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3章 事起坐不住
    “老夫人,奴婢该死,请你求求二小姐吧!”

    老夫人听言身子一怔,秀姐啊?万般无奈转身,眸色阴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奴婢,“你是?”

    “老夫人,奴婢是柳枝,是二小姐的贴身大丫环。”

    “你先起来,去回寿苑。”

    柳枝听言,忙应是起身,退到一侧。

    老夫人,“玉扣,你去前院请伯爷和二爷一起过来。”

    音落,眸深幽远。一个弃子,这时也来添乱,这是想要她的老命啊!

    “老夫人,您看下雪了!”

    老夫人一听,深吸一口气,还真是下起小雪了,这,是个好兆头吧!

    忠勇伯爵府成败在此一举,海儿怎么可以在此时停摆。关锦秀这死丫头片子,嫁出去的女儿沷出去的水,胆敢在此时作出什么妖蛾子,看她不煎了她的皮。

    几个奴婢见状,更是缄口结舌,越发的规矩,各司其职忙活起来。

    关锦昭见状,瞳深环缩极快地瞟了眼老夫人的面色,识趣地跟在身后往寿苑的方向走去。

    ===

    前院飞跃阁,“大哥,按理说,今晚这样的贺喜宴会应该由你来主持才是。不说朝中大臣,太子,皇子,世子,那可都赏面过了府,伯爵府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风光过了,大哥,你怎么就病了呢?”

    关跃海瞪眼,“可不是,不过二弟不过去打理,只让仁哥儿出面,唉,我也是放心的,谁让大哥身体不挣气,好在兰丫头挣气。”

    “说的也是,如果昭丫头有兰姐儿一半,二弟我也就开心了。”关二爷随着话音接口只说一半,中途话音瞬改,“不过,听闻兰姐儿的性子和别的人不一样,特别喜静。”

    关跃海一听,面抽的厉害,兰姐儿喜静?

    “兰丫头是喜静,不过架不住大家都喜欢啊!”

    “也是,大哥,要没什么事,那我就回去歇着了。”关二爷音落,酸酸起身准备走人,什么时候,他家的‘好’大哥竟会维护那个傻女儿了?

    玉扣步顿,“奴婢给伯爷请安!”

    “···嗯···”音落,气喘。

    关二爷见状,眸深,启唇发问道:“嗯,你不在寿苑伺候,跑来这里做什么?”

    玉扣听言微愣,朝关二爷再次行了个福礼,转眸,“回伯爷!二小姐的贴身大丫环,柳枝额头满是汗珠的回来了,现正在寿苑。”

    关二爷面色隐晦,没成?

    关跃海闻言,唇角弧度微勾,心里忍不住冷‘哼’一声,那事明镜似的肯定成不了。

    “自然是秀姐儿的人回府,不直接过来,也不等人禀报,就去了寿苑?”

    玉扣闻言,垂首,“伯爷说的是。”

    “大胆,竟敢当着我的命编排二小姐大丫环。”

    玉扣一听,双膝麻溜一转,“奴婢知错,老夫人请伯爷和二爷一起寿苑。”

    关二爷的眸色炯炯,似装了现代的x光线,在玉扣身上来回地扫视检查两遍,抿唇,颌首,样貌身段倒是长的不错,后院几个姨娘回起来,也比不眸前这一个。

    “大哥,看来真有急事!你还是先让她起来,把事情说清楚。”抢话把子,卖好。转头颅,一会去母亲那里必须美言几句,顺便就能把人讨过来,免得被大哥抢了鲜。

    “还不快说。”

    关跃海见状,又岂会不知?他家二弟起了何种心事,侧头颅,闭眸,深吸一口气,压制就要冲溢出口心火。

    他容易吗?

    为了避祸,兰姐儿个死丫头片子,硬是一日三餐的喝一大海碗,苦的连胆汁都能吐出来的‘补’药,不用数日子,他也知道他有几天没近女色了。

    二弟竟当着他的面勾引府里的丫头,真是不知道谁才是忠勇伯爵府里的主人了!这府里的奴婢全是本伯爷的。

    “老夫人就等伯爷和二爷去寿苑呢。”

    玉扣咬牙,垂首,轻禀,故意忽略身上灼热似旋涡的视线。

    “你先回去,我和二爷一会就到。”

    “是!”音落,躬身行礼,转身退了出去。

    关二爷抬手成拳,近唇角轻咳一声,眸深暗远,就抽了福寿糕一般,顺着那退出的身影,一直粘连至厅门,这才收了回来,“大哥,你先等一下,我就让人过来抬你过去。”

    关跃海无暇思考,抿了抿干涸的唇畔,轻“嗯”一声,算是同意关二爷的建议。

    关二爷见状,步子骤然宽,小跑着跟上刚刚踏步出去的娇花倩影。

    关跃海见状,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了一声,浑身似散了架子一般往床背略略歪了一下,“出来吧!”

    “爷,真厉害,这样都给你发觉了。”

    “哼,说秀姐儿那丫头到底发生什么事?”

    “是爷,小的先跟您透点底······”话儿没说完,人已经倚身坐床边,一只手也似着了火带着勾子,顺着被角,溜了进去。

    关跃海见状,**,竟然隔着内衣,就开始捣鼓起来,饿狠的身躯骤然被击,瞬间繃的贼紧,耳鼓更似一阵的热浪突至,细微的呢喃之声,听得关跃海的面色霎时间成子茄子色。

    真他娘的太丢人了!

    “你···嗯···先别忙着···别忙着套弄···把···把刚才的话说···再说一遍···”

    “爷,看你急的,你自管享受,小的再你细说一遍,二小姐她呀,她和表少爷**,一不小心珠胎暗结,正巧就给林夫人给发现了。”

    音落,头颅微转,伸着舌尖直翘着关跃海的喉结,轻巧的打转。

    关跃海面抽,侧眸,“你个骚狐狸,动作快点。”

    “爷,你久不沾人家的身子,小的正想的慌呢!”

    “**,隔几道苑墙,都能闻到你身上的淫荡气。”

    “嗯,爷,你这是真的想小的啦?”

    “赶紧说正事··嗯···回来···再整治你···”

    “是,爷,林二夫人气急,一声令下,二小姐就可怜了,现正关在林府那猪狗都嫌的柴房里呢!”

    “······你说什么?”

    音落,双腿一繃,千丝万缕的酥麻似电流,充盈顺畅击遍全身,舒爽的同时似瞬间打了鸡血,刷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