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擒贼先擒王
    果不其然,这又要变天了!

    太子啊,您何苦来哉?

    皇后娘娘您好好的坐在那凤椅上该多好,跟着凑什么热闹,现在这场风波一起,真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红颜祸水啊!

    众权贵高官和世家戚戚然,看着外面雪花纷飞的天气,无奈地派出暗中的力量,警惕的注视,这座越来越弄不懂的帝城。

    试问,三国之内,有谁还不知道护国公主,是混世魔王放在心尖宠的人!

    哀!这世道,得罪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得罪赵世子。得罪太子最多是个死,可得罪了赵世子,呵呵······那折腾人的劲,谁都抗不住!

    暗探们繃紧着个脸,小心谨慎地在旮旯里悄悄注视着帝城的一切,可那怕是无意间对视一个眸色,瞬间就给监查司给逮了进去,请喝茶。

    ===

    南直门五公里之外,赵世子身旁左边站着赵晟,右边站着大司马严骑锋。

    赵晟净如清流的眸色潺潺,唇角笑意不减,启唇开口道:“两军对垒,敌强我弱,敌多我少,又无援军······”

    赵世子听言,狭长的瞳眸微眯,音色冷冷,“怎么怂了,还是又想加价?”

    “怂谈不上,只是你这样使呼人,策略总得让人知道。”

    “哼!你会不知道,自然是擒贼先擒王。”

    赵晟听言,入鬒的剑眉微微一挑,随之唇角和煦温雅一笑,净如清流般的眸色微深看着漫天雪花,就像春天的柳絮一般不停地飘舞,卷起似他心海的浪花,在如此惊心动魄,剑拔弩张的银色世界里,他又可以见到她。

    先擒王?

    瞳前这帮人的王,不就是太子殿下嘛!可是太子殿·······?

    大司马严骑锋稳了稳身躯,“大将军,擒谁?”

    赵世子听,忍不住挑剑眉,握在手里的马绳一紧,身下马儿发出一声嘹亮的长鸣,面色倍儿嫌弃,难得的解释道:“自然是陈铭华!”

    “属下这就下去安排突击队!”

    音落,略为尴尬地打马退后转身,他怎么就犯晕了,看来内乱真是让人的脑细胞不知道要死多少,皇家哎!

    陈铭华一看,瞳眸瞬暗,赵世子这个煞星,一马当先的拦在了路中间,如果久攻不下,宫里的姑姑和太子表哥·······

    “赵烨,如果是平时,我们肯定会敬着你,但你竟和赵晟合谋齐国的天下,圈禁皇上和太子,可就怪不得我的这帮手下,大家上听我的,一起上。”话音一落,大手一挥,就要进攻。

    赵晟听言,和煦一笑,看赵烨这得性,肯定不会出言,只有亮剑一途。

    “陈公子,天理昭昭,你们陈府为了自己的私心,竟让大齐国起内讧,带着大齐国的好男儿做下灭九族之事,是何居心?”

    话音一落地,砸出一个最大的深坑。

    陈铭华身后瞬间传来,一阵骚动之后,又瞬间恢复归于平静。很显然,在他们的心目中,孰轻孰重,不用问也知道了!

    封侯列相,还真不是一般的诱惑人!

    车骑将军呼盐庆听言,面色一沉,打马上前,侧身,“赵世子查得先机,在军中又久得人心,眼下正是危急时候,我们不能等,应速战速决。只要分出一部份先锋队,打开城门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陈铭华闻言,“依车骑将军所言,但也不要被他所吓,我方现在兵强马壮,未必就没有胜算。”

    “自然!”

    音落,大手一挥,身面鼓噪摇旗呐喊之声震天的同时,满天飞舞的雪花被灰飞的尘土染成的黄色,二息之间,杀阵已然成形。

    赵世子身躯挺拔,不动如山地稳坐马背之上,眸色视线渐长,轻扫对方阵形一眼,周身的冷凛气势,却如奔腾不息的海浪缓缓由海心扑击岸边,并指如剑,薄唇缓缓吐出一个字,“杀!”

    城墙上的兵部尚书秦大伟瞳眸微眯,看着城下马背上的赵世子露出的手形,当下转身,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秦宁勇,眼下正在危急之际,你速速与中郎将冯立随墙而下,严密防范有人偷袭城门。”

    秦宁勇听,唇角一颤,本能抬臂抱手行礼,转身大手一挥,身后队形内瞬间出列五十人,有条不紊上随着缆绳,一蹬身子一跃,几起几落,已然从十二尺高的城墙上下了来,又及速地奔于早就安排好的目的地。

    城墙上的兵部尚书秦大伟见状收眸,城上的士兵,刷的一声,动作麻利地收回缆绳。

    秦宁勇眯眸,陡然觉着吹到面上的雪花越发的的寒冷,帘前似又见到父亲挥着大拳头一边揍他,一边埋汰他不如妹妹的醒目的样子。

    刷刷刷!

    晨曦中骤然出现蝗虫般席卷的声响,惊絯正欲要开打的土兵,愣怔间无数道身形似流星一样滑过天宇,交错的身影惊人,义无反顾的出现在众人的头顶。

    骇的一些步兵,当即蹲地抱头颅。

    关锦兰身着黑色男袍,面戴黑色王子面具,极快地扫视了一眼下方的两个男众人,嘿嘿······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呵呵——臭混球,还真是霸气!

    可是,这状况,她看着怎么有些不妙!

    举眸,这人就是陈铭华,一双剑眉下长着一对招人的桃花眼,眼里不经意的闪过一道让人不敢小看的精光,一头乌黑深茂的头发······

    赵世子眸色瞬沉,满腔怒然,“过来!”

    呃:······

    深吸一口气,稳稳就要向左的眸色,身子悠然微转,精准无比地飘落他身后,侧身稳坐马背,“做什么?想吓死人啊!”

    “哼,在爷面前你就不会收敛一点。”

    关锦兰:······

    “不看清楚,杀错人的怎么办?”

    赵世子听言,心口莫名堵着的一口浊气,消退不少,无奈音色奇冷道:“你总是有理!”

    “爷贯的!”

    “哼,跑来做什么,不在家好好休息?”

    “有热闹,睡不着。”

    “哼,不是怕爷借着机会杀了那人?”

    呃:······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