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登徒子
    一盏茶···二盏茶···

    时间越长,紫衣女子眸色紧缩,拼着血线从唇角流去,却仍不跟放松,握紧着手中的白玉笛子,调动全部的内力,强行吹奏运送着稀稀落落的桃花瓣儿,和那不依不饶的莲花花瓣缠绵的纠结。

    关锦兰眸睨紫衣女子秀静越来越白的面庞,忍不住酸溜溜回望了臭混球,身姿几个曼妙的轻点,停音道:“爷泡美人,有你们什么事!”

    众将士闻言,愕然回神,他们这是在干嘛?场上霎时传来一阵惊呼,这才转眸相视,瞳红,扬起手中的武器,刷的迎了上去······

    紫衣女子见状微愣,抬手擦掉唇边鲜甜,傲眸含冰似地瞪向关锦兰,修长曼妙的身子轻靠身后的大树上,“你想怎样?”

    关锦兰轻捂,嗖一声跑过来的金元宝,身子微扭,翘起二郎腿一晃二晃,缄默良久,樱桃小嘴巴巴轻喟道:“看看你到底是什么鲜艳萝卜皮。”

    呃:······

    “······你个臭无赖,把嘴巴放干净点。”

    “切,本公子嘴巴不干净,你都没尝过,来来,咱们现在就试试。”

    紫色女子闻言,愣怔片刻,面色瞬间姹紫嫣红,而后急合怒眸,再睁开已无多余的神情,“登徒子,看招。”

    “哎哟,这么快就想跟本公子肉搏了,来来来,本公子最是喜欢压着你这样的冰封冷美人。”音调痞浪,听的人耳鼓直发胀。

    紫衣女子闻言,心口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翻涌起来,那里还有心事顾得上陈铭华和呼延庆,纤细的十指瞬间变成尖利的爪子,招招生线丝一样的划过空气,兜头兜面的如同蜘蛛结着网儿冲杀过来。

    关锦兰见状,扯嗓子压音儿鬼吼道:“哎哟喂,真是太热情了,这么迫不及待就要脱本公子的衣服,来来来,咱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先帮你解解火。”

    “啊,你个登徒子,看本小姐不整死你。”

    “来···啊···”

    音长,微拐,悚的人下巴掉一地,愣是没有篮子捡!唉,也没时间捡!

    紫衣女子一听,脚下一滑,秀眉直接皱成川子,看那邪气的丹凤瞳眸似生了勾子,轻松随意地就臊的她满脸通红。

    赵世子面黑,雍容彻寒地轻瞟赵晟一眼,面后转眸,这闹心的小东西,真是要呕死他不成?

    “她在为你吃醋。”

    呃:······

    “······你到会为她找借口。”

    赵晟听言,温雅苦涩一笑,因见着她,不停欢乐的心脏似巨石深深的往下坠,直接沉至海底,而后收回净如清流的潺潺眸色。

    又一副坦然道:“她认可的人,从来都不愿意别人看,更不愿意认可的人和别的女人视线碰。”

    赵世子:······

    小东西真是为他吃醋了?

    “你把心思收收,爷的女人容不得你琢磨。”

    音落,身躯骤然拔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腾身而起,破天剑气似游龙般,挥出层层密密的惊人寒气,似细似如针尖的冰锥子,瞬间席卷着向车骑将军呼延庆招呼而去。

    高兴!

    呼延庆本能避让,就地一个懒驴打滚,堪堪避过,瞬间瞪眸,外强中干道:“赵世子你脑子喝傻了,撅屁股看天,就这样的女人也值的你维护,眸色一扫,也知道她和晟公子必有一腿······”

    赵世子听言,轻嗤笑一声,凌厉的眸色直接逼视,手中的剑儿似长的招子,直接脱手而出,‘咔咔’一阵响,心满意足收回脱手而出的剑。

    慵懒地盯着车骑将军呼延庆,冰卦冷酷的俊脸微有些扭曲道:“你刚才说的什么话?本世子没听明白。”

    车骑将军呼延庆双手捂嘴,满腔的鲜血从指缝里不甘寂寞地溜了出来,强提的气势瞬间似漏水的瓢,流的一干二净,眸内骤然含恨,又不能发泄,父亲老母妻女儿子,现在还知道在谁的手里?

    第一次生出懊恼后悔之意,愣怔地看着直直落在他面前,三十二颗上好刚牙在雪地上,越发衬的让人心肝俱疼,啊啊啊,他满嘴的牙齿就这没了?没了!

    再说,再说,是不是舌头也要割掉,思及,看着面前的混世魔王凛冽逼人的寒气,眸睨他居高临下的不屑一顾的姿态,眸色刹那紧合,唇线一抿,嘶吼道:“士可杀不可辱也!”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在车骑将军呼延庆就要靠近之际,抬腿轻松踢出心中的阴霾。

    轩骑将军呼延庆,眸见不好,同归于尽已然不可能,收势也亦不可能,瞬间凝眉,咬肿成红烧肉的牙床,极力调整身躯,顺着挨踢的力道,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闷’一声,重重落地,却也为得尝所愿。

    砰!

    咔嚓一声巨响如战鼓破皮的撕裂声音,传出在场所有的耳朵。

    场中瞬间沉寂,死寂一片,莫名的寒气从脚板底一霎时冲至头顶,握兵器的双手臂陡然一软,兵器咚咚先后不停掉落雪地的声音,在此刻惋惜送走死不瞑目的车骑大将军。

    赵晟觱角微弯,净如清流的眸色微敛,不用言语挑拔,他和赵烨也回不到从前。

    赵世子转眸,行云流水跃身躯,眨眸之间,已然靠近,“胆子又肥了,竟敢调试女人的,看爷回去怎么收拾你。”

    关锦兰听言,眉眼弯弯成月牙,心道:你以为还是你想收拾就收拾?特么的神精病,他跟紫衣女是什么回事,他还给她交代清楚呢!

    “呀,世子爷,咱俩这关系,在外面不好说的呀!”音沉,微哑,暗求的意味实足轻瞟一眼紫衣女子。

    现场知道情况的人,微有惊疑回神,护国公和和赵世子耍花枪;不知道情况的人,闻言差点再次晕倒,混世魔王竟然是个兔儿爷,知道这秘密的他们,呵呵······

    早死晚死一个样!

    紫子女子一见眸闪,受不得众人看戏眸光,脚尖一点,“你找死······”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