!”

    姹紫应声,眸色冷淡,一脸嫌弃地跟在二皇子的身边。

    二皇子赵煌听音,眸底情绪急速翻涌,几个意思?不见兔子不撒鹰,这是不给金子都不行!现在就是想走,都走不了。

    “哥!哥!不行,你真的管管······”

    赵小王爷侧眸,轻瞟一眼,声音暗沉,“闭嘴,管不了!欠债还银,天经地义。”

    话出,二皇子赵煌眼眸瞬间睁大,惊呼出声,“你种一个给我看看。”明明种的是钢板!

    赵小王爷听言,狭长的瞳眸森然眯起。

    二皇子赵煌:······

    蓦然咽下到嘴的话把子,只是面色却是相当的‘好’看,愣是让人找不词语来阑述。

    姹紫垂首,忍不住唏嘘。特别想知道到传说中圣主怎么坑成公子银子的事件,和这次的事件中有没有相同之处,又有何不同之处?

    抬眸,偷瞄一眼身旁二皇子面上抖动不停的肌肉,心道:二皇子是给金子,还是不给呢?

    关锦兰见状嘿嘿一笑,靠近赵小王爷,扬起动人如水的眸色,甜腻腻道:“咱们走,别管那蹭饭吃的。”

    甜腻的音线堪堪一停,显得是相当的突兀。

    二皇子赵煌果断选择不能再说话的,他必须凭这几个长廊的弯子,想想前面还会有什么阵势在等着他,他又要怎么解决。

    赵小王爷:······

    清风欲要上前的步子一滞,忽觉陡然无力,圣主对黄白之物的热爱究竟到了何种地步呢?二皇子赵煌的性子,呵呵,那也是无理搅三分的主。

    那,以后可真是有得搞了啊!

    “肉,关,护国你等着,我这就派人去府上取,金,子。”

    姹紫垂首,鄙视,堂堂齐国二皇子这是想溜?真特么的丢人,武林第一成公子比他强!

    不对!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