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人都说做女人挺好
    吉祥听言一噎,娘哎,她就知道怎么答都不对。

    “主母,我,我去把梅儿叫过来?”

    关锦兰看吉祥智商捉瞎,长叹一声,抬腿迈步子,伸手拍了拍吉祥肩膀,顺便拉出欲要埋进衣领的头颅,意味深长地道:“吉祥呀!梅子还是太傻,太天真,这把希望压在男人的身上···啧啧,你是不也想潮流一把?”

    吉祥顶着一张稚嫩的脸,潮流?不明白,主母,主母不会是变着花样儿来折腾她吧?

    “属下,属下不敢。”

    “哎呦,我这是在夸奖梅儿呢,你怎么还不敢呢,真是丢你家主公的脸。”

    “······啊!”

    面抽,这男人都被说成不如牲口了,主母肯定是察觉到的什么?才让她过来确定,悲剧,这样的事情为何不让如意来?

    “主母,一把抓那还有很多病人,属下担心如意一个人忙不过来。”

    关锦兰听言,侧眸拔炭火,感慨悠然道:“呦呦,一把抓什么时候就你一个医女了,看把你给能的,不会是和那个医童挠和到一块儿去了吧?这一时不见如隔三秋,自是难耐的很啦!”

    吉祥听言,眉头打结了,主公还在里面躺着呢!

    “主母!您还是饶了我吧,这有身孕的可是梅儿。”

    关锦兰侧头颅,眸露厉色轻瞟吉祥一眼,“人都说做女人挺好,可我怎么觉得这日子,苦呀!不但要哄男人,还要哄身边的下属奴婢们,小意照顾你们的生活起居。”

    吉祥抿唇,银牙一咬,啊,娘呀,牙床好疼,抖,难道是因为那药的事情?

    “主母,那药已经做成了,就是还没找到人试。”

    “······嗯。”音落,关锦兰瞬间笑了。

    “主母!”

    “把那眼屎擦擦。”

    吉祥听言,忙抬手擦瞳眸,放下一看,一脸懵逼,“主母,没有。”

    “你真是个蠢的,城西街上灯红酒绿·······明天就把结果给我拿过来。”

    “是!”音落,垂首,哎,主母是越来越能气人。

    关锦兰见状,眨巴眨巴好看的丹凤眼,嘿嘿······臭混球心眼多的跟筛子,手下心眼实的跟面墙,换了主子跟着她,还是一点也没改,头疼!

    细想,主子与手下,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一样的让人堵心。

    磨牙,中咬音,“怎么还不下去,可是心里还有事,等着我给你解答?”

    “没,没,属下这就告退。”

    赵小王爷转身躯,薄唇弧度下降,他是真的没想到——小东西真是越来越恶趣味了!

    小东西已前柔弱,聪明、听话;中途添了腹黑,果断;现在嘛!又多了些狠辣和狡诈,这会又增添了调戏人的恶趣味。

    在他的面前更是牙尖嘴利,毫无顾忌,自在又自得。

    心绪翻滚,对于小东西陡然升起一股无力的感觉,好像永远也跟不上她的节奏,就像一孤本,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页写的是什么。

    又毒舌,又爱占便宜,更爱黄白之物,能气死人,却又让人无法讨嫌烦闷的人,就是这样个小东西,他一次又一次地为她,放弃自己做人的一贯原则,闭眸,深吸一口气。

    雾里看花——可爱又可恶小东西,真是欠收拾!

    皇宫,乾清宫。

    齐帝阴沉着一张脸,阴云密布似顷刻就能下起漫天的冰疙瘩来,戾气完全外露,语气却是不咸不谈道:“你刚才说逃走了?”

    京龙首卫蹲跪的身躯僵如石块,感觉着齐帝的怒火,面上却无多余的波动,心知这种事情瞒是瞒不住的,“除却那人,无一生还。”

    他是京龙首卫,七情六欲不属于他,害怕这种情结也不属于他,他所必须俱备的就是忠心,忠诚。主子是天,违命者死!

    齐帝听言,抽抽嘴角,肃然立定道:“呵呵······你到是越来越会办事的,除却那人,无一生还。”

    京龙首卫听言,僵如石块的身躯稳如石雕,眸里闪过一系列的兵力部署调配,怎么就跑了!怎么可能跑的了?

    殿内空气凝结,齐帝眸深,修长的大手极快地拔动着碧绿的念珠子,那样真实的事情,太过折损他身为帝王的颜面,可他最想杀的人竟然逃了,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再搜。”

    “是!”音落,石雕似的身躯瞬间变成天外飞来的雪花,一闪而消逝无踪可寻。

    齐帝挑眉,狭长的瞳眸里滑过一道狠戾之气,‘啪’的一声放下手中的念珠,提御笔走龙蛇一息,启薄唇,“传旨,陈国公府灭九族。”

    陈公公听言,面色寡淡如常,躬身至腰间接旨,退了出去。

    齐帝赵隆看了看陈公公退出的背影,心火难灭,竟然忘了这老东西也是姓陈的,哼,平时溜须拍马的,此时办事到也是利落的很啦!

    “李公公,把这个给皇后娘娘送过去。”

    李公公听言,恭敬接过,踱着悄无声息的小步子退了出去后,忍不住轻吐一口长气,喉结滑动吞口水,稳稳心神,这才低头看着手中的红木盒子,这是,这是蚀心粉啊!

    蚀心粉,每天午时三刻,蚀心而烛,心如置火罐,其中的滋味······

    ===

    宫里风声鹤警,宫门戒备深严,许进不许出,但消息还是长了翅膀一样,消消漫进各府。

    该知道的人,还是都知道了,大家均心照不宣,一个个龟缩在自己的府里犹觉着不安全。同问一声:明天,可以不去上早朝不?

    二皇子府

    前院书房中,赵煌休闲地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中的一片枯黄的树叶子,扬眉道:“父皇可真舍得,那样的宝贝都拿出来的。”

    “是的,殿下!”

    音落,垂首,喜嫔娘娘还真是个能人,竟然能想出利用宫里的排水用的暗流传递消息。

    二皇子赵煌侧眸,勾唇轻鄙一笑,“这个世上能让父皇拿出那样的宝贝,也就得那一个人而已。”

    侍卫听言,沉默。

    二皇子赵煌起身,抬腿踏步至窗前,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俊颜里依稀扬起几分说不出的满足:父皇真是没想到哈,您老也有吃鳖的时候?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