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本小姐现在就给你放大招
    关锦兰听言,瞬间眉眼弯弯,她就是再缺心眼儿,这时候也知道必须趋利避害,“他青春期靠后,提前进入更年期了。病得真是不清,可是也别找我啊,我又不是兽医。”

    赵小王爷听言,薄唇轻抽,“不觉着有趣?”

    关锦兰听言,瞬间抽手,随势在他腰间轻掐一把,嘿嘿······丫丫的再挑事,她就不给他面子。

    “你说有趣就有趣。”

    赵小王爷见状,薄唇莞尔一勾,举眸,不咸不淡道:“你的病好了?”

    二皇子赵煌听言,从被惊炸的话语中回过神来,夸张道:“呀!哥,我亲哥,你眸里总算看到弟弟。”

    “看不到你,你又准备怎么样?”

    二皇子赵煌一听一噎,讪讪摸鼻尖道:“哪能呢,哥哥,您爱护弟弟,一连几次让弟弟在空中翻筋斗玩,这待遇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弟弟······”

    “闭嘴!”

    呃:······

    赵小王爷抬臂伸手,拿茶盏,轻抿了一口茶水,眸色斜睨,嘲讽道:“肉团儿?想在这里住几天?”

    “呜呜······哥,您是不知道啊!我那二皇子府真不是人过的日子,我这生病的时候,我就想,我要是就这么死了,还有没事落下没有做,对不起人啊!这一想,不就想到小时候和肉团儿在宫里一起种的银子还没收呢!”

    “嗯,所以你这病一好,立马就来找肉团儿了。”

    呃:······

    “哥,所以说你就是我亲哥,弟弟这话还说完,你······”

    “闭嘴!”

    呃:······

    “哥哥,弟弟自小话多,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这也就是病好,”话儿说到里,霎时被一记似刀的眸色儿打断,话把子在口腔里转了两个圈后,直接变成一句话,“哥,带弟弟玩一段。”

    赵小王爷收眸,手指轻敲桌面,颇为遗憾地道:“既然你有此想法,让你如愿一次也不是不行;不过,肉团儿的称呼?”

    “呃·····哥哥·我嘴欠,这往后我绝对不叫肉团儿。”

    “还要在这里住几天?”

    “哥在哪,我就在那。”

    关锦兰眨巴眨巴好看的丹凤眼儿,这是又要搞事情的节奏啦!堂堂二皇子,竟然一点节操也木有!

    翻脸比翻书还快。

    不过,嘿嘿······种银子?种这个字好啊,可操作的空间实在大,不管是前后,还是左右都可以无限的广扩延伸哈。

    赵小王爷听言,满额黑线,“哥在哪里,你在哪里?”

    二皇子赵煌点头似小鸡吃食,“只要哥同意,上刀山下油锅,弟弟眸子都不带眨的。”

    “是吗?”

    “绝对的!”

    赵小王爷听完,抬臂伸手一把拉过瞳眸璀璨似星辰的小东西,眸闪,抿了抿下滑薄唇,压下心里的火气,沉声启唇道:“合适的机会暂时没有。所以,你这上刀山下油锅的觉悟还是先存着。”

    “哥哥句句真知灼见,弟弟······”

    “闭嘴!”

    呃:······

    “哥哥,您说,您说。”

    “她三尺之内,我不想看到你的身影。”

    “哥,您这也太霸道了,我和肉团儿,可是青梅竹马。”

    关锦兰小脑壳里正在不停运地用阿拉伯数字,算计着怎么把‘种’这个字,运作出花来。

    听言,秀眉瞬间拧起,樱桃粉唇更是抿成一条直线儿,这厮绝对是扮猪吃老虎!

    谁跟他青梅竹马了?

    脸皮真够厚的,盖长城哈。凭什么呀,就凭他的身份,凭他的屁股比脸白,丫的再敢糊说一句试试!

    二皇子赵煌见状,朝关锦兰直挑眉,笑得见牙不见眼。

    赵小王爷面黑,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缝儿,‘嗖’的一下子飞出一个凌厉的眼刀子,成功地让二皇子赵煌的笑脸僵在半空后,收眸,轻捏磨搓,手中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小指尖。不满!

    “喜娘娘,今刚得了协理六宫的权柄,想来心情必然甚好。”

    音落,小东西真是欠收拾,她的眸色怎么可以晶亮地映入别的男人的身影。

    不想看两对丹凤眼眸色相视,更不想听二皇子赵煌继续恬噪。

    二皇子赵煌听言,瞬间抿唇,脸露忐忑神色,不敢继续呱噪!

    关锦兰小手吃疼,侧头颅,转眸,刷的一下子收回自己的纤细小手,吧唧吧唧小嘴巴,心口哇凉哇凉的,臭混球整人总能整在七寸上,真狠!

    不过,二皇子赵煌真这么有孝心?这事放在皇家······两说。

    叩叩

    “主子,客人都到齐了。”

    关锦兰听言,不得空搭理再次被人抓过的纤细小嫩手,凝眉,敛神色,差点因这话劳忘了正事。

    “嗯,知道了,你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是!”

    音落,清风隔门帘抱拳行礼退下。

    “小王爷,劳您尊驾去观景阁用晚膳,顺便赏儿景如何?”

    赵小王爷听言,侧头颅,眸底溢出一说不出的怅然,小东西又开始不着调了,他又开始为她善后,“好好说话。”

    “是,听小王爷的。”

    赵小王爷听言,薄唇几抿,“走吧!”

    “姹紫,送客。”

    二皇子赵煌:······

    “别呀······”

    “停,那个二皇子,你看都这时辰了,我们都要去用晚膳,你既然是来还银子的,还是赶紧的吧!”

    二皇子赵煌,瞬间怨念,动作慢如蜗牛般从袖袋里拿出一灰锦荷包开始数铜板。

    嘎嘎!

    关锦兰霎时当机,在二皇子数到第五个铜板后,忍不住咔咔磨牙,我日你先人板板,竟只带着五个铜板就敢上让叫嗓子,还叫了她那么多声的肉团子,还想在她这里住几天?

    我去!

    本小姐现在就给你放大招!

    “小王爷,他欺负人,我明明记得‘种’的可是一锭金子。而且,他当时还跟我拍胸保证,一定会长出一箱金子的。”委屈,语带呜咽之声。

    二皇子赵煌一听,狂咳,该死,他竟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关锦兰的性子,果然变得面目全非。

    这慌话说的奶娃娃都不信啦!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