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杀机劲涌血染袍
    “一派胡言,君臣名份早已经定好,赵世子乃是识大体之人,重亲又重情,何曾有凌逼之事?太子自绝于皇上,尔等跟在身后,实属玩火**之举,真正是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事,有亏人子之孝道,臣子之忠心,让后世唾骂也。”

    关锦兰摩拳擦掌间见状,嘴巴瞬间张成o形,我去!

    这都准备的现成的人在喊话,那,那,那她刚简直就是······特么的,害本小姐白担心。

    丫的,好不爽啊!

    妈蛋,扳不回这一局,姐就不姓关,本小姐改性赵得了。

    赵晟眸色微漾,余光瞥过侧面的关锦兰,正翘着能挂几斤油瓶的樱桃粉唇儿,胸腔微微凝滞,酸涨的全身骨节生疼。

    竹节般的修长大手刹时拉紧了手中的马绳,闭眸之间似又重现了1号农庄山上,他和她少的可怜的身体触碰。

    深吸一口气,重新扫视对面的众将和士兵们,心里直叹太子赵翰实在太过于心急,鲁莽愚蠢。

    他敢断定,太子赵翰此行事,足以断送他的太子地位,亦正好随了齐帝的心思。

    而赵烨轻易除去太子身后的母族势力,又不必去冒天下之大不韪,徒惹非议。

    六皇子赵旭也——白算计了!

    关锦兰撇了撇嘴,葡萄似的眸珠子滴溜一转,眼见双方剑拔弩张,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火药味,简直就是箭在弦上。

    “如此良辰美景,却硬是给你们扰了清静,丢人都丢到北延国太子眼前,啧!就不能等一天,明晚你们再战。”

    赵世子听言,头颅微侧,“一息。”

    呃:······

    “手痒,你出银子,我帮你把他们全部药倒。”音落,抿唇,直腹诽:同意吧!同意吧!

    本小姐这建议你多省事啊!

    赵世子眯眸,陈铭华兵强马壮,杀杀他的锐气,打击下敌方的士兵气势,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更何况还能纵她乐一下也无所谓,“多少?”

    陈铭华眸闪,不屑一笑,看着漫不经心的赵世子,一时面露狰狞之色,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他确实忌惮他,但他竟然如此的不将他放在眸里,一时间恨不能将眸前的几人嚼烂剁碎碾成齑粉。

    众将士,兵卒完愣,看着瞳前的这一出,实在是搞不弄现在行的什么画风?

    这到是什么节奏啊!

    还打不打?

    “一口价,六十万白银。”

    赵世子听言一噎,难道如刀雕刻的俊脸上出现的裂痕,呵呵······看来小东西是真伤心了!

    这数目,正好是他从檀木匣子里拿过来的地契银票的总和。

    “成交!”

    关锦兰听言,眸色晶亮,“哎呦喂,自你如是爽快,这差事,我接了。”音落,俯耳,小声低喃:不准抽成!

    赵世子:······

    众将士士兵愣怔,这假公子和枫林晚的贾公子根本就是一路货色,劝战不成,竟做起了买卖。

    还真是奇葩!

    啊,屁,转头吐口水,他们身经百战,还怕个小娘皮不成!

    来,来,来,保管用鲜血愕的你屁滚尿流,哭爹喊娘似的滚回混世······呃,还是悠着点好。

    陈铭华唇角弧度下滑,他们几万人马,竟在他的口中如小菜,好像他们在他的眸中,并不是勇猛的将士,他们在他的口中竟成了一桩买卖。

    成交?

    成交你娘!

    自任身份尊贵,不可一世的贵公子被气,第一次爆粗后,面色酱紫发青。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看着越来越不耐烦的陈铭华,仪态优雅的将一块羊脂白玉做成的龙形玉佩放进关锦兰莹白如青葱般纤细的小嫩手里。

    “这是皇上送给在下的信物,只要事成,你可以在大齐国任何钱庄取应得的银子。”

    关锦兰一听,面色一垮,妈蛋,还是有坑!

    算了,不气!不气!

    有总好过没,嘿嘿······先收好玉佩凭证先,又能挣金子又能帮人,真是一举两得也。

    应该高兴,必须高兴,催动意念藏凭证的同时,顺便调出碧玉通透的翡翠玉笛。

    陈铭华远挑的眸色一顿,酱紫发青的面色一白,脱口而出惊呼道:“玉笛殇?”

    音落,眸沉深幽莫测,真是想不到关锦兰竟是莲花宫的传人,手臂急抬,大手握紧成拳的独竖大母指和小拇指朝空中一挥,而后直接警备放下。

    关锦兰听言,唇角微勾,莞尔一笑,“陈公子,眼界不错。”音落,眨巴眨巴瞳眸,看向他身后众人,以便分解陈铭华刚刚手势的意思。

    我靠!

    成分笃定,陈铭华身后队形中抬臂伸手闭五识之人,定然都是见过世面的硬茬子。

    车骑将军呼延庆见状,脸色煞白,此等战事不知道最后还能幸存多人?这该死的娘皮子。

    “大家赶紧把耳朵塞住。”

    音落,故不得再维护陈铭华的面子,出言吼喊道:“世俗早有铁律,江湖有武国值的人士不能参加世俗的争斗,还请这位速速离开,莫要为自己惹出惊天大祸,陡添全天下人士的口诛笔伐。”

    音落,挥手臂,做左右包抄的手势。

    清风见状,拧了拧眉头,适时变凌厉的手形,四百多人的队伍,瞬间呈化整为零状,身子几起几落,横空盘旋在众敌将士兵的上空。

    明月抖抖衣袍上的雪花,在寒气越发深重的夹风间,吹响了只有暗堂才懂的鱼间哨,二长一短夺魄调儿。

    两方将士齐愣,普通士兵完呆,这是几个意思?

    他们还要怎么混,他们此刻特别的想缩身,必竟谁的脑袋也不是韭菜,竟不住这些武者的砍割。

    “谁是江湖人士了,本人可是齐帝亲封的护国公主!”

    音落,现场响起一片的倒吸气声,嘿嘿······乖乖隆地咚,他们的耳朵出现问题的吗?刚说的什么鬼?

    啊啊啊!

    事儿大条啦,后而的事情到底要如何发展?如何再能保住小命?现在反水,投降是否还来的极吗?

    啊啊啊!

    丢人啊,可是,他家的家眷现在到底在谁的手上?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