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进进出出忙绣花
    “······你,你无耻!”哆嗦,惊得找不着词语来口骂他。

    关锦兰见状,收手轻捂甩额角,骚包扭身子起身,伸手拿过旁边桌子上的茶本,姿态万千地轻‘呷’一口,“哎,咱们还是缺少沟通,快过,本公子给你看看,绝对有牙齿啊!”

    音落,轻挑的眸色,猥琐地盯着紫衣女子高耸之上,跟着她的呼吸,眨巴眨巴瞳眸,亮出晶莹银牙咧嘴磨的咔咔直响。

    她绝对是好人啊!看看为了照顾美人的心情,条件是越降越低呀!

    紫衣女子一见,脑子‘嗡’的一声巨响,本能抬臂捂胸前,未嫁的女子哪个不是由媒人父母做亲的,眸前的这该,这男子却眸不转视,直愣愣地看着她······看她······

    天!

    她真是没脸见人的。

    关锦兰抿唇憋笑,小脑壳内闪过赵晟说话的腔调,咽了下口水,清润潺潺之音悠扬婉转似簫曲溢出,“噢,看本公子心悦你到了何种程度,竟然还没介绍自已,不急啊,本人姓贾,名益真,别名:真益贾,呢称:爱插花!”

    音落,对自己临时急智点一个赞,脸上的笑意越发的藏不住,“美人,你呢?你叫什么名字?”音落,调转身子,伸十指微勾,轻晃两下。

    紫衣女子见状,不知为何心跳的厉害,踌躇片刻,果断往后缩了缩身子,真心扛不住了,她真心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贾益真,真益贾,爱插花。’这些个字怎么就这么的令人感到心慌气短,惊悚到她全身的毛孔都朝一个方向立正,恨不能当场哭出声来。

    ‘呀,’不对!‘插花’又是什么意思?

    “美人!”

    “啊!闭嘴。”

    “哦!”眨了眨瞳眸,露不明所以装。

    紫衣女子额角有汗,忍不住深呼吸好几口气,面色万紫千红,沉声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关锦兰听言,瞬间坐稳身子,“相互了解,自我介绍呀!我们···呵呵···这不是为了赶紧进房插花······”音落,看着‘砰’一声,瘫坐在地的身子,一脸心疼道:“美人,你怎么了?小屁屁疼不疼啊?”

    “你说呢!”

    咬牙,她不生气,她不能生气,更不被她拐着题跑。她长这么大,虽听说过强抢民女的,但可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敢抢她。

    “呵呵···不是生气就好呀!那刚刚是害羞。”音落,勾唇一笑,“其实吧,这时候是挺让人害羞的,不过一会生二回熟三回······就没瘾。”

    紫衣女子听言,急闭双眸,浑身气的直发抖,该死的男人,生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又有何用!

    这样的男人,让人···让人···简直羞愤欲死。过路的各位神佛,您们行行好,赶紧地把他收了吧!

    “你,混蛋你!”

    “哎呀喂!咱们总是会成亲了,小嘴巴还真辣,不过,本公子就是喜欢,这勾得人心肝都痒了,要不·······咱们先来波一个。”

    “谁、要、跟、你、成、亲、了?谁、要、跟、你、那、什、么、一、个、了。”磨牙,发狠,硬从牙缝里蹦出炒蚕豆似的脆响。

    “行了,别再矫情了。回头洗干净,本公子今晚去你那你,爱美人!”

    关锦兰抿唇,毛丫头一个,骂个人都不会,这么单纯,都让人于心不忍了,今晚看她的样子肯定是睡不了。

    这就好办!有了动力,定会挖空脑子想逃跑。

    “你,你要敢,我,我就割了你的···你的···”

    关锦兰葡萄似的眸珠子滴溜一转,跟她争辩这个吗?茶壶嘴?嘿嘿······这个,她也没有啊!

    “割什么?呵呵······到时你肯定割不着,他正忙着进进出出穿梭绣花呢!”

    “啊!你·······”

    紫衣女子一听,瘫软哆嗦的身子瞬间弹起,转身迈步直往外面冲,‘砰’一声响,左脚踩在了自己的右脚上,差点跌个狗吃屎,急扶在门框上的手紧了紧,深呼吸一口气,连走带爬似地冲了出去。

    大厅里

    关锦兰看着狼狈逃窜出去的紫衣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想起这一连串的事情,心绪复杂的忍不住含泪哈哈大笑,人生还真是由一粒粒烦恼串成的念珠哈。

    清风身子直颤,可怜的姑娘,还没疯!还没吐血!你也是牛人啊!不过,圣主夫主倚假山已经大半天了,你又准备怎么破呢?

    姹紫一脸的崇拜,陷入沉思,看来等会下差,必须和艳红交代一下,圣主这上下嘴皮一碰,就能杀人不见血本领。

    关锦兰优雅转身子,轻扶眸角的金豆子,看着火盆发出噼哩叭啦的清炸之声,真是浪费啊!这时就应该顺便烤点玉米棒子,红薯的什么······

    赵世子垂眸,看了眼已被自己磨平的光滑无比的假山石尖,小东西,你对我到底有几分真心?

    手指在疼,心也跟着在疼,越转身而走的身躯骤然转途,看着已恢复平静下来的关锦兰。

    “小兰儿,在想什么?”音稳,平缓,清冷的似流水划过,细润中带着浓浓的无奈之意。

    “啊,回来了!”音落,欲起的身子一顿,心虚气短道:“嘻嘻···你···什么时候过回来的?”

    么么,千万不要听到调戏女人什么的,哎呦,要真是——大发啊!

    “你觉着为夫什么时候回来的?”

    呃:······

    眨巴眨巴瞳眸,别这样,怎么能又把问题抛了过来,嘿嘿······她当然是希望他刚回来呀!

    公子如玉,灼灼其华——绝对个妖孽般的祸害。

    “呵呵···那个···刚刚···我去看看晚膳准备的怎么样了!”音落,借膳,逃遁可否也。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轻扫了下小东西气短心虚想跑的举动,好看的剑眉挑的老高,“怎么,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呵呵·······说什么?还是你有什么特别想吃了,我亲自去给你做。”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