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她脑子又没有透逗
    周妈妈听言,一脸的愕然,这是,这是侄子上了大伯的女人,这乌烟瘴气的,好在大小姐现在不用座府里。

    关锦兰听言,静默少顷,关楚仁这个短冬瓜都被揍成猪头了,还有时间去珍珠那里寻欢,这节奏也真是醉了!

    也是,眸见事儿没办成,后台又要倒,还不得抓紧时间及时行乐。不过,珍珠也是,就关楚仁被揍成了猪头饼,她也下得去口。

    这爱意得有多深厚哈!

    “珍珠,是不是快没了?”

    玉笛听言,一脸的鄙视,音轻嘴快,“嗯,是快没了。”

    关锦兰轻啧啧两回,无力问道:“快没了是什么意思?她的家人,老夫人又准备怎么办?”

    “伯爷,伯爷,赏了珍姨娘骑,骑木驴,这一骑就没让人下来过。至于她的家人,倒是老夫人做的主,全部赏了一丈红。”

    关锦兰听言一愣,丫的,老贼婆子够狠!

    “继续。”

    “老夫人昨晚经的事太多。这一下就有点受不住了,回苑当即就倒了,府医好一顿救治,老夫人这才缓了过来。谁知道也不知道谁多嘴,太子府被围的消息又传到了老夫人的耳朵里;老夫人一听,生生给急晕了过去;府医又是烧艾又是扎针,总算是把老夫人给救醒了。不过,半个身子现在都躺在床上动不了;现在,就等着大小姐回府了。”

    关锦兰听言,瞬间蹙秀眉,心绪复杂难言,等她?她又不是神仙,能满足她一切的愿望,等她做什么?

    周妈妈一听,生怕关锦兰心软,急急抢行发言道:“大小姐,这种事情,您可千万不能回去啊!”

    关锦兰听言,深吸一口气,无奈放筷子,抬手轻抚周妈妈手背两下,安慰周妈妈琉璃晶亮一样易碎的心。收回,垂眸,她又不是傻瓜,这样的浑水躲都躲不及,她脑子又没有透逗。

    “大小姐,其实奴婢也不想您回去,但,奴婢又不得不走一回。”

    关锦兰看着玉笛的表情,轻笑一声,“你人来都来了,本小姐你没请到,办法再没有,老夫人还不得扒你层皮。”

    “是,其实奴婢正头疼着呢,就等大小姐帮我出主意。”

    关锦兰笑了笑,眸中透着一丝别有意味的狡黠“这事我怎么可能有主意。”

    “······啊,那,那奴婢要怎么做啊?”

    周妈妈一看玉笛紧紧盯着关锦兰的样子,刷的放下手中的筷子,“你个小蹄子,竟敢拿大小姐的乔,看我不收拾你。”

    “啊,周妈妈奴婢你别捞,奴婢错了,奴婢错了!”

    关锦兰看两人闹成一团,抿了抿唇畔,“玉笛,本小姐讲个故事给你听,回去后你就讲给老夫人听,准没事。”

    玉笛忙停止阴挡的动作,躬身行礼道:“大小姐,您就是有主意,奴婢最敬重您了。”

    关锦兰轻笑一声,“就别拍马屁了,听了可得记住,记住了就赶紧回去讲给老夫人听,这天气雪下的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冷。”

    “是,奴婢都听大小姐的!”

    关锦兰看周妈妈坚耳朵的样子,甚是好笑,“奶娘,你让人把厨房里的几只羊收拾了,做好,今晚吃锅子。”

    “啊,哦!”

    周妈妈躬身音完,行礼的身子一僵,“大小姐,那可是好几只羊,老奴想来肯定吃不完,会不会太多了?”

    “不多,就怕不够。”音落,郁闷这都是银子啊!

    周妈妈听言,眸色微闪,轻噢了声,转身退了出去。抬眸,暗腹:这是赵世子又要过来。

    唉!

    赵世子怎么见着大小姐,就像猫见了鱼似的,心焦愁人的狠啦!

    不过,大小姐到底要讲什么样的故事?

    心痒似有猫抓,不过听不到也没关系,明天去买菜的时候,总是可以打听下伯爵府动静······到时不就**不离十了。

    而玉笛听着关锦兰所讲的故事,一时惊为天人;于是否,心满意地回了忠勇伯爵府。

    明月举眸,见关锦兰总算用完午膳,忙溜踏步走了进来“圣主,属下将那紫衣女子关在柴房,就等您吩咐了。”

    关锦兰揉了揉发昏小脑壳子,这人一吃饱就泛困,想睡啊!

    “明月,莲花宫在南蛮可有势力?”

    明月听言,抱拳行礼道:“雷氏家族在那里,倒是小有势力。”

    关锦兰侧眸,“那女子就交给你看管,三天后,你找个机会把她给放了,做的不要太明显。以后你就带着雷负责此事,不要把人给我跟丢了,最好能派人混进鸣春谷。”

    明月点头,欲言又止半晌,看着已然开始小鸡吃食的关锦兰,“是,属下领命!”

    “嗯,你事就说,我听着呢!”

    “圣主,明堂和暗堂这次通力合作,是不是应该发些奖励?”

    “往例可有,如果没有问题,你就照旧例下去安排。”

    明月一愣,她敢安排?

    圣主可是只进不出,刚刚又用了不少药粉助战,“禀圣主,如果用银子安排,可能要动用库存。”

    关锦兰一听,瞬间身子坐的毕直,腹诽:什么玩意?这是想啃老,啊呸,她正花样般的年华,年轻的不要不要了,动用库房里的银子,这事——绝对不行。

    “明月,库银可是我们莲花宫的根本啊!”

    明月一听愣怔,圣主,您老人家到底想怎样?

    “请圣主指示!”

    我靠!想将她军。

    调整身姿,“前两天晟公子还跟我说,蝶梦谷最近生意都不怎么好,想请明护法过去客窜一回。”

    明月一听,当机半晌,老脸瞬间万紫千红,“属下,属下这等姿色,实在是不甚大用。”

    “no,no,晟公子可是说了,现在正缺少您这样的英姿飒爽的,宫里现正是最艰难的时候,就勉强明护法了。你为宫里所做的事情,宫里的手下都不会忘你的好。”

    明月无声吞口水,她一把年纪去,去卖······给下属发赏银,漏?圣主一连两个漏,是不是叫她手指缝里漏一点出来发赏银啊!

    “圣主,赏银属下再想想办法。”

    “啊,这怎么好?可千万别为难!”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