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他只是输给莲花宫
    “美人,无耻不无耻,先憋着你火晚上再浪。本公子现在可没时间伺候你,不过,本公子也会好好保你,省得你去找别的男人浪。”音落,转眸,“元宝好好招呼着。”

    金元宝听言,心头热血一涌,甩起拉风的金色毛发,抖掉身上飘落的雪花,‘嗖’的一下子,兴奋地冲过来,倒吊的三角眼儿眸露金光似地盯着紫衣女子。

    嗷——嗷——

    主子,你真好,伦家又可以开森了,吃饱就可以去找女盆友了!

    关锦兰闻言,意海一阵翻涌的直想吐,樱桃粉唇瞬时一撇,冷哼一声道:“你这是想跟主子抢女人吃?”

    金元宝:······

    悲了个催,主人受刺激不浅,这是准备男女通吃了哈,嘿嘿······

    “主子,元宝绝对不敢,您先,呵呵,您先享用。”

    关锦兰蹙眉,瞬间头大如斗啊!

    “好好表现,战斗结束后,准你去找女盆友。”

    “嘢!主人万岁!”

    等你等了这么久,卖力卖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主子准伦家回山啦,怎么能够不兴奋?怎么可以不兴奋!

    关锦兰侧眸,轻瞅了眼金元宝,泱泱直接歪一边,慢慢舒缓心底消散不去的烦躁,丫的,不但跟臭混球是旧相识,而且有她身上竟然有原身弟弟的气味?

    这事,唉,事情总算是有了突破口啊!

    紫衣女人鄙视眸色儿,在看到金元宝不断变大的身躯,渐渐变成惊悚的眸色儿,看着歪在一边享悠闲的关锦兰,堪堪话语哆嗦说不稳,“你,你,你赶紧,让,让这东西走开。”

    清风明月率领的莲花宫众人,看着自家圣主待一边神游,心里一阵感叹:圣主就是圣主,就是这种时候心态都能如此轻松;他们也不能丢圣主的脸啊!

    手下的动作麻快,撒药似散豆。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暗沉,修长的食指微握成拳,小东西不但止呕得别人想吐血,也呕的他想吐血。

    这股子邪风,发的真是不可理喻!

    可现在肯本不是能计较的时候,手臂一挥,带着几个人直接杀去后方,电闪火石般向陈铭华的方向追去。

    砍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陈铭华这厮跟赵晟那货有得一拼,竟能在他的瞳眸底下和南蛮国的鸣春谷搭上线,此等心计再加上他行事谨密,要给他逃了,哼哼,到时会生出不少的手尾。

    “公子,小心······”

    侍卫声音一落,陈铭华右肩适时中了暗器,身子吃疼忍不住摇晃了一下,抬手‘叭叭’两下,点穴道。

    赵世子俊脸淡然,看不出任何表情,只冷冷思索陈铭华点穴的手法。

    陈铭华眸闪,忽儿哈哈大笑,“想不到堂堂战神,竟然也是个鸡鸣狗盗之辈。”

    音刚,直接扯开腰间的腰带一抖,刷的一声绵缎翻飞成灰,幽冷的光芒骤然划过空气,分明是把涂了毒药的宝剑。

    赵世子剑眉微蹙,陈铭华藏得可真深,照说以他平常的习惯,只许休闲坐一边喝茶,静静地看着对手在死死亡的边缘挣扎······再说,小东西制的毒药,他是百份百信任。

    不过,他竟是左手持剑,这到是勾起他几分兴趣,“死到临头,嘴皮还是这么利索;不过,本世子到是还有些时间,就陪你过两招玩玩。”

    “是吗?”

    音落,脚尖一点地,抛开几个呆若木鸡的侍卫,左闪右闪,一个飘逸旋转,已然欺身上来。

    霎时,雪花漫天的空气内,长剑如虹,剑光冷凛,人影不停的晃动穿梭,树上的雪花不停的飘落,剑与剑意的搏杀,真是快若蛟龙,荡气回肠。

    陈铭华思绪急速翻转,身躯越发的紧繃,瞳眸越发的模糊不清,这种症状,这种情况,很明显他中毒了!

    锁眉,眸色越发的阴冷,今天的事情实在有太多的诡异之处,他以众对寡,士兵却轻易被人一击就倒,真正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不对劲的地方数不胜数,这种种说不通之外,他总算是找到的缘由······

    但是,就这样放弃?

    绝对不行,只要坚持到鸣春谷后继人员的到来,陈国公府就还有留下火种的希望,可是,现在竟然连鸣春谷的公主都被一只兽生给治住?

    这事,不做他想,定然也已种了莲花宫的邪门歪术。

    这场争权夺位的博弈,想不到竟以这样游戏的方式落幕,真是没办法,老天爷疼人!战势一边倒,本来他一早就谋算好,和车骑将军呼延庆用阵法把赵世子的人包饺子的。

    可半路直接杀出一个假公子,阵法根本就组结不起来。这刚好拉上阵形,假公子的人就冲过来一阵乱杀乱撒药。

    士兵再精壮,阵法再熟练,可你架不住人家会武功啊!

    先前又因自信满满,确实怀有轻视京龙卫和监查司之意,混世魔王再霸气,只鸣春谷的公主拖住他,也就有了缓冲的时间,再加上他手内也只有京龙卫和监查司的人,足足加起来,也只不过几万人也。

    这里还不能算上散在全国各地的探子。

    拼阵法,拼人,他都绝对不会输,他只是输给莲花宫!

    而他们则是全军出动,几万名精壮勇士,更有车骑将军呼延庆相助,哪有不成的道理?

    懊悔不迭,心中叫苦,眸色渐消,纵然你音波再厉害,也有分神的时候,脚尖几个起落,攀升借大树之力,双脚似装了弹簧,刷的如箭羽飞射出来。

    “护国,你竟敢坏我大事,纳命来陪!”

    关锦兰听言一愣,特么的,这也算到她身上?眸色一沉,意念一动,眨眼功夫不到,已然消失在众人眸前,挪位置避开,闪出。

    撇嘴,葡萄似的眸珠子滴溜一转,故作姿态,抬臂伸手抺了下额头不存在汗珠子,樱桃小嘴越发似蜜里调了油,音柔轻脆糯甜得恨不能气死人。

    “陈公子,你可别怨恨我!不是本公主坏你大事,你要怪就怪投错胎,坏你大好人生的人,正在东宫抱着美娇娘睡大觉呢。”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