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主意
    门外,小厮一听一见,悄悄轻吐一口心中浊气,腹排:还好,还好!总算是逃过一劫。

    ===

    城北一处三进的小院子,关二爷临时购置的住所。

    他跟大哥因楚哥儿这事,已然完全决裂,太子算计又落了空,一番动作下来,直是鸡飞蛋打,昭姐儿这个闺女也完全废了。

    关二爷眯眸,这结果他完全接受不了!

    心里敝着一肚子的熊熊烈火,脚步一抬一踏恨不能踩出一个坑,好不容易迈进破败小院子,心里的不甘之火瞬间点燃。

    一点儿力气儿也不舍得省,统统的都发泄在关二夫人的身上。

    关楚仁瞳眸涣散,无神地看着面前这一切,脑内全是老夫人曾对他许承,以及他对关锦兰的算计,还有对如意的稍想······跟大伯彻底闹翻事件。

    伯爵府的爵位?这感觉怎么就像做了一场无比骇人的惊魂之梦。

    关二爷噼哩叭啦一阵全武行发泄,心里的烈烈熊熊灼热之火却一点也没有减少,看着抱头鼠窜的哀嚎不止的二夫人,脚下的步子越发的宽广,随手拿起角落里一条色汗巾纱,一把扯住二夫人的头颅,随即抬手一塞,动作那是相当麻利,好想演练了几百回。

    关二夫人满头珠翠纷飞,满地墨丝凌乱撒落在地上,惨白着一张脸不敢置信看着关二爷,身上似爆雨般的拳头,不及心里的煎熬。

    鲁阳王府的混世魔王,竟被封王爷了!

    太子落马,是不是跟他有关系?

    关锦兰这个丫头片子,怎么就那么的狠心?昭姐儿跟她可是有着血缘的嫡亲堂姐妹啊!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去找她,必须让她拉昭姐儿一把。

    昭姐儿虽然跟太子成的那事,可现在太子竟然落的终身监禁;她再怎么不是人,也舍不得把昭姐儿,送进终身监禁的太子府啊。

    可恶的老妖婆,竟然想把昭姐儿送去寺庙为家族祈福,真真是刻千刀万剜也不能解她心头之恨。

    关楚仁紧闭的瞳眸,终算是在耳鼓渐渐消退的哀切中,重新打开了眸色,看着被父亲揍的彻底不能动弹的母亲,缓缓缩紧了自己的身躯,团成一个实实在在的肉球,忍不住轻轻咽咽的悲鸣起来。

    这一切的祸害都是因为他,要不是珍珠那蹄子太勾人,他怎么会爬上大伯床。

    真是一招棋错,竟连个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吗?不!他不甘心,没了太子,还有其它皇子呀。

    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

    他只错估了赵世子对关锦兰的宠爱和事后报复的手段,也低估了关跃海的阴毒,珍珠竟然就这样没了!没了?握拳掐掌手,直到鲜血流出,犹不觉地疼痛。

    关跃海这个变态,一定早就知道太子靠不住,所以躲在一旁看着热闹,让他主持晏会。

    啊!

    “少爷,你怎么吐血了?”

    “······滚!”

    “是,是,奴婢这就滚。”战战兢兢来,战战兢兢滚出。

    关二爷听言,回眸,顶着怒火难消心绪,举眸看着越来越厚的雪花,忍不住冷哼一声,他到是要看看当今皇上,怎么灭陈国公府的九簇?

    ===

    圆月山庄,门仆侧身,一脸复杂之色地站在门口。

    “怎么回事?”清风走出问道。

    “四位公子都回来了。”

    “人呢?”

    “还,还在门外。”

    “公子们回来,你竟敢不开门。”

    “小的死罪!”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子们回来,属下高兴,正忙着开门恭迎,可公子身后突然多了几辆马车,属下一时没了主见,姹紫又出去办事了,所以属下这才无措,请您过来。”

    “就因为这样,你就把四位公子关在门外了?”

    “小的死罪!”

    “你死罪不死罪就等着圣主的裁决,还不快点把公子们请进来。”

    “是,是,属下这就开门。”

    清风看着自以为事属下背影,叹了口气。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他人。想邀功,想出头,本没有错。可竟想踏着四位公子的脸面上位,真正是蠢不可及。

    本来她可及刻灭了他,但此事正好恰在点子上,她到是看看圣主对公子们的意思。

    ===

    “主子,属下有事启禀!”

    关锦兰听音,嘟了嘟嘴,拿下圈固在细腰肢上的铁钳子,随手拿着一个白狐披风系好,看了看床案边的靴子,锁起的眉头,轻吐一口气,懒弯腰肢,直接运起莲之舞步,飘逸出了厢房的门儿,稳稳落坐于厅中主位上。

    “何事?”

    “公子们回府了。”

    “嗯,就这事用的着你巴巴走过来禀报。”

    “是,属下没说清楚。”

    “嗯!”

    “守门的······”

    “停,属下不会做事,你看着按规矩办,没有必须事事请示。”

    “是,属下告退。”

    “慢着,晚上的宴会设在观景阁,让他们直接过去。”

    “是!”

    “如果,还有不请自来的客人,看身份不能拦的,全部请去观景阁,用茶候着就行了。”

    “是!”

    音落,清风抱拳行礼,确定关锦兰再无吩咐这才退了出去。用茶候着?没让用好茶,看来圣主已经猜到发生何事。这是,是迁怒后面的人吧?

    看来,四位公子在大雪纷飞的天气,陪他们在门外等一等······呀,喜事,圣主心里这是铁定有四位公子了。

    啪啪!

    敲落披风上的雪花儿。颠颠迈起生风的小步子,掀门帘飞似地凑到关锦兰面前,嘿嘿笑道:“锦兰,你好威风啊!看小女子如此的仰您风范,收留咱在这里坐几天如何?”

    关锦兰听言面抽,收回微漾的神情波动,垂眸,小辣椒竟然打起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主意!

    “嘿嘿······你怎么又蹦哒回来了?”

    “咦,丢人家一个在观景阁,好无聊的好不好!”

    “嗯,你到是会整事,不过这几天我真的比较忙,过完年后你再过来住几天,如何?”

    秦珍听言,嘴巴直接抿成一条直线,“命苦,招人嫌!我不能跟着你吗?”

    “呸,真这么急着为我暖床?”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