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今晚就试试
    陈铭华听言,气血一阵倒涌,蹙眉闭眸几次,可眸前一片黑暗,侧头颅,竖耳朵寻音而听,甜腻软糯的音调儿,似剑直接刺进人焦灰的心腔,愤急嘶吼咆哮道:“妖女,害人啦!”

    关锦兰闻言,倾城小嫩脸瞬间铁青,冷哼一声,丫的最是烦人,果然一有事,就往女人身上推,生得美一点不行啊?祸水是东宫太子好不好。

    “你妹才是妖女,你全家都是妖女!噢,不对,你全家都是人妖!人妖!”

    赵世子闻言,薄唇微勾,轻鄙低言,“还真是会找死!”

    音落,长弓在手拉成圆月,箭羽似电,小东西是不省心,但他自己的女人他自会管教,容不得别人给她贴标签。

    本就是已神箭百步穿杨的本事,威震三军的人,这下拉满的长弓,对一个瞎了眼的陈铭华,这么大一个活靶子,岂有不中的可能?

    箭矢从正后追心射入,箭镞锋利直接透胸亮出,点点鲜血顺着箭镞倒流,湿染胸前艳红一片。

    陈铭华激怒发疯的身躯一僵一顿,后知后觉,犹不敢相信地抬臂伸手一把搭在自己胸腔之上,双腿瞬间一软,瘫倒在地上,强撑两次都没能再爬起来,眸色滚圆可愣是什么也看不见,气绝俯地。

    陈家军一看,顿时魂飞魄散,欲哭无泪地,主动放下手中的武器不再抵抗。

    大司马严骑锋挑浓眉,看着面前的血流浸染的红色雪花,深吸一口气,真是没想到整个兵变,仅仅两个时辰就结束了。

    六皇子赵旭威风凛凛打马,率军气势昂扬而来,眉宇间慢慢紧出一个深深的川字,背后的汗珠爬了满身,动乱竟然就这样结束,而且,已然开如打扫战场的。

    呀!

    这是清扫战场的任务都没捞上啊!

    赵世子眸闪,视线飘过凤眼灿若星辰,光彩流溢的关锦兰,脚尖一点,“怎么还在生气?”

    关锦兰听言,忍不住抬眸狠瞪赵世子一眼,“世子爷,你最好了,今晚爷就伺候你,不过嘛-------小爷我喜欢在上面。”

    投降的陈家军将一听,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混世魔王真的是兔儿爷!

    虽然,那他们先前自动脑补,可也没想到混世魔王竟是被压的那一个。一时受不了太过于震惊的消息,还有对未来性命的担忧,一个个当机似的瞪着可以塞鸡蛋的嘴巴,呆若木鸡似雪中的石雕。

    丫的,美得让人雌雄难变,偏又戴一骚包的面具,你到底是护国公主?还是贾东家啊?

    “看什么看,压压不就弯了。”

    关锦兰这话落地,直让人恨不能当场晕倒,免得浮想联翩害了自己死都死不去局面。奶奶个熊,真的贾东家啊!

    赵世子薄唇几抽,满头的黑线如天雷滚滚凑了过来,大手稳稳狠狠伸过,一把圈住纤细的小腰肢。

    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黝黑的眸珠内是浓不可解的墨幽之色,耐人寻味的笑意显在嘴边,三分邪气,三分魅惑,还有几分狂妄与霸道。

    “今晚就试试。”音轻却浓,似流水漱玉道出。

    赵晟一看听音,眸前微黑,温雅和煦的笑唇凝滞,心里苦涩难耐狼狈,他一见她心悦发痴,帘前似还恍惚残留着她的容颜。

    怎么做才能够放弃?

    她是如此吸引着他的心魂······

    关锦兰小心脏似长了眼,骤然咯噔一声巨响,直炸的额前飚汗不止,莹白如青葱般的纤细的小手瞬间紧握成拳,焦躁,都努力的这么久,小心脏怎么还是没有拉回来?

    微愣失神,直至纤细腰肢上传来一阵折断的怒意,忙抿了抿唇畔,干咳一声,尴尬不满道:“老实交代,你跟那女人是何关系?”

    “没关系!”音落,眸深,又被赵晟那混蛋影响的。

    “你夸她!”

    赵世子蹙眉,真是吃醋了!

    “嘲讽而止。”音落,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给那混蛋有可乘之机。

    呃:······

    “呸,男人说的话能信?母猪就能上树!”

    赵世子:······

    “想挨抽?”

    “切,你来,不过轻点,我怕疼。”

    “哼,那为何不学乖,总是牙尖嘴利的。”

    “你喜欢!”

    音落,时间,仿若静止。

    赵世子:······

    两人互瞪不说话,眸里的火苗儿谁也不让谁,瘪嘴,丫的,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本小姐从现在此就决定的,不再惯他这个臭得性。

    思罢,快速催动意念,眨眼间消失在某男怀里。

    赵世子:······

    六皇子赵旭眨眸,瞪眼久久,转身淡定无比命令挥手,示视部下别大惊小鬼,赶紧加入清扫战场,将尸体收敛,把血迹清理干净,坐等吃鳖的赵烨回神,一起进宫参见齐帝也。

    “统领,太子府和陈公府还围着,该怎么办,请统领明示。”

    六皇子赵旭闻言,压压愉悦的心情,故作无奈道:“能怎么办?既然他们也不反抗,便不可再行杀戮,把人马撤了调去追踪呼延庆的家属,追到送刑部大牢,等候皇上处理。”

    “是!”

    音落,抱拳却未曾退下。

    举眸望天,京虎卫谢三深感不解,自古以来,哪有这样的乌龙兵变?如此就了事了,会不会留下陷患,从而误了大事?

    “还有何事?”

    “统领,太子府中的死忠份子谋臣和武将还有不少于两百余人,其中不少都是助纣为虐的首恶巨奸,这些人还是一律杀死的好。如若今天把他们放了,他日必为祸根。”音轻似羽毛。

    “放肆!”

    “属下有罪!”音落,梗了梗脖子。

    “哼,滚!”

    “是!”垂头颅,抿唇半刻,万般抱拳退去。

    六皇子赵旭见状,眸深转身一笑,“哥哥,你还好?”

    “为何不好?”胡搅,反问。

    六皇子赵旭见状,侧头颅,轻咳一声,“哥哥,对刚才话可有建议?”

    赵世子听言,漫不经心瞟了眼六皇子赵旭,“罪在三人,既然已经伏诛,若再杀其余党,实非求安之策,还是等宫里面的决断再说。”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