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你可不能抢食
    赵世子眸闪,身躯微晃,拦在紫衣女子,音色微沉自嘲道:“你的功夫到是精进不少。”

    呃:······

    “真的?”音落,面红,露小女儿娇羞样!

    “嗯。”音落,蹙剑眉,犯堵,还是一样的讨人厌。

    关锦兰见状,瞬间龇牙咧嘴:我靠!

    “世子爷,你可不能抢食,这是本公子看上的人,怎么也得先给我暖被,你排队!”

    “呃······咳咳······”

    赵世子听言,一时缓不过气来,给关锦兰的震天之语,噎得一连咳嗽好几声,修长的大手愣是在空中划出一个迷之解释不清的弧度,最后还是缩了回去。

    紫衣女子听言见状,提着的内气一滞,偷袭身子瞬间不稳,整个人直接从空中掉落地面,傲眸霎时瞪圆,恨不得探出一把刀来,把关锦兰眨眼间剁成肉泥——喂了谷中的小黄狗。

    颤抖,抬臂,伸手指,怒声吼道:“臭不要脸的登徒子,谁准你胡乱调侃?神气个什么劲!你···你个妖人,男不男、女不女的······”竟敢赵烨这样讲话,她都没试过。

    关锦兰听言,翻白眼,手持玉笛轻晃两下,抬腿踏步往前,“爷长的帅,自然神气,难道你想让我排队,还是想想玩3p?”

    音落,心中酸气瞬间腾升,超级拉风地运起莲之舞步,身姿一扭,已围着紫衣女子转了一圈,随便卡油,痞叫道:“嘢!手感还真是不错。”

    紫衣女子突然受击,僵硬一息,红了脸,黑了眸,“你、实、在、是、太、嚣、张、了。”

    关锦兰听言见状,心情瞬好,抬手臂伸手,细看自己莹白如玉的纤细小手,帮意停了停这才道:“有吗?”

    “······你!”

    音落,挑眉,杀气冲天,大有一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姿态。

    关锦兰见状,轻啧啧两声道:“本公子行事向来都很低调,这次如果不是你主动送到面前,本公子都不知道这天下,竟还有如此皮肤嫩滑的女子。”

    赵世子侧头颅,望战场,闹心的小东西,都收拾了多次,居然还是学不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拧眉暂时管,由着她闹够了,也就踏实了。

    紫衣女子抿唇,看着脚尖一点离开的背景,心腔的怒气瞬间翻江倒海的恶心,“啊···找死···”话音刚落地,人已然冲将过来,抬臂十指泛黑,带着惊人的腥风要把关锦兰活活撕了!

    关锦兰见状,悠然倒数,“三,二,一,嘢!”音落,扭身子,让地方给人摔,握拳,真特么的给力!

    赵世子微愕,转眸,帘内最是关锦兰算计人成功嘚瑟的小样子,百炼成钢在人前不变的面色,垮的一下子露出大大的裂缝,掉落地上砸出三寸的巨坑。

    微恼,心里忍不住地要往外冒火,这性子到底是怎么养成了?怎么就改不来?

    关锦兰侧头颅,傲气狂霸拽一下,淡淡睨了眼摔倒在地的紫衣女子,蹲身姿,惋惜摇头,轻言低语,却又能保证一准又能把她气的炸毛的话语,慢悠悠道:“本公子只想和你睡一觉而已,你急什么呢!对于,睡花儿滴血的娇小姐,本公子,嘿嘿······也是分外有兴趣。”

    紫衣女子一听,当即一阵气血翻涌,喷出好大一口鲜血。还有没有天理,江湖上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莲花宫人,竟然如此淫邪!

    简直不灭,都不行!

    关锦兰眸见,紫衣女子吐血,微愣片刻,决定此时必须发发善心,定要先把地上的娇人儿扶起来才行。

    “你啊,就是火气太旺,肝火太燥,等今晚咱俩阴阳相交,你的症状就会全部得得解决。”

    紫衣女子一听,直接眸前一黑,彻底地晕了过去。

    赵世子眸深,思绪止不住的翻腾,小东西今天这表现,是为他吃醋?对他有意见才是真!难道是嫌六十万两银子少?

    关锦兰一看,这样就晕了,哄谁呢?本小姐现在可是宅斗高手。

    “美人主动垂连,本公子还是先找个地方,好好帮你,嘿嘿······检查检查。”

    紫衣女一听,猛打一个哆嗦,“老天爷!你快打个雷把这个登徒子炸死。”

    “别丫,美人,咱还没爽呢!”嘤嘤,就知道你是装晕滴。

    紫衣女子眸闪,控制不住抽搐的面孔,运气发狠一把推开关锦兰,声声高亢的笛音响起,强的音波气场狂泄,漫天的杀气似那下不完漫天雪花,密密麻麻席卷而出。

    关锦兰身姿轻盈一跃,意念一动,成功抢收一波被她药晕的小兵仔安置在空间,嘿嘿······小气吧啦的!

    她又不是真的有茶壶嘴,有必要那么气吗?

    吹什么吹?

    谁让你长眼不带眼,姐姐的男人不是你能肖想了!呸,吹就吹,谁怕谁,谁怕就是安春鸟。

    思及,收回纠结的思绪,屏息一切情绪,垂眸,翡翠玉笛就唇,诡魅的莲花的花瓣再次应音而出,层层叠叠似密不透风的巨形披风,‘嗖’的下子,包裹紫衣女子强劲的音波之力。

    噗!

    紫衣女子面色惨白,身躯急转挪地后,急忙从袖袋内取出一药瓶找开,倒出个药丸丢入口中,转头颅,眸露我见犹怜之色,细咬贝齿地看着一边骑坐在威风凛凛俊马之上的赵世子。

    关锦兰眼抽,嘟嘴启唇,言词却极近侮辱之能事,不用打草稿,连着串从她的嘴里往外冒。

    “美人,这就收不了,可惜刚才叫嚣叫错了地方。这么水嫩看那人做什么?来,晚上到本公子的床上,本公子一定让你叫嚣的停不下来。”

    “你······”

    紫衣女子听音,气得浑身直发抖,明知道眸前的男子是故意让她发怒,可还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无耻之人!鸣春谷是不会放过你的。”

    关锦兰听言,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就是现代的我爸叫李刚,打不过就叫家长来拼。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