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来者何人
    “爷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定然不会;要杀,也······”

    “闭嘴!”

    呃:······

    “你自己先忙着,我去玩一会儿。”

    “哼,你小心点,胆敢少一根发丝,爷回去定然饶不了你。”

    “······哎!”关心人的语气,也是这么彪悍悍嗒,听着真让人高兴的汗毛都跳了起来。

    陈铭华面色凝滞,桃花般的眸子越发显得凌厉,“来者何人?”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眸色无挑,心头泛起一抹寒意,这仗要是打起来,不得又要死多少人?多少家庭因起而破灭。

    “在下是谁,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你还是乖乖放下手里的兵器,或许后院的妇孀老幼还能有活命的机会。”

    陈铭华和车骑将军呼延庆听言,大惊失色。府内的难道还没有转移出来?不可能啊!绝对不可能!

    陈铭华眸内,看着足尖轻盈立在马儿头上的黑衣男子,稍有迟疑发问,“你就是枫林晚的贾公!”

    “······好说,在下确实是一位假公子!”音色嗲哩嗲气,软如甜糯。

    呃:······

    在场众人完愣,几个意思?搞什么鬼!

    这年头的女人都这么厉害了,那么,他们这些做男的还要怎么活?

    陈铭华听言,握在手中的剑柄陡然一紧,这么说来,这位就是那位迷的太子晕头转向的狐狸精了!那好了?那好了?不要脸的女人,一来就坐到混世魔王的后面。

    “你又何必淌这趟混水。为日后计,本公子可以在此答应你不管是太子还是陈德公府都会护着你。再说,你以为就凭你所说的几句话,就可以改变目前的状况?”

    “呵呵······不信亦可,不过,到时可没后悔药吃;再说,本公子行事从来不讲规矩,只求一个心舒畅而止。”

    陈铭华听言怔了怔,“哼,赵烨和赵晟密谋造反,此等逆贼,汝等得而诛之。”

    音落,眸深莫测,城门处,怎么还没有动静?

    关锦兰见状,樱桃粉唇瞬启,“诛你个大头鬼!”

    音落,暗叹贝齿倒扣,轻咬唇畔,她是越来越管不住叛变的小心脏了,再这样下去,唉,还是速战不决吧!

    “公子!”

    “嗯。”音落,转眸,密音:清风明明,你们的任务就是让他们结不成阵。

    清风明月听言微怔,各自领命,带着堂下的人,迅速散开,只等战前号角。

    陈铭华见状,得,自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就帮太子解决

    嗖!

    赵晟侧眸,净如清流的眸色潺潺,果然也只有遇到她的事,他的耐性再会差。暗吸一口气,举眸看向风华绝代的她。

    赵世子一箭射向陈铭华,箭气所过带动雪花行成一个圆形的旋涡。

    陈铭华惊见,面色顿沉,眸见已然躲闪不及呼啸直袭面门面来的箭羽,伸手无比自如,毫无压力的拉过旁边的护卫挡箭。

    刺!

    鲜血溢出空气的声音还在,他们还在混世魔王突然发飚中回过神来,又被陈铭华怒极随手扔至一边的侍卫尸体声音给震住了心神。

    五脏碎裂!五脏竟然全部碎裂?满地的盈溢的鲜血浸绽在雪花铺满的地上,气氛霎时间凄厉惨然。

    ······死无全尸啊!

    车骑将军呼延庆见状,眸色一沉一深,两军尚未交锋,将士们的心头瞬间蒙上了一层浓郁烈烈阴影,这仗还要不要打?

    赵世子打仗从来不按规矩,向来狡诈腹黑不按常理。

    眉头紧拢成川字,两腿一夹马肚,心争火燎地‘拍’马而来,“公子,你······”

    “无碍!”

    呼延庆:······

    关锦兰眸闪,顿露哭笑不得之状,“陈公子,男子汉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竟拿手下当箭排所使!如此存活,还有何面目立于这天地间?”

    音落,身子陡然一跃,凭空拔高三尺,挥洒间惊愕一众人。

    这才继续道:“大齐国的好男儿们!刚才陈公子的做法,实让人心寒,你们确定还要跟在这样的主子身后?要知道你们现在做的不光会掉脑袋,还会满门抄斩了,诛连九族的勾当······”

    陈铭华一听,面黑似千年寒潭,强按下胸口狂涌的懊恼之气,扯唇角直接打断,“贾公子,休要妖言惑众。本公子身后都是一帮好兄弟,一样愿意与太子殿下同生共死,一同开创大齐国大好局面的兄弟。不战的都可以走,愿意留下来的,跟着太子殿下。明日之后,便是大齐国新的开始!届时,太子殿下一定会感激各位的鼎力帮助。”

    车骑将军呼廷庆见状,立时附合,“事已至此,背水一战,或可幸免一死,荣结祖先!”

    关锦兰见状顿露无语状,丫的,现在才补锅,不觉为时已晚吗?眸色冷冷地扫过瞬间斗专昂扬的土兵,呀,赶情蠢的只是她啊!

    瞅瞅,人家这大棒子加甜枣,威胁加上利诱,这战前动员作的段数比她还要高,嘿嘿······机会难得,她还是再练练,说不得还能少死几个人。

    “各位都是大齐国的好男儿,就算要死,也不能这么死啊,落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千古骂名。”柔声清甜悦耳,似山泉水潺潺滑过人的耳鼓。

    赵晟净如清流眸色漾起粼粼的波光,眸内似淌过对这个世间上一切人命结束的必然,温雅和煦的笑意微滞一息,侧头颅,轻咳了两声,提醒关锦兰,意思差不多到了就行;不然,赵烨又要乱起刺了!

    更何况,现在箭在弦上,不发?肯定是不可能的!

    陈铭华听言暗啐,身后似众土兵感怒不敢言的眸色,不沉气血倒流,直冲大脑,脱口吼叫反道:“太子乃中宫嫡子,今日所行之事,实为其所逼,难道只能引颈受砍,坐以待毙?”

    赵世子如刀雕的俊脸微缓,看着难得识趣的小东西自动自发的坐在他身后,抬臂微微一挥,左侧顿时打马而行,嗒嗒声中,走出来一八胡须的精廋小老儿,两手一拱作辑一下,瞬间启唇扬胡须呤唱。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