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碰到同行了
    陈铭华听言,瞬间似被打在七寸上的蛇,顿时整张脸变成茄子色,桃花般轻冷的眸子几转,还是咽不下心口的浊气,狠厉冷笑一声,“好好好,本公子到要看看,你有何通天的本事?”

    “公子,这怎么可能?”

    车骑将军呼延庆音落,瞳眸瞬举,护国公主不是只凭借着几分姿色,又会背一点兵法,现在怎么还有这等悚人的武力,简直神乎其神了。

    陈铭华深吸一口气,侧眸看着就要吓破胆的呼延庆,不满道:“呼延将军,没时间了,杀!”

    车骑将军呼延庆一听,喉结无声滚动,收神思,没理由还没开打,他就在手下面前哆嗦,不过一个仗着混世魔王耀武扬威的女人而已。

    “是!”

    嗒嗒嗒,嗒嗒嗒,音落,挥鞭打马而上,无数夺命的箭羽似流星划漫天的雪花,在寒风中穿射。

    嗖嗖嗖!

    你来我往,你追我赶,马儿颠簸着奔驰,溅起地上雪花及冰屑四周飞扬,一匹匹大马在惨然的嘶叫声中,轰然倒地。

    双方这就轰轰烈烈地交上手了,一时兵对兵,将对将,乍进乍退,枪来枪去,例剑光刀影杀成一团,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痕迹。

    关锦兰察言无奈,展颜苦涩一笑,似能氤氲血液溢染的绒毛雪花,闭了五识,你们就以为就能躲的过去?

    纤影方转,心似有不忍,本小姐的莲芝香气巨毒无比,用在齐国自己人的身上······

    赵世子面无表情,一脸的莫然的俊美,宛若天神。自始自终都没有说话,但是他周身涌动的寒气却足以表明他的心情。狭长的瞳眸微眯,看着一侧由头至尾都没出言的赵晟,显过一道极快的嗜杀的性味。

    “怎么不敢出手了?”

    “哼,想激我现在杀你,没门。”

    陈铭华眸闪,看着眨眼间就悬空于他黑袍女子,脚尖一点,拔地连退十几步,“太子对你不薄,为何一定要赶尽杀绝?”

    “啊?你那只招子看见我杀人了?”太子对她不薄?呸!

    陈铭华一看有戏,“护国公主,只要你今天不插手之事,陈某事后愿意亲自封上六十万白银如何?”

    关锦兰一听,无声咽了下口水,清了清嗓音,“陈公子你眉心犯煞,左眼红,右眼青,一副大祸临头的样子,命保不保的住还两说,我作为一位精明的商人,这种亏本的买卖就不做了。”

    音落,手中的翡翠玉笛骤然近唇,笛音在空气中流淌,莲花花瓣在音韵的催动中,轻盈围绕合拢消散,再次合拢飘逸而去,鲜血带着体温骤然离开身体,惨冽的尖叫声冲破喉咙,一时间乱成一团。哭声、喊声、嘶吼声,声声不绝于耳,整个世界似只剩下了一白一红,两种颜色·······

    陈铭华见状,桃花般的瞳眸狼戾,手中的银色弯刀瞬间脱手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银色的光芒,欲要斩断再次合拢而前的紫色莲花花瓣。

    砰砰砰!

    车骑将军呼延庆俯身打马,在陈铭华的帮助下,堪堪避过香气撩人的紫色的莲花花瓣,浓眉愕然倒立,被眸前这诡谲的一幕,气惊回神。

    虽说已经做了一些安排,也闭了五识,可那邪气的清新香味还在随着莲花花瓣,轻轻唯美如蝶蝴般随音起舞;所到之处,刹时有鲜血成线射出,在渐强的阳光下照射下艳得令人毛骨悚然。

    好历害的毒!

    抿唇,自然挡不住,那就索性拉弓张弦,瞄准目标,一箭穿透,他看她还怎么吹!

    “主人,小心!”

    音落,金元宝仰天,扯嗓子呜熬惊天吼叫两声后,闪电般现身,在乱成一团麻的战场上,陡然现身出现在关锦兰身旁,弓身子,抖了抖身上的金色毛发,发出一阵阵骨结噼哩叭啦的响声,惊到一众呆若木鸡的普通的步兵,吓得火烧屁股似地缩面一团,鬼哭儿狼嚎般嘶吼:娘呀!有妖怪,音落,双眼一翻,软倒一大片。

    关锦兰眸色斜睨一眼呼延庆,身姿妙嫚旋转,轻巧无比地稳稳落在金元宝的身上。

    车骑将军呼延庆眸色一顿,手臂一抖,心中咯噔一跳,身子一晃,直接从枣红色的马上摔了下来,箭羽倒扣,直直穿透他腿骨,片刻音鲜血就染红了他的战袍。

    扶腿按伤口,举眸,看着怎么也组织不起来的阵形,被赵世子的京龙卫疯狂的砍杀,一个,两个,三个······此刻心疼体疼的恨不得眸盲,也不原看越来越多的士兵在紫色的莲花花瓣下倒地不起。

    陈铭华眸闪,心中的不安铺天盖地而来,他训练的士兵,竟然十人也打不过混世魔王训练的一个?

    惊愕的同时,情不自禁倒退一步,刚才还嚷着要跟在他身后为太子效力的,已然倒下了三份一,气场的热气隔化了雪水,空气中却还弥漫的莲花淡淡的花香。

    就这样,输了?没了?

    车骑将军呼延庆满额汗珠不停的流落,看得目瞪可呆,一脸怔忪的陈铭华,踉踉跄跄爬行,“公,公子!”

    音落,没有等陈铭华回答,眸前直接闪出一位紫衣人,脚踩树枝,如蝴蝶轻盈飞了过来,“公子快走,这是解毒丸。”

    关锦兰戚眉,我靠!

    敢坏姐的生意。

    收笛,“姑娘,好俊的轻功!小爷看着真喜欢,留下来给爷暖床,如何?”

    赵世子闻言,脸色一黑,小东西真是欠收拾,现在竟然连女人都开始喜欢了?瞬间头皮发麻,

    “莲花宫玉笛殇也不怎么样!想留下本姑娘,呵呵,也要看看我手中的玉笛答不答应。”

    关锦兰一怔,好家伙,碰到同行了!

    “那美人,咱们就比比。”

    “比就比,谁怕你!”

    俊男,美女用笛音打架是什么样子?

    那画面实在是太美了,一般的语言还真不好描述,不是现代持械斗殴,不是古代刀光剑影,而是莲花花瓣和桃花花瓣在空中飞来飞去。

    两人你来我往,动静儿实在是太震憾了,下面的一众将士齐齐停下手中武器,一个个瞪圆的瞳眸,不可思议地看着眸前的这一刻。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