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朝中无父子
    “哥哥总是这么顾全大局。”

    “酸!”

    呃:······

    啧!也不知道谁酸,护国真是越来越牛逼了,胆敢放赵烨鸽子,这脸打的······嗯,还真是有意思!

    “不走,留这过年?”

    呃:······

    “别、别、哥哥、人有三急,你等我。”音落,看着大脚宽步小跑过来的谢三,忍不住抬腿一脚踢了上去,“还不快点给本统令找地。”

    “啊,哦。”音落,转身前面急急带路而去。

    赵世子蹙蹙眉,看着两人背影,手臂微抬,“阿南,发动鱼哨,在回城之前,我不想听到二府还有活物的消息。”

    隐在暗处的阿南,心思千转百回,但这并不妨碍他办差,快速闪身而去。主公这是准备让六皇子背雷。

    “阿北,你现在就去把谢三捉去监查司。”

    “是!”

    满天飞舞的雪花就像撕碎的棉絮,越下越大似要织成一面白网,勾动埋在灵魂深处的**,如此上会的机会,简直就是老天爷送来的礼物。

    “六爷!”

    “叫统领。”

    “是,统领您吩咐!”

    “这是监查司的腰牌,快去,必须斩草除根。”音落,脑袋渐趋的冷静盘算后叙之事。

    “是!”

    谢三听言,整个人似打了鸡血,原本刚才都是做戏给赵世子看了,也是,统令这是要嫁祸给监查司,还是避着点那人为好。

    六皇子赵旭眸色远挑,清寒漠漠,足迹全无,唯有松柏翠挻刚毅,见证他这一刻的坚韧,唇角莞尔轻扯一笑,理了理衣袍转身而回。

    谢三匆匆而走,眸色远挑微闪,忍不住侧头颅轻呸一口,手臂一抬,麻利地脱下身上的衣袍,露出里面一身的乞丐装,前后右轻扫一眼,借力脚尖一点,腾身跃出。

    砰!

    阿北面色冷冷,眸色更冷淡淡斜睨着黑色鱼鳞网中的谢三,“谢二狗子,监查司有‘请’最好还是识相点,要不然就这样拖着你进去。”

    “······你认错人的!”音落,瞬间作可怜。

    “认不认错,总归抓的就是你。”

    谢三一听,暗道一声不好!急速闭眯,遮起眸内流露的刻骨怨毒,不甘垂死挣扎道:“小人行乞,能犯何事?”

    阿北听言,扬眉不屑轻笑一声,“拉走!”

    “是!”两道异口同音的声音一落,黑色鱼鳞网直接被拖着往前走。

    六皇子赵旭好一顿运筹帷幄后,抬腿转身躯,脚步轻捷往回赶,举眸一看,面色顿时一沉,如火炙热的心情瞬间被人丢至冰窖醒的个彻底。

    “监查司这是干吗?”

    阿北抿唇,不咸不淡抬手作辑一拱道:“六殿下,属下只听命于监查司长,你有何疑问自可以去前面问司长。”

    六皇子赵旭听言,忍不住冷哼一声,跋扈甩袖而去。

    赵世子身躯挺拔风彩绝绝地稳坐在枣红的俊马上,鼻翼似雪花清凛的气息,一抹无力的眸色在狭长的瞳眸内一闪而过,视线直盯着那闹心的小东西消失的地方愣神。

    六皇子赵旭挑眉,见状唇角微抽,微佝的后背瞬间昂然挺立几分,“哥哥,咱们不回去?”

    “不急。”音落,收眸,轻放心底内寂寥无奈之气,换身躯慵懒随意俯睨那由远及近的网中鱼,淡淡叹息道:“谢三,你可知罪?”

    “谢三一心为京虎卫办事,无罪!”

    回答得那叫一个干脆响亮,其实心里却是吊起十七八个桶,七上八下的晃个不停,晃得他眸明心醒,他的身份显然已暴露无遗。

    六皇子赵旭蹙眉,故意颇为意外地看了眼谢二狗子,袖笼里的大手微握成拳,这畜生定然有事瞒着他。

    “哥哥,监查司能力我还是很相信,但谢三身在京虎卫一直敬忠职守,刚刚也是领着我的命令而去,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音落,侧眸只看关锦兰刚刚消失的地方,一脸的思索样。

    赵世子眯了眯狭长的瞳眸,诧异冷声道:“六弟,谢三在京虎卫担何职位,不用我说,你也是清楚的吧!”

    六皇子赵旭一听,似瞬间明了其中的玄机,“哥哥,可否给个面子,他现在还是京虎卫的下属,就让弟弟亲手调理,调理!”

    赵世子听言,薄唇微扯,面色不变坐直身躯,思忖一息,“朝中无父子,只有君臣,虎统领锦绣尚未施展万一······”话不说完,只玩味地看着六皇子赵旭。

    六皇子赵旭见状,心儿咯瞪一沉,政治权力之下没有诚信可言。赵烨这混蛋摆明就是威胁他啊!

    “他虽有嫌疑,但今日之事,他也算立了大功,弟弟就最后问他几句话。”

    赵世子闻言,忽儿仰首哈哈大笑,轻睨六皇子赵旭一眼,“嗯!”

    六皇子赵旭抿唇,臊红的面色泛起乍青之色,悬着的心却似一块巨石落了地,侧眸看向一边做布景的阿北领着的两个监查司的人。

    “在这里说就好。”音色不咸不淡说完,轻轻抚摸大母指上的玉板指。

    六皇子赵旭一听愣怔,刚掉落地的心脏又提了起来。他还能有什么话想和谢三说,他只不过是想拿回刚想栽脏监查司的牌子。

    赵烨这个混蛋,眸见他这事是办不成吗?

    背手,侧头颅轻笑一声,眯眼几视谢三,随即收眸,抬手臂抚开纷飞的发丝,眸远挑起再次落于关锦兰消失的地方,风光独好地走神。

    谢三见状,眸色一下几凝结半空,这是京虎卫的暗号,‘三眼’自是他那三个孩子,这是叫他顺便抗下监查司腰牌的事情。

    赵世子见状,理了理身后的披风,“传令,猫儿胡洞的鸡犬俱留,全、部、扣压。”

    “是!”音落,身后纷飞的雪花微滞一秒,而后归于平常。

    六皇子赵旭面有惊滞,此刻已经完全明白过来,赵烨这个混蛋,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警醒他。

    可,他是在什么时候已经盯上他的呢?

    但是,他此刻却不能露出任何异样,这混蛋定是一早就算好时辰,拖着他在这里磨牙。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