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我还不能思个春
    “哼,在她不注意的时候,你往里吹点迷烟,还不能把她身上的胎记给我找出来。”

    “是,属下现在就去。”

    “哎,你等下,最好把形状给我画出来。另,今晚,找两个人在窗口做出戏,乐呵乐呵!”

    “圣主!”

    “聋了!”

    “没,没,我这就下去,可主子安排什么戏码?”

    “······你!”无语,伸着十指轻勾了下。

    姹紫见状,一时间竟然有点犯迷糊。圣主这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叫她上前的意,不禁举眸与圣主面面相觑一息后,麻溜踏步上前,学本事。

    “·······”

    姹紫听言起身,如看仙人,“圣主!”

    “怎么,这你也办不好?”

    “办得到,属下这就去。”姹紫身子紧绷,她敢办不到吗?当然是不能的!

    关锦兰看着姹紫的背影,冷哼了一声,“记住了,办不到就办你!”

    音落,透着姹紫掀开的帘风,看着越来越骚动的漫天飞雪,收眸,抬手继续磕瓜子,嘿嘿······不敲打一下就是不行,什么事情都来问她,她还要不要活了。

    姹紫耳鼓收音,腿肚子微软,抿唇暗诽:圣主!您老脑子这嘴巴,绝对可以上阵杀敌了。

    关锦兰鼻尖发酸,猛打一声阿嚏,顿时眸深,不高兴了,这绝对是有人在背后骂她。

    眸色微闪,不会是臭混球在怪她怎么还不进去陪睡吧?呀呀······这可如果是好?

    自发走进去送货上门被人睡,还是被人叫换进去陪人睡,还是他忍不住飓风一般将她席关联进去睡,啊啊啊·······要不直接隐盾和莲花唠唠嗑······思绪百转千回,千回百转间,清风隔着门帘轻声启禀。

    “主子,秦大小姐来了。”

    “嗯,快请。”

    秦珍隔着厚实的门帘一听,果然是关锦兰,刷的一声拉开门帘,咋呼欢叫着蹦了进来。

    “锦兰,锦兰你被封公主了,你看我给你准备的这个·······呀!这怎么有一双男人的靴子······”

    话把子说到这时在,瞬间抬手捂唇,瞪眼,直勾勾地看向关锦兰。

    关锦兰面色微红,低咳一声,“嗯,我的。”

    “切,你就诨说,你的有脚有这么大吗?”

    “哼哼,谁说本小姐的脚就不长的呢!”

    “···咦···咦···”翘着嘴儿,一脸的不相信。

    关锦兰见状,轻呵呵两声,本小姐死猪不怕开水烫,收眸看向秦珍放在桌面上的骰子,这是上次去赌坊挣银子挣上瘾了!

    “拿着来做什么?耍两把?”

    秦珍听言一怔,红着腮帮子,磨着小牙儿,挪步子坐到关锦兰身边,垂首,小声轻言问道:“那个,他,他在不在?”

    关锦兰侧头颅,思忖秦珍问的是谁?

    “哪个他,是谁?”

    秦珍一听,面色似火,头颅低至胸前,小手直扭着衣袖,“就是,就是风公子他在不在?”

    关锦兰听言,瞬间转身子,抬手扶住秦珍的双肩,“······你说呢?”

    “我哪里知道!”音落,娇羞低头犹又不甘心举眸道:“其实,后面我,我去‘成日享’找过他。”

    关锦兰眉尾稍扬,“我猜猜?”

    “猜个屁,他老躲着我。”音落,面上俏丽的红润退尽,眸中的神彩同样也暗淡了下来。

    关锦兰抿了抿樱桃粉唇儿,哭笑不得伸手在秦珍肩上拍了一下,“秦珍,你思春了!”

    听关锦兰这话,秦珍忍不住嘴角搐了一下,绷着脸说道:“你这都有人睡了,我还不能思个春。”

    呃:······

    唉,头疼!

    “就为这,看看你的小脸瘦得。”

    “哼,我那有瘦!”死鸭子嘴硬,死抗到底。

    “嗯,你高兴就好。”

    “他不来吗?”

    关锦兰听言,愕然心中似波的浪潮,撇嘴轻言道:“他···来···”

    “锦兰,我,我好像又麻烦你了。”秦珍音落,睁圆了瞳眸,忽略了关锦兰明媚的令人目眩的倾城之颜,一颗心儿早就迫切地飞了出去。

    关锦兰见状讪讪,看着秦珍面上再次露出浅浅的绯色,期期艾艾道:“一点也不麻烦···能为秦大小姐···牵线搭桥···是我的荣幸。”

    “真的,锦兰你可真好!”

    呃:······

    清风隔着厚实的门帘将话听得一清二楚,双手微合摩挲掌心,渐渐燃烧而起了炽烈的热度。不要脸东西,竟敢稍想圣主的男人。

    关锦兰看着秦珍娇羞的样子,胸口浪潮似海波一浪接一浪欲要焚尽唯一的理智,很想脱口而出:喂,你个丫头片子,其实那人身上贴着本小姐的标签,你就不浪费脑细胞了。

    可能说吗?不能。

    舒展欲要纠结成麻花的秀眉,捏灭指尖难以下咽的瓜子。妈蛋,不是一早就做好决断,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把他们四个嫁出去嘛!

    为何她心似喝了百年陈醋般淌进四肢百骸,僵的她手脚都无处安放?

    么么,她真成了腐女了?

    嘿嘿······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这样子的。她只是欣赏美男,更何况,风吼长的跟现代男神全成武似的······给秦珍这丫头拐走,还真是不合算······

    啊啊啊!

    想的什么鬼?

    她到底是怎么了?赵烨那个醋坛子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活剜了她!

    两人各怀心思,天南海北,随意扯着话把子一阵乱炖后,关锦兰成功把秦珍忽悠去了观景阁。

    咕噜咕噜,伸手拿杯,猛灌两口清水,冲淡心口酸的倒缸香味,弯腰提起地上的男靴子,痞痞抬手狠狠推开了厢房的门儿······

    ===

    忠勇伯爵府

    关跃海内里怒火中烧,那眸神儿透着阴冷的杀机和藏不住的愤怒,“管家,派人去西院把让小南和小昌接进来。”

    “是!”

    音落,毕恭毕敬地退出门口,松了松握紧成拳的大手,身心都似粘染了这漫天的冰寒之气,一脸难掩的惊骇,复杂抬头望天,真正可惜了花样的年华,过了今晚就没了!没了呀!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