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本公子绝对有牙齿
    明月听言面抽的厉害,“圣主,您放心,属下一点也不麻烦。”

    “哎哟,这样啊!那行,晟公子那里,我去帮你说道,说道。”音落,轻叹一口气,无奈啊!

    明月这次是彻底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在圣主面前吐血,装晕过去的感受了!

    她这么多年的身家,这次肯定交待的一干二净,六多个人啊,就算一人一两,我的娘啊!

    “谢谢圣主!”

    关锦兰听言,摆了摆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明月:······

    “是!”

    音落,嘴角忍不住地抽搐两下,一家人不说两话?圣主,您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气不短吗?

    关锦兰举眸望天,外面风雪摄阳,大如坐席,泛懒的神经瞬间繃紧,生怕自己一觉睡过去,错过时辰。

    不行,必须找点事情做,必须把周公送走。

    “明朋,你去把那位给本圣主提溜过来。然后,再给兵部侍郎的秦大小姐下个贴子,请她过来一起用晚膳。”

    “是!”

    音落,火烧火撩抱拳行礼,飞似的退了出去。

    关锦兰龇牙,满头的黑线,轻描淡写嘟囔道:本领真强,如此人才怎能浪费,必须好好运用,才能表现她的价值哈。

    ===

    紫衣女子此时脸色幽黑,太阳穴突突直跳,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看着堆放整齐的柴火,鼻腔里莫名似有一股子霉味儿在里面四下乱窜。

    吱呀!

    紫衣女子听音霎时转头颅,瞪眸看着这个提鸡仔一样捉她回来关柴房的老女人,本能地缩了缩身躯。

    明月隔着门框,皱眉看着关在柴房的紫衣女子,似火烧焦的心腔,瞬间似酷日炙炙的六伏天,喝了碗冰阵酸梅汤,出奇的舒适。

    心道:姑娘你这大小姐的脾气,一会可千万忍住了;不然,这世上可没后悔药吃!挺住的啊!挺住!

    “起来,眸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有用?”

    紫衣女听言,瞬间眨眸,抿唇银牙磨的咔呀直响,抬头,七情上面,“不用你管。”

    明月:······

    那个愿意管你!

    “主子有请。”

    紫衣女子一听,齿贝瞬间倒扣,咬下唇畔,“他,他怎么不来?”

    明月听言一愣,忍不住咳嗽两声,扶剑柄淡淡道:“人为刀俎,你最好还是识相点,不然,哼哼!”

    紫衣女子眸前控制不住地发黑,那个登徒子,明明说喜欢她的,为何又把她丢在柴房内?这是,就是调戏逗弄着她玩,摆明了欺负她。

    “你让我去,我就去,凭什么?”

    “噗······”

    明月听言,一个不小心没忍住竟笑出了声,圣主想施展淫威提神醒脑,不去,最后倒霉的还不是自己。

    “姑娘,莫非要我动手。”音落,平静如水睨视着缩成一团的紫衣女子。

    紫衣女子听言,身子一僵,吸了吸秀挺的小鼻子,狠狠地闭了闭瞳眸,鼓足勇气,不能与这个踏叶无声的人叫真,她不能生气,不能······

    明月见状,眸心深处闪了闪,不咸不淡道:“一会儿顺着点我们主子,对你有好处。”

    紫衣女子一听,面色瞬间臊得通红,免力吸气,呼气·······终是憋不住,吼出了自己的心声,“滚——全都混账王八蛋!”

    明月听言面僵,好心当成牛肝肺,“行,你窜,这往后怎么滚的,想来就不用我来教你了。”

    紫衣女子听言,莫名地打了个激灵灵的寒颤,讷讷道:“你,你想怎么样?”

    明月听言,莞尔勾唇,她想怎么样?

    “快走,让主子等那可是大罪。”

    紫衣女子一听,眸露戒备,心里焦躁的想挠墙,她是鸣春谷的小公主,什么时候竟要受这样的气?

    别给她找着机会,不然定要虐死他个——王八蛋。

    ===

    “主子,人已带到。”

    音落,抬眸一看,嘴角直抽,换装了?换装了,这是继续使流氓招术,逗着人玩!

    关锦兰抬手理了理长发垂肩的墨发,骚包地摆了摆身姿,一只脚直接踩到了椅子上,一幅二世祖的混蛋模样急刻走马上任了。

    “愣着什么?还不赶紧把美人请进来,你有事赶紧去办,别碍着本公子享受美人。”

    明月听言,瞬间回神,强忍笑意,“是!”音落,转身,“姑娘,你好好表现,顺从一点,我家公子自来最是会心疼美人。”

    音落,转身,抱拳,轻瞟了眼守在门外的清风和姹紫,再次快速地闪出院外。

    紫衣女子粉拳紧握,腮帮子微肿,牙后糟生疼,可她穴道被点,想逃想走更本不可能。举了又举万斤重的小脚,一步三挪地迈进了门框内。

    “你······到底想干嘛?”

    关锦兰听言见状,眨巴眨巴瞳眸,嘚瑟左右摇晃,笑得后仰前俯道:“想干嘛?这摸也摸了,人也在本公子的院子里的,咱们当然要商量着成亲的事呀!”

    音落,准备看紫衣女子被雷劈的神情。

    紫衣女子一听,瞬间抬头,双手紧握成拳,龇牙尖叫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有种才说一遍!”她刚才一定是听错了,对,一定是她饿的听错了。

    “哎呦,美人,这摸都摸了,自然此时不想商量成亲的事,咱们就先放放,睡实了再说。”音落,放下踩在椅子上的脚,抬手摸下巴,惦着脚步子,嘿嘿痞笑走上前来。

    紫衣女子听言见状,愣怔半晌,吓得直往后退好几步,看着五官出色难以描述的登徒子,正一步一步的靠近,骇的她的心都有从嗓子眼蹦出来。

    “你,你,你做什么什么?”

    音落,身姿倒仰成一个不可思仪的弧度,看着登徒子好看的丹凤眼全是好怕倒影,惊得直想抬手狠狠扇他,眸挑轻浮之色鄙睨看她,可是,他真的美了是那样地雍容出尘,睡实了?

    啊啊啊!

    她没有听错,这该死的登徒子,怎么,怎么能直接跳过求亲,直接就想睡······啊,不,她怎么会生出如此恶心的念头?

    关锦兰见状,一手插腰,一手勾人下巴,“美人,愣着做什么,快来,本公子帮你暖暖身子,看你冷的爷都心疼了。”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